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ABO】摩卡星冰乐(十二)

十二、马上就要见面了呢

 

 

 

撬动一种势力很难,更难的是要撬动一种意识。尤其当这种意识已经深入到每个人的思维模式中,要在负面和走投无路的大环境中去唤醒、反思、反抗,就好像去拍梦游者的肩膀,他们哪怕作为领导者也须三缄其口步步为营。

计划在十分周密而谨慎地执行着,资料很全备,但相关事件参与进展的文字很少,叶修在电脑里发现了总统大人删掉和清除历史文件的痕迹,工作日志中有些只留下了时间,内容全是空白。

 

叶秋起来的时候他哥还在电脑前打字,从姿势和动作就知道是哪一位。看到他几乎把所有跟基因封锁和‘学校’有关的文档、通信、扫描件都找出来了,按照他自己的方法整理写在新文档上,旁边还注明了很多TIPS。

看到叶秋过来偷窥,他便指了下旁边的小桌:“醒了啊,先吃点,我又找出很多要问你的事情呢。”

“嗯?原来你是这么用功的吗,还以为真的是笨蛋哥哥呢。”

“你是从小到大没挨过揍吧?我现在可以起来活动活动尽一点做哥哥的义务。”

“免了免了。”叶秋在一边翘着二郎腿直言:“因为我哥哥从来没有问过我这些,他总是比我学得多,懂得多,现在你这样让我觉得很有优越感啊。”

“懂了。”叶修拍手,指点着他:“就是,‘大家族里不被重视的小儿子’,你是这种设定吗。”

“什么啊!”

大概是被说中了痛处,叶秋猛往嘴里填了一块糕点,用力嚼着:“我比你可强多了吧!”

“是啊,所以才拜托你嘛。”

叶修点了一下文档里的打印功能,打印机吭哧吭哧往外吐纸,足足一分钟没停。

 

叶秋在第40秒的时候才想到,是这声音太吵,虽然事情很急,他也是特意等自己醒了才打印的。

 

“那个,”他问,“你在那个世界,跟弟弟的关系怎么样?”

叶修苦笑一下:“大概……也不怎么好吧。我们这些做哥哥的,确实不太会当个好哥哥。”

 

他年少的时候抢了弟弟的那个箱子,是不是也抢走了弟弟的一个梦想呢。

 

那个时候叶秋想去哪儿,已经有目标了吗,他看着弟弟筹备两周,收拾了一样样的物件,用零花钱买下藿香正气水跟感冒药,整整齐齐叠着一件件洗干净的衣服,条理地准备着一场冒险。他心情好到天天上学都情绪高昂,被父亲严厉的家教数落之后也没显得太难过。大概是一种天真的,即将离经叛道的快乐感。

如果那个时候是弟弟离家出走了,他会闯出些什么名堂来呢?也许也会拿个什么冠军吧,站在充满灯光的地方,接收着电视台的采访和直播连线,有很多粉丝为他加油助威,有些志同道合的伙伴和对手……也许是出门玩一圈,看看世界,挫挫年轻锐气,累了就回家。

 

那样自己也不会遇见蓝河了。

没遇见他,就不会有现在的一切。

他已经决定了这样的命运,形成了完整的闭环,任何这样那样的设想都不现实了。而弟弟也没跟自己再有深入的抱怨,倒是在他领着中国队夺冠后回京,特意来接机时说了一句:

“幸好离家出走的是你啊。”

 

叶秋看他好似想起些不太想提的事,马上把糕点全咽下去,笑了一下扭转话题:“话说啊,你跟许先生,怎么会到这个世界来的,是通过什么方法吗?”

“哎,说起这个来,我们两个来到这个世界是有原因的。”

“怎么?”

“他想修仙。”

叶秋一愣:“…………哦,我嫂子可能挺,胸怀大志的吧,救济天下苍生什么的。”

“我觉得他是想要点石成金发大财。”

“那你呢。”

叶修:“我?我要找到他,帮助他修仙啊。”

“你也想发财呗!”

 

叶修笑了两声:“言归正传,我刚才根据你说的歌林主席的事,找了一下通信,附件已在服务器上删掉了。但只看王主席名字的话,这个人在我之前的世界里也认识呢。”

“人怎么样?跟你交情很好吗,还是欠了钱的那种?”

“人是很好的人,好几年亦敌亦友过来的,见了面就对呛几句吧。”

“嗯?倒是跟你们在这里的感觉差不多。”叶秋略加思索:“这样能否认为,平行世界是有映照关系的呢,一些人必定会遇见,一些人必定成为你的兄弟,一些人……”

他突然看向叶修,好像抓到了一点很重要的东西,又不能肯定:“可能你,也不全是来修仙的……”

 

话题没有再进行下去,电脑叮咚一响,邮件箱显示了新的未读。

叶修点了两下鼠标:“好巧,王队长,哦是王主席,发过信息来了,回得很快嘛!不愧是特别频道。”

叶秋凑过来看屏幕:“看看!”

