书生和狐仙

下班路上风雨交加找小黄车的时候想到的PARO。


 

书生叶修当初省试的成绩还不错,在他们当地中上游水平,寒窗苦读3个月,一半时间都在玩,后来被他爹逼着临时抱佛脚上京赶考。村里人还给他拉了横幅:踏浪折戟终有时,蟾宫折桂当此日!

他不能辜负父老乡亲的美好夙愿,一路上只要碰见荷花池就停下来绕好几圈:“转此锦鲤!好运连连!”

很能为自己献上祝福。

 

刚到金陵,他就碰见了当地十年来罕见的大降雨,没空找地方住了,随便钻进了一个和尚跑光的小庙。

那这种地方,我们知道肯定是有很多主线剧情在里面等着的。

狐狸精蓝河也在躲雨,方便起见,我们就喊他:河狸。

 

河狸有九条大尾巴,每条都很漂亮,又粗又长又大不硬。这场大雨把在外修行的他浇了一头水,一进庙就把木佛咯嘣咯嘣掰了生火,将淋湿的尾巴烤得非常蓬松柔软。

书生进去的时候,河狸还在那儿捧着一堆毛茸茸的东西晃动,把来人吓了一跳:“大夏天这位公子穿这么多貂皮干嘛。”

蓝河赶紧把身后的尾巴都藏起来,只留下一条抱着:“我这个公子是老寒腿不行吗。”


叶修过去瞧了瞧,然后把他的尾巴缠在自己身上绕圈:“转此围脖,逢考必过!”

蓝河:“???给我放开。”

叶修:“怎么的,敏感点啊。”

河狸生气,吓唬他:“我是狐仙,你说话做事都要对我尊重一点,我会法术的。”

叶修:“哇,那你是不是半夜要诱惑我?想跟我好?”

河狸崩溃:“我不想!你离我远一点!我要晒尾巴了!”

叶修:“你咋不把自己送去干洗呢。”

河狸:“那我找人把我自己晾起来得了呗。”

叶修:“说得好,你半夜什么时候来诱惑我啊,我睡得死,现在定个闹铃行吗。”

河狸抢过自己的尾巴来:“给我走——!”

 

晚上,书生就着火光拿出书来,一边打瞌睡一边看,不知道在硬撑什么。

河狸忍不住跟他说:“您踏实睡吧,我什么也不干,别盼了。”

书生说:“那多浪费啊……啊不是,我得学习,考国家公务员。”

河狸点头:“挺好的,祝您飞黄腾达。”

“嗯……”叶修看着他,见着对方只是个青年的样子,好奇道:“您活了得好几百年了吧。”

河狸:“有了有了。”

“花了好几百年才变成人,您怎么想的,变成老虎好多啊,老虎比人厉害,能把人吃了。”

河狸没好气儿地说:“我现在也能把你吃了。”

叶修:“那你会一些法术吗。”

河狸:“这是个访谈吗,‘成精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他突然恶作剧心起,把自己变成了叶修的样子,冲他眨眨眼睛。

书生倒吸一口气,半天没说话。

 

河狸觉得很满意:“可以了吧,能睡了吧。熄灯了啊。”

书生继续保持着那种表情说:“您活了这么久,过了不少朝代,懂不少知识吧。”

河狸:“当然了,我还用过很多人的名字写过不少诗呢,都流传下来了。”

书生挪到他旁边,郑重地握着他的手:“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河狸:“真的不想睡您。”

书生说:“我思来想去,有一个职业特别适合您……您来做替考吧!”

河狸:“????您的心思也太活跃了吧!”

 

书生给他分析:“您替我去考,功名归我,财利归您,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河狸:“那我可以自己去考,功名财利都是我的啊。”

书生:“但会试都是要看家庭背景的,我这种开国元勋红三代比较有优势,您用我的脸去才能过。”

河狸:“那我吃了您,用您的脸去考,功名财利家庭背景都是我的啊。”

书生:“但是您的优势不在我一个人,而是能形成一个产业链,您能变成任何一个人的样子替他去考试,您就每次都获得无数的财利啊,利滚利,您这就是实干兴邦了。”

河狸恍然大悟:“我算是懂了,制造泡沫经济是么,您在这儿等着我呢。”

书生:“您这是说的什么话,这个计划除了风险预估很高之外,简直就是完美啊。但没有高风险,哪里来的高回报呢。您在世几百年,要是有几套稳定的不动产,还至于在这里自己晒毛吗,不早就有专门的皮革连锁服务中心的尊贵黑卡了。”

 

河狸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尾巴想了想:“可我,只是个狐狸精啊。”

“是的!”书生说:“那您现在可以诱惑我了吗。”

 

——————

???不行吧。


评论-48 热度-423

评论(48)

热度(423)

©京东食尸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