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摩卡星冰乐·下(23)

二十三、升降机

 

 

不开窍的男生在最适合谈恋爱的青春时代,全用来打游戏了。

这场突发的稀有感情也令叶修十分摸不着窍门,赛场上的情绪是很要命的东西,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是不让情绪影响自己,在成年后,也不太容易被突发事件影响……哪怕是在逐渐变大的压力中被逐出嘉世,他也有个未成形的打算。

聊天打趣是聊天打趣,谈些认真的感情问题,是需要一点技巧和气氛的。

他擅长的是通过十余年的职业游戏生涯积攒的危机意识,在某一刻深刻地接触到一脉相承的体验:来了,背景音乐都换了,什么人要上场了。

他专心致志地等待着,结果迎面上场的是一位他不费太多力气就可以击败的家伙,那人在游戏里略带兴奋地叫他:“嗨,大神。”

叶修依稀是坐在兴欣的队长位置上,跟唐柔莫凡他们偷偷摸摸干大事,从耳机里听见游戏中的陌生人搭讪,他操作小号转向,一个打扮得英俊非凡的剑客往前跑了一步喊他:“大神。”

“你好,是谁啊?”

“我是蓝河,这是另外的号,因为刚才听到你说话就认出来了……”

 

是这样啊,在游戏里换个ID就是一个新的人,他们不断地更换账号卡,不断地自我介绍,像同一个故事重复了很多很多遍,每一次都要重新开始。

该腻了吧,为什么仍旧兴致盎然。叶修想着,加了这个号好友。

也可能明天这两个号都不是本人上线了。

 

假如有一天他们都换了新的角色和职业,顶着灵机一动想出来的名字,加入了没听过的养老小帮会,在擦肩而过的时候没有开麦出声……那我们是算认识呢,还是不认识呢,连觉得熟悉的稍纵即逝的念头都不会有,连似曾相识的分厘感觉都不会剩下。

什么“角色会带着操作者的意志”也不行,因为跑步只需要按住W键一直向前,这没有任何可称道的操作性。

 

叶修好像是真人站在蓝河面前,问他:“是你啊,又来了,来找死吗。”

“你现在比我低十级哎,我是来带你升级的啊。”

 

游戏就是这样,操作再逆天也要根据游戏后台的数据。嗯……不过他们真的是在游戏里吗。周围只剩下蓝河,他穿着浅色卫衣,把手插在兜里:“你要去任务还是副本?”

叶修:“哦,我这号不着急升级……算了,带我也行。”

蓝河:“那你得叫声师父来听听。”

叶修:“师傅。”

蓝河:“嘿嘿嘿。”

叶修:“师傅,去潘家园儿多少钱。”

蓝河:“喂!”

 

然后画面一转,他在候机室送蓝河离开北京,告诉他:“如果我回信息慢了之类的,可能是没看见,你别乱想。”

蓝河一个劲儿笑:“我不会那么患得患失的,但是忍不住高兴。”

叶修怕他误机,听了一会航班的播报,里面的女声却在报道一起杀人案件,叶修有点担心了,给蓝河紧了紧领子:“路上保护好自己。”

蓝河:“好的,那我走了。”

“走吧。”

 

候机大厅灯火通明的光线渐渐变暗,空气温度急剧下降,叶修好像是出了大楼走到停机坪上送别,夜里下雪了,他哈着气看蓝河推着行李箱走远,箱底四个轮子在地上磨得很响,周围的街景是嘉世外的那条街。十区要开了,网吧的玩家倒计时,蓝河背影看起来有一点跛,踩得雪地咯吱咯吱。

怎么回事,受伤了?

叶修歪了下头,蓝河脚步同时停住了,他回过头来,声音发抖:“那我可真的要走了?”

叶修觉得好不对劲:“怎么好好的哭了?”

蓝河大声说:“我会记恨你一辈子的!”

 

到底怎么回事?

总得有前因后果吧,叶修要问清楚,但他发现自己突然张不开口,动也动不了,只能看着蓝河一摇一晃地走远,身侧有个高大的影子跟他说:“阁下,太冷了,请回去吧。”

 

这怎么能回去?他却无法出声反驳,眼睁睁地看着蓝河消失,变成天边的一个像素点。这是最惆怅的噩梦,目睹恋人无法挽留地离开,自己被钉在原地……

对,这是梦,快清醒过来,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叶修在从床上动了一下手臂,使劲把眼睛睁开,窗外黑沉。身体的困倦感极为明显,就算灵魂在交替休息,身体仍旧是超负荷运转的,他强睁了一下眼睛,又睡了过去,意识沉得更深了。

 

这次他站在嘉世的会议室里,座位都空着,好像队员们刚散场回宿舍,椅子也没摆放回去。

这是不合规矩的,叶修轻叹,他看见左手边第一个位置上摆着一瓶开过的红酒,只剩下一个底儿了,好像是给他留的。

这是嘉世队长的位置,嘉世队长八年半都没喝过酒。

他摸了一下口袋,摸出了两张卡,以为是君莫笑和一叶之秋,心里正感慨失而复得,发现其实只有首版卡在,垫在下面的另一张是蓝色的杭州城市通卡。


他知道这是什么时间段了,转身出了会议室,进入另一间屋子。

 