 

他点开邮件,王杰希只发了一个字:

 

【滚。】

 

 

他们俩沉默了一会。

 

“咳,那什么,我一会给他打个电话吧。”叶修关了界面,“他可能还不太了解我的风格,有一些信息误差。”

“到底有什么误差能让对方说‘滚’呢,你好歹是总统啊?”

“他这个人有时候是这样的,有一点害羞又不肯好好说出来。”叶修装作一副很了解的样子,把打印出来的纸张放在桌子上磕了磕,让厚厚一沓文件更整齐了一些。

“来吧,我们继续拯救许先生。”

 

 

许先生正钻进运输车的后车厢里,满地都是白菜地瓜,摞得很高,老乡在中间给他空出一块一人呆的地方,蓝河笨拙地爬进去。

“咋样,”老乡问:“不太舒服是不?”

“没有没有,”他冲外面摆摆手,“已经很好了。”

老乡去驾驶室了,不一会又回来扔给他一本杂志:“给你本书看,当个解闷。”

“谢谢谢谢。”蓝河又爬回去把书拿过来:“师傅不用操心,我挺好。”

老乡继续搬白菜,空隙都用长长的山药填上,把蓝河完全挡在里面。

后车厢密封性不是太好,纵然太阳很大,进来的风也是森寒。蓝河号主的体质本身被败坏得厉害,禁不起太严酷的环境。他把包里的大小衣服都揪出来挡在周围。好处是环境也不是全然漆黑,他蜷缩在中间,掏出一个本子垫在杂志上,实在无法抒情,颤颤巍巍写了第一句话:

 

【我是许博远,你也好,介绍下目前情况:我已顺利通关邢村,拿到任务物品催情剂x1,奖励物品麻醉枪x1,要去下一个关卡茂口服务区。】

 

小空间里伸不开腿,有点难受,蓝河扭了一下身体,让右手更好地活动。

 

【我现在相信你,但不太确定一点,你是忘记说什么,还是故意瞒着我呢?

请把你的计划告诉我吧。】

 

 

黄少天是计划好的。

他跟司机聊天是想等对方睡后拿入住名单查看来客登记信息,进行人员排查,但一直到天亮,这人居然持续守在一楼,作为主人的一只宠物真是乖得很。

服务区在整个夜晚很安静,除了一个油车司机进来打水,没有其他人员走动了。黄少天半睡着,始终面朝周的方向,对方倒是泰然自若地看午夜电视,玩手机,听音乐,看深夜电影,看重播新闻,就是不睡,不知怎么在白天保持精力开车的。

清晨时,在前面搜索的小队发来信息,说他们在一个加油站了解到目标人物往邢村方向走了,他们也在往那边前进。

黄少天展开地图,用指头从自己位置到那边画了条线,跟司机说:“倒不是很远,一天内可以赶到,喂哑巴,这次换我开车你半夜不睡疲劳驾驶别一头撞树上。”

 

“不是很远,但也说明他没停下。”

‘校长’已经穿戴整齐下楼了:“您睡得不好吧?稍等片刻,飞机已经到了。”

黄少天观察他的神色,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估计窃听器没被发现。便问道:“开飞机过去?”

“不,是带人过来。”

 

他们才说话的功夫,屋外已经响起螺旋桨的轰隆声,一架直升机侧落在门前掀起一番冰碴,溅在玻璃窗上一层泥垢,有个高大的安保掐着一个少年的脖子把他押下了舱口。

黄少天不知道他们卖的什么药,站在一边看着。

 

少年进来的时候捂住口鼻,皱着眉眼看向‘校长’:“先生……我,我不能呼吸外面的空气。”

他几乎想缩在衣服里说话:“没有阿克琉斯之盾我会被传染的,为什么把我带出来?”

 

“小华,你是有任务在身呢。”

‘校长’体恤地拍拍他:“知道你的难处,可你得把小许哥哥接回来啊。”

 

 

 

“突然想起来。”叶修放下笔,“说了这么久,我还没见过‘校长’的照片吧。”

“哦,你讨厌他嘛,留下的资料里可能故意剪去了。我给你找一找啊。”叶秋趴在电脑上敲字,拉着滚动条翻看:“找一张清晰的……喏,这张可以。”

他哥俯身过去看。

 

蓝河有十几年没写过日记了,想了一圈大概没遗漏的,便存好本子打开老乡送给他的那本杂志打发时间。首页的专栏,居然就是对‘学校’运营者的专访。

他翻到那一页开始读,先看到照片,下面注明了OMEGA行为学院‘校长’的字样。他盯了一会,越看那样子越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跪着使劲推了推白菜挪动一下位置,透过车缝里的光线去看。

“咦,这人……这不是……”

 

因为看惯了他面无表情的样子,所以一旦套在真人身上露出笑容就显得十分怪异,完全变了模样。他们俩左右不敢确认,但是在仔细分辨后——

 

叶修拍了下桌子:“啊?!”

 

蓝河在车厢里喊:“这不是?!”

 

叶修:“我账号卡的脸吗!??!”

 

 

——————

据说马上就可以举行网友见面会。


评论-29 热度-182

评论(29)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