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主】 半熟芝士尼罗鳄(一)

CP没有想好,写得很随意,没有动脑,指甲盖自己自动敲的字。

保护非洲动物,题目已经说明了一切。


1、


十月,巴黎。

SIG世家在卢浮宫的最后答谢秀上,主设计师出现在台上总共不到三秒,就已经创下有史以来的最长出场时间纪录。三百多场秀的时装周吸引了全球数以万计的时尚媒体,这是巴黎最辉煌的一个月,在这最隆重的一场秀上让他们不顾秩序地一边鼓掌一边喊道:“Hi Mr.Ye,This time……”

设计师已经转身走了。

嗨呀,好气。VOGUE的编辑想,他到底听不听得懂英文。

叶先生很爱国,自然是不会去学鬼子话的。


前后准备了将近三个月的SHOW终于结束,设计师一晃没人了,品牌老板自己去找媒体交际拓宽圈子,裁缝们也懒得跟他再打招呼,自己组织着在后台忙了起来。

这次的时装用新布料融合东方墨染打造出西式古典歌剧风,服装陈冗,脱下穿上都费时费力,妆面的油彩重色差点化断了化妆师的手。裁缝小心地把塑料袋套在模特们的头上,把衣服一件件拆下来抱走,再打发他们去找化妆师,将近八十人在有条不紊地工作着。


蓝河躺在隔断沙发里看着人走了又回来,一边刷手机一边慢腾腾地说:“您这是过完国庆小长假了吧。”

“已经尽快了,想挑人少的地方走,结果这卢浮宫跟八大胡同似的拐来拐去的。”叶修趴下去搂着他,鼻尖蹭着蓝河的颈窝,“刚才进行到哪儿了。”

蓝河正转发一条设计圈的维权微博:“忘了,不想做了,激情不再。人长大之后可能就发现没有那么爱。”

“写儿歌呢,哎。”他坐起来,“我为什么得上赶着巴结你,你看看外面。”

叶修把隔断门打开一个小缝:“看见了吗,这么多想找我上位的嫩模。你一个化妆师……对了,你跟我上位也没有用啊。”

蓝河终于正眼看他:“我上哪儿去,我踩着凳子做个粉刷匠吧,用88种眼影色给你漆一遍天花板。让你一早上睁开就仰望星空。”

“你这是生得什么邪气啊。”

“我!”蓝河把手机一扔,揪住他领子:“跟你说我手腕子疼卸不了几个妆,你说得贿赂你,好么我屁股还疼了,上到一半人又走了,隔了二十分钟后才回来。我是啥啊,文档啊,保存一下吃完饭回来继续写!”

“嘿。”叶修笑着亲了亲他:“一会给你买个包吧,包治百病。”

“我要你个肾,肾功能衰竭。”

叶修佯怒:“别老跟我对对联行吗!我都硬不下去了!”


蓝河验证似的伸手摸了摸,心情才好了点儿,估计对方也不怎么好受:“嘻嘻。叶计师又不是小孩子了,激情还挺久的嘛。”

“嗳,过来,技师好好爱护你。”

蓝河双手环着叶修脖子去亲他,把穿好的裤子拉链又解开,牵着那双灵巧的手引导进一步的操作,抚在大腿上。

攥在手里就知道布料的成分,蓝河穿着的既不是欧洲时尚圈的爆款男裤,也不是大品牌的稀有走秀款,只是国内一家做的不错的独立品牌的普通款式,像本人一样柔软。在叶修的脑子里,蓝河的性格能具象成一种含丝高的薄绸,摸起来有细腻的纹路,没有弹性,但贴身,适合做一件穿在最里面的衬衫。

跟他做这些也是图舒服,不是抵死缠绵的尽兴,而是,缱绻的,类似恋人的满足,很容易投入,达到高峰不太费力,又可在兴头上时玩点花样。

蓝河闷在手心里一叫,瘫在他身上,过一会渐渐匀了呼吸,叶修跟他建议:“我们来点不一样的?”

蓝河一苦脸:“换我干您?算了吧,我胳膊这几天抬不起来。”

叶修:“……不是这个意思。”

蓝河:“这里没插座,我刚看了,想给手机充电都没找到。”

叶修:“那个有电池啊,自带的。”

蓝河:“我玩无人机拍铁塔的时候把那个电池抠出来用了……”

“不是,”叶修把他从身上揪下来:“你还看我行李了?”

“啊,就是,”蓝河支支吾吾的:“我跟你说借相机用啊,就看到了,就,我用过的你再给别人用,对别人多不好啊。”

“我哪次不洗干净消毒啊!然后你就把电池拿走了?”

蓝河:“我还给拆了……”

叶修表情奇妙:“你是个电工吧!”

蓝河挠着背:“走了走了。”

“别走。”叶修拉住他,提着脖子把他拎回来:“蓝河,跟我说,你爱上我了吗。”


蓝河眨了眨眼睛。

叶修叹气:“你爱我吗,你不该爱上我的。”

“怎么了……”

“我不喜欢你这样,有独占欲的样子不好看。”


蓝河愣了下,突然冷笑一声。

“叶大技师,我给过你一千万在你跟别人结婚那天跳出来骂你忘恩负义了?我怀了你的孩子你让我偷偷打掉了?你婚后还跟我跑出来床上见孕期出轨了?都没有啊?那你学霸总‘不要爱上我’干什么。我就问问,国内有人关注过咱们圈的哪怕一个人的名字吗?但凡关注过咱们业内维权都不会这么艰难,而且基佬符合主旋律吗,这种八卦能带动流量吗。什么都没有你还瞎担心,送您一本《解忧杂货铺》解除烦恼吧。”


叶修惊呆:“你这嘴皮子跟谁学的……我刚才到底说了什么我都忘了……”

蓝河:“你请的那个秀导啊,Lr.W模特公司的经纪人,我在旁边听他讲了一周的新季度设计理念已经掌握了唠嗑的精髓:别让嘴停下。谁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反正我不高兴听!”


叶修穿衣服出门:“好的,你以后不准跟他接触,我也不说你了,怕世上多个妈天天跟后边骂我。”

蓝河在后面踢了他一下:“给我买包!”

“忘不了!”


——————

飞机飞到天津的时候才想起来。


评论(39)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