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点名的试卷

@温酒汜 大妹子的试卷


1.笔名由来

食尸鬼,是动作游戏龙之谷里的一种怪兽。所以头像就是这个样子滴~

在食尸鬼竞赛中,人类被食尸鬼击败也会变成食尸鬼。跟剑三很后来的李渡城差不多。


2.什么时候开始写作 是什么动机让你继续写下去


我小学的梦想是成为画手,给同学的小说画插图。我画得年级里远近闻名。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在给某位画手的漫画写脚本。甚至还在CP连载原创脆皮鸭,命运真的是很神奇。

继续写下去没有动机,只有动力。就是小读者们的捧场吧!


3.感觉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的 别人对你的文风又有什么看法

基本就分两种吧,抒情的和逗逼的。

结果被某...

【叶蓝】摩卡星冰乐·下(24)

记得上一次更新也是日日生日,日日怎么又过生日了

日日蹭蹭地长大……


上一章:二十三话  


二十四:


双层灵魂在肉体中的更替,以易懂的现实象征为叶修具体呈现出来。他和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锁在轮滑的两端,一个逐渐沉向深渊时,就带动另一个意识上升占据主体。


一次超越性地阐释,甚至来自更高维度的投影。


叶修从床上爬起来摸到半包烟,是一开始从北极宫的保卫科偷偷要来的,口感冲极,这具身体不怎么会抽烟,房间里没有一点焦油的异味,肺部清洁无负担,主人很爱惜身体。他抽着烟,放下了对古怪之理的求索,转而回忆了小半辈子里的喜怒哀乐,发现还...

【缚星之棺】全文28-31(完)*此全为叶蓝部分

*因为比较敏感的关系,重置版上架几天就被下架惹,虽然我自己心里比较可惜,但安全是首位,不想拖累代理小伙伴。

对文章来说,它的意义是要给别人看到的,所以这里除了最后的番外把全文塞进石墨文档里惹,希望你们能喜欢

如果对实体本感兴趣的话可以M我,对高中生以上的人开放通道。


二十八、严肃一点


两人闪避着刀枪棍棒顺利逃脱,熟记地图的蓝河指挥叶修从货运通道跑到一间置物室里,敌人倾巢出动,后方的生活区反倒战斗力孱弱。远处招式造成的爆炸与坍塌的轰鸣震动着墙壁,在他们前行的道路上簌簌掉落石头灰尘,火山岩很脆弱,这里的建筑可没经过国家安全体系认证,质量相当堪忧。...

已经不是可以随便挥霍与透支的年纪了。

能力,才华,时间,精力。这些东西很可贵,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来越可贵,直到有一天发现被生活完全吞噬。那时候除了被压抑的求救外什么也不剩了。

目前一直随心写写同人这样子,虽能满足我的热情却不能满足我的希望,所以还是想在老去之前,能做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

很抱歉,未完的故事这样残缺着,犹豫很久到底要不要发声,还是努努力再把它修整完好吧?但只是因为我不再年轻了,就像老魏掐着数算自己还能打多少场一样,他先前逃避过很久,因为热爱还是想回来,回来的时候,要打一场能成就自己的仗。

未尽之事有生之年慢慢补算,因为它空在那儿,也好像我的心空了一块似的。在目前来说,想把主...

18年的计划

补完这个体系。

我就可以CP毕业了。


【苍丐】山鬼

剑网3的CP,苍云X丐帮。表哥大师赛夺冠的贺文,没想到拖了那么久……

这篇《鱼》的下一辈的故事。


一、


他师爹在给他收拾行囊,防身东西两三件。

“我能拿那个碗吗。”子时扭着头问他,“你说过可以送我的。”

那个碗上有师爹给他刺纹后用剩下的色料画的小人,三只青面獠牙的山鬼手拉手在跳舞,一只是师父,一只是师爹,一只是他,仅有的全家福。

他拿到就爱不释手,从小用到大。

师爹说:“当然可以,那就是你的东西。”

“你会想我吗。”


他当然会很长一段时间担心子时的状况,但只是淡淡地说:“远行总是有代价的。”

“我已经出去好多次了。...

缚星预售的已经发货啦!

让爸妈代收的请不要让爸妈代看!在这里抱拳谢谢各位老铁了!

以及书本再次因为某件事被下架……懒得管它了。随缘。


隐晦地刷一个TAG

【叶蓝】摩卡星冰乐·下(23)

二十三、升降机


不开窍的男生在最适合谈恋爱的青春时代,全用来打游戏了。

这场突发的稀有感情也令叶修十分摸不着窍门,赛场上的情绪是很要命的东西,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是不让情绪影响自己,在成年后,也不太容易被突发事件影响……哪怕是在逐渐变大的压力中被逐出嘉世,他也有个未成形的打算。

聊天打趣是聊天打趣,谈些认真的感情问题,是需要一点技巧和气氛的。

他擅长的是通过十余年的职业游戏生涯积攒的危机意识,在某一刻深刻地接触到一脉相承的体验:来了,背景音乐都换了,什么人要上场了。

他专心致志地等待着,结果迎面上场的是一位他不费太多力气就可以击败的家伙,那人在游戏里略带...

2011-2009年

看到了更久前的一段,应该是2011年,APH土希《金门之外,流离之羊》

早先写2个人吵架的时候是这种风格的


希腊:“真是一副好景象,记得拍下来发推特。我们现在在哪?”

土耳其:“伊普萨拉和科莫蒂尼中间。回雅典?”

希腊:“回雅典。”

土耳其:“然后呢,你到底找没找到那个给你寄照片的人?”

“四十年过去,如你所说,那条街被现代化风化了。”

“但你仍旧找到了他。”

“当然,当我们想寻找一样属于自己的东西时,都会有强烈感应的。但你肯定想象不到他在哪儿……那个地方常被人挂在口头的日子要往前推将近两千年,圣母玛利亚在那里度过晚年。后来爱琴海源源不断的泥沙填满了港口,海水退去,航道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