这是个网吧的员工休息间,墙边堆着报废的显示器跟未拆封的外设纸箱,中间收拾出一块空地来,紧凑地摆着两台电脑和张小书桌,楼下传来热闹非凡的叫喊声。


不是陈果的网吧,是陶轩的。


他看了一会这个落在记忆深处的地方,轻轻走进去怕打扰了谁,屋里同样空着,没人在,下午3点的阳光很暖和。

在白色明亮的窗台上放着苏沐橙用了多年的橘色小书包,旁边有一份复写纸。还以为是那只奇怪的生物留给他的选择题,叶修拿起那几页纸来读,才想起来这是什么——这是一份死亡证明书和对肇事司机的调查报告。

他的心顿时被揪紧了,上面的字一个都看不清,始终模模糊糊,他使劲看呀看呀,怎么看都看不懂,难过得无法排解。

叶修不想多呆在这里,他放下几张纸从屋里退出去,身后不再是会议室,变成了他的家。

 

他父亲坐在沙发上看党报,表情严肃没有搭理他,像最近冷战的样子;而他母亲则在跟她姐姐打电话,半哭半咳:“大儿不回来了啊,怎么那么狠的心,说走就走了,电话都不打来一个……”

叶修站在那儿不知道该说什么,站在他妈面前好像是真空的,看不到他。只能硬着头皮问他爸:“我妈怎么了。”

他爸瞪他,一抖报纸:“还不都是你干的好事?!到楼上看看去谁来了。”

“谁来了?”

叶修真的不知道谁来了,他爸也不回他继续看报纸,只能自己去。

 

他快步上楼就看到了他舍友,魏琛急得不行,掐着烟头数落他:“你干什么去了,到你了,过点儿都要取消比赛了!” 

他问:“比赛?”

“你的单挑首发啊!不想让兴欣进季后赛了吧,我还想再拿个冠军呢!”

 

周围的粉丝也给他加油,好像是自己做夜班网管时在网吧见过的那些人,面容有些印象:“上啊大神!”

 

叶修才看见自己是在赛场的通道上,乱舞的灯聚焦过来一片恍惚。他立即慌慌忙忙走进比赛用的玻璃房,掏出卡来插进机器。读取角色后,屏幕里的君莫笑出来了,等级1级,千机伞5级。

 

这下可糟了。

叶修一时手心冰凉,有一点抖。

 

“这个比赛就是升级比赛啊。”蓝河坐在他旁边:“你要野外还是副本啊,不如副本吧,可以帮我们蓝溪阁刷记录。”

叶修看着他:“这样可以吗?”

“大神就不能给我打工了?”

“我是说你坐在我旁边,裁判不赶你吗。”

蓝河不乐意了:“我堂堂蓝桥春雪一代高手谁能赶我。”

叶修笑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嘴角上扬,带动现实世界中的肌肉,扭头看见君莫笑已经升到了二十级,故意说道:“你看,我这武器需要提升啊,蓝溪阁的记录就像以前一样用稀有材料交换吧?”

因为是最近发生的事,梦境里的人十分清楚,蓝河贴在他身上,一口亲在脸颊:“可以,跟我二选一吧。”

“这还用选吗,你偷偷在文档上画正字儿攒到正月初一跟我算账?”叶修拉着他起身,“不升级了,回家。”

蓝河坐在原地,怅然地望着他:“可是我走不了。”

 

叶修问他:“为什么?”

蓝河难过地说着:“因为这是你的梦,而我不在这里。”

 

叶修第二次惊醒过来。

 

窗外依旧是漆黑的,鸽子在钟楼扑闪翅膀,发出一些孤寂的喧哗。这次他翻了个身起来,但是停了一会马上被床铺的吸引力拽倒,重新趴下,没过多久再次阖上眼睛。

 

这一次,脑电波终于达到了7.5Hz。


他站在一间仅容五六人的悬空铁屋里,面前是半身大小的通透玻璃窗,能清晰看到外面的古怪环境:他身处年久失修的某种工厂内,光线昏暗下分辨出半是废弃半是在营的状态,他的铁屋被锁链吊在半空,轻轻摇晃着上升,脚底下是黑不见底的隧道,好像刚从那里升上来,头顶的天井照下亮光。

 

不像梦境那样的模糊和不确定,这里的一切都真实地不可思议。叶修喊了几声,铁屋封闭严实无人应答,他贴在玻璃上仰头看,这间铁屋顶上的锁链连通到天井尽头的滑轮,像是被什么力量拉扯着向上升的。

没有人转动滑轮,就意味着在叶修对面的那根锁链上也锁着一个什么东西,它超过了平衡重量,以下沉的方式带动了这间铁屋上升。

叶修向脚下的深渊望去,对面的锁链勾住的东西落得太深了,根本分辨不出形状。


正在这时,一个脸盆大的圆形铁砝码被加在对面的链条上,以非常快的速度下落,在目尽之外砸出“咚”地一声。

他上升得更快了,离天井越来越近,终于就着光线看清这个多层工厂最上层的一点样貌:十五岁的“叶修”站在一个散着蓝光的大型培养皿面前,里面浮着一个人。

 

光芒大盛,叶修像挣脱了肉体和另一个灵魂的壳,完全苏醒过来。

 


他伸了个懒腰,早晨到来了。



——————

热热手,之前只写过河河做梦,这次写下叶叶儿做梦。

叶叶的梦充满了焦虑遗憾和愧疚啊……


以及ALL蓝本预售中!

评论-26 热度-151

评论(26)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