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ABO】摩卡星冰乐(十四)

十四、

 

 

 

周周的墨镜不知哪儿去了,这会儿倚在副驾驶的窗边打盹,小华在后座绞着手指眉头挤紧,大概在想可怕的、足以把自己吓哭的事情,两颊毫无血色。

车里谁都不吭声,黄少天闷了一路早倦了,他从倒车镜里看了一眼。

“喂。”

他冲镜子里的小华扬了扬下巴:“你认识那个人吗,我们去找的那个。”

 

小华看着他怯生生地点头。

 

“是什么人啊?了解吗,说说呗,省的一会见到了不好收拾场面尴尬,瞅着又要下雪了咱哥几个好去好回啊。”

 

小华看了周周一眼,这是常跟在校长先生身边的人,他已经睁开眼睛,没什么要拦话的架势。才开口:

“挺好的,之前……”

 

黄少天:“之前?”

 

“为什么他现在……我也……不知道……”

 

“我说,”黄少天一拍方向盘,“你们是关在‘学校’太久了吗一个哑巴一个结巴,平时上课都不培养一下表达能力吗,做做现代文阅读理解啊不然怎么跟社会接触啊,啊??”

 

小华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地吐出来。

“小许哥哥,之前救过我。”他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听不出太多感激之情。

“四年前樊乡被攻击,我们一家跟着大部队偷偷撤离,逃在半路被敌人发现了。没人想投降做沦陷区的百姓,不肯回头,想不到对方突然开火把大家吓得拔腿就跑,我们一家因此没赶得上接应。后来小许哥哥所在的小队接到任务,回来找到我们一路护送出樊乡,那时很多街都走不了,全是埋伏,各种各样的地雷,意外的冷枪,我们在路上受到三天的围困,已经弹尽粮绝,那些当兵的就把食物和水都分给我和妈妈……子弹就在身边,从没感觉死亡离自己那么近过……”

小华垂下眼:“可现在和平时期他却做了杀人犯……为什么呢,人都会变的吧,说不定他是战后创伤,杀心太重收不回来……”

 

“我说,”黄少天冷冷地问他,“他到底杀了谁啊?”

“嗯?”小华抬头看他:“电视上说是……五个人,四个保安还有一个服务员……”

“呀,这话让我来说真奇怪因为我也是靠刀枪棍棒吃饭的人哈,不过老天很眷顾我我不仅肌肉发达脑子也不笨呢,长了双明亮智慧的眼睛看清了生生死死,还运气好到目睹了那个服务员的死因——当当!是被我朋友打死的哦。我先问你个简单问题好了,他现在杀的人你不知道是谁,他几年前保护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是……”

小华迟迟不开口,他刚才已经说过了,却不能在别人的问题之下说出答案来。

 

“是你啊!”

黄少天摇摇头叹气:“啧。‘他救了我们一家人’吧啦吧啦吧啦,‘听说他又去杀人了,天啊杀人犯,怎么跟当初的人设不一样?’嘿。”

他觉得太好笑了,就笑起来。

 

小华咬着下唇,一开始想辩解什么,但还是选择沉默了。

 

“周泽楷。”副驾驶上的人突然出声。

 

“啊?”黄少天看他:“什么东西。”

 

周泽楷说:“我的名字。”

 

“干嘛啊你这人突然来一句自我介绍,嗯?难道是没跟你聊天寂寞了吗?”

他笑嘻嘻地去拨了下周泽楷的耳朵:“乖啊周周我很公平呢那就来跟你聊聊吧你也想说说自己的身世吗?某问题的啦。”

周泽楷指了指他的手机:“亮了。”

 

“呃什么……啊!传来消息了。”黄少天单手开车,一边滑动屏幕一边报告状况:“这次是我们的人抢先一步,他们说目标已经从邢村离开朝南方前进了。那里的村民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呢,稍微拿枪比划一下就全招了,好运耶,我们在下一个分道口过去吧?”

 

周泽楷没有点头,他打开地图看了下位置:再往南有一个镇,那里有都而儿境内一条主要河流,中界线是跟艾国的分界线,平时常有人在这里偷渡,但现在结冰了,走在冰面上反而更有被发现的危险。

“等等。”他出声,“我们不去那里。”

他的嗓音很安静,这种形容和感觉奇怪,黄少天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过来:“干嘛不去景色不和你胃口吗,你要跟我私奔去看海吗?”

周泽楷没再出声,用指头跟他比划了一下方向和距离,黄少天马上GET到不对劲。

“哎呀这些小子们,让群农夫给骗了?我回去要挨个踹他们一脚!”

 

黄少天向通讯组里发了条语音:“你们这群笨狗追个差不多还没看到人的话,往东边走走啊!”

 

他心情颇好地又让越野车提上一个速度:“人缘挺好的嘛小许先生这可太有意思了,可要快点跑啊哥哥们要追上你了哦。”

 

 

封闭狭小的空间非常容易把人逼疯。

蓝河顾不上疑问君莫笑的事了,一种恐惧感在上升,精神高度紧张。他放下杂志,闭上眼睛努力想象自己正躺在一辆高铁的卧铺上。

他口袋里不是一管药剂,而是从广州南去往北京西的G72车票,早晨坐上车,晚饭时间就到了。他想象一张面孔,一副臂膀,一个身躯,能将自己紧紧环绕地迎接。

 

他好想打一个电话,哪怕是个只听到呼吸就睡着的漫漫长途,多少钱都无所谓。

想睡在叶修身边,哪怕货车行驶到尽头就不再返回。

 

他在颠簸乱晃中勉强睡着,又在颠簸乱晃中离奇醒来。

 

起先非常害怕,他以为是再次被困住抓到,发了疯一般拼命去砸周围的“墙壁”,他大叫了几声,货车正好路过一段坑洼,“康当”一声覆盖淹没了他的喊声,旁边垒得过高的土豆掉下来砸在他肩膀上。

他抓过来仔细摸了摸,一手的泥土,指甲掐进去能感受到一点点水分。这才反应过来不是在什么恒温营养舱里,两脚有些冻僵了,那些人不会把他这么随意扔着的。

“蓝河”几乎是顿时就松懈下来。

 

外套换了更保暖的样式,上下摸了摸,居然有把麻醉枪,卷着个本子。打开来前几页黏着他写的信,从第四页开始有另外的字迹。

 

他振奋地坐起来凑着亮光去看。

 

【MMP这里太黑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你凑合看看吧。】

 

“蓝河”笑了,笑出声来,想他多可爱啊。

那个自己真的存在,他们对话成功了,还找到了安身的汽车。

他在跟自己同行呢!

 

 

同行的还有离头顶七千米的飞机。

 

奥德修斯一号正在向西飞行,两架小型机左右护驾,护卫队真枪实弹全副戒备。

 

机舱内,鲁将军亲自陪同总统前往,叶修正拿着电脑看资料写东西,却被对方接二连三的问询打断,尽是些打圆场都圆不过去的事情:“跟多洲的双边约定还有哪条没谈好,我们这边需要他在民间船只上有约束,不知道徐部长的攻坚组增加了什么条款?C省的骚/乱是哪个派在搞鬼,对您叔伯那边很不利呀……央三省已经尽力支援了,您给定个口信吧。”

叶修对国情战略林林总总大小事宜根本无法招架,频频向弟弟使着“救我”的眼色。

叶秋在憋笑,得意够了他哥那便秘一般的表情才过来给他解围:“咳,将军阁下,我哥一晚上没休息呢,您就让他睡一会吧。”

 

将军这才放过他回到自己座位上。

 

“看不出来,你心眼也挺坏的哈,”叶修喘了口气,放平椅子躺倒,“可让你逮着使劲的机会了。”

叶秋一边笑一边给他盖上薄毯:“你就好好休息吧,万一落地碰到‘校长’还需要你周旋呢,那才不是什么善茬。”

“说真的,我怕那时遇见他管不住手指头,老想敲键盘。”

“你不想见也可以,艾国的总统没有必须见什么人的道理。你只要说了不想见他,他必定不敢出现。”

“不,”叶修闭上眼睛,“我还是要看看,造谣我小男友的是个怎样的家伙。”

 

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

 

 

货车停了。

“蓝河”听见外面有人说话,仔细听,好像是司机在打听卸货口的位置,倒车,转弯,停下,熄火。

到地方了?餐馆?民宿?军营后勤部?

他熟悉了一下麻醉枪的用法,塞进袖子里等待着,这之前他已经把背包检查了一遍,又塞进几个土豆进去以防万一。

 

后车门被打开了,最顶上有细碎的光线透进来,有人用方言快速地讲话,听不太懂,大约是在谈蔬菜价格。

开始卸货,根据脚步听有三个人。

 

“蓝河”数着,有两个人应该是收购蔬菜的伙计或者老板,他们把菜搬到小推车上,再一起推进仓库,来回共有55秒。如果他要下车,只能趁着这个时间差走。

蔬菜在逐渐搬离,面前的“墙”越来越薄,往里使劲看的话已经能发现有空位了。蓝河贴着车厢皮警惕着,在又一次伙计推车离开的时候,他面前的一排白菜猛地被推倒,一个不高的男人冲他比手势:“快,快,现在跑。”

“蓝河”的腿已经蜷缩地有点僵硬,他不顾一切地爬下车,连人都没看清,说了句“谢谢”就跌跌撞撞夺路而去。

 

这是牺牲了战友生命换来的自由!风在耳边吹着,有饱足的鼓舞声。

 

 

他翻了个身,想这一觉睡得竟然十分不安,心神不宁,又隐隐带着期盼。

怎么了啊叶修,有什么好事吗?

他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最近的大事小事,没一样顺心如意。内耳很胀,似乎有一股没来源的噪音在摧毁他的优质睡眠,明亮的光线刺激着眼皮。

 

茶杯突然移动了一下位置,“叶修”觉察出地面的振动,马上坐起来。

地震了?

他疑惑地四处望望,没发现什么倒塌碰撞,窗外倒是一片静谧的纯白。

好大的雪。

 

他揉揉眼睛,愣着看了一会天地茫茫,雪却逐渐淡了,化开后露出一片黑色的陆地来。

 

“叶修”再次慢慢地看了看周围摆设,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正装,看了看窗外的高空云层。

 

“啊???”他惊呆了。

“岩先生!!”他喊着他的北极宫管家:“你人呢!”

 

 

人很多,身份鱼龙混杂,在这种枢纽地段需要极高的戒备,边境上土匪往来不绝,不少人身上都有武器,也有各样的目的。

“蓝河”戴着帽子贴着墙边走,这一带不仅有官方开设的服务设施,还有为了运输方便设立在此的食品加工厂和电子设备制造厂,这样一来吃穿住行的相应店铺更多了,是边界线上难得的繁荣站口,有个咖啡馆也不稀奇。

他一边走动一边搜寻着。

 

 

“你们先到了?妈的怎么回事这次任务我一直被甩在后面有点点不爽哦。”

黄少天把车子开得要飞起来,跟他的同伴闲聊着:

 

“我马上就到哦,半小时?不用半小时,二十分钟!”

 

——————

据说网友真的要见面了,真的。


评论(19)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