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星之棺】全文28-31(完)*此全为叶蓝部分

*因为比较敏感的关系,重置版上架几天就被下架惹,虽然我自己心里比较可惜,但安全是首位,不想拖累代理小伙伴。

对文章来说,它的意义是要给别人看到的,所以这里除了最后的番外把全文塞进石墨文档里惹,希望你们能喜欢

如果对实体本感兴趣的话可以M我,对高中生以上的人开放通道。


二十八、严肃一点


两人闪避着刀枪棍棒顺利逃脱,熟记地图的蓝河指挥叶修从货运通道跑到一间置物室里,敌人倾巢出动,后方的生活区反倒战斗力孱弱。远处招式造成的爆炸与坍塌的轰鸣震动着墙壁,在他们前行的道路上簌簌掉落石头灰尘,火山岩很脆弱,这里的建筑可没经过国家安全体系认证,质量相当堪忧。...

缚星之棺拿了20本过去~

这次人不去了,没钱了!

甚至想出个恋与3000冲销账号……可这游戏过气了,给点钱就卖吧……反了1W7的钻石,11张SSR有莫奈和交缠视线。

大润发电站:

大家好,本次CP22的摊宣终于生出来啦!这次社团直参DAY2,在乙C01-03大润发电站摊位,DAY1台历和购物袋也会寄卖在乙D30-31治手癌,云吞面摊位,想购买这两项的GN也可以在第一天顺利买到~

 

其他出展贩售物请详见摊宣图哦,贩售限购数量与所有无料的领取方式也已明确在图上啦,请想要购买领取的姑娘们仔细阅读,做好准备~

 

所有无料是自普通票入场时间(10:00...

【叶蓝】摩卡星冰乐·下(23)

二十三、升降机


不开窍的男生在最适合谈恋爱的青春时代,全用来打游戏了。

这场突发的稀有感情也令叶修十分摸不着窍门,赛场上的情绪是很要命的东西,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是不让情绪影响自己,在成年后,也不太容易被突发事件影响……哪怕是在逐渐变大的压力中被逐出嘉世,他也有个未成形的打算。

聊天打趣是聊天打趣,谈些认真的感情问题,是需要一点技巧和气氛的。

他擅长的是通过十余年的职业游戏生涯积攒的危机意识,在某一刻深刻地接触到一脉相承的体验:来了,背景音乐都换了,什么人要上场了。

他专心致志地等待着,结果迎面上场的是一位他不费太多力气就可以击败的家伙,那人在游戏里略带...

【叶蓝】摩卡星冰乐·下(22)

被朋友说不可以停在揪心的地方,所以写一章超级甜的大蛋糕吧。

之后11月真的没空了,就预祝咩咩和 @草莓牛奶 ……十天以后生日快乐行吗……


二十二、初吻


国美,北京四季青店。


女服务员给他们展示了一下烤箱的大略功能,合上玻璃盖子做总结推销:“这个是容量偏大的,平时能做个蛋挞呀烤个面包鸡翅呀很方便。不是拿着做生意的话,放在家里比较合适。”

“你那个厨房面积是没问题,”肖时钦转头问王杰希:“我觉得噪音有点闹了,你说呢。”


服务员赶紧补充:“反正噪音小的容量和功率也小,有取舍。”


“不是,这个噪声...

【叶蓝ABO】摩卡星冰乐(二十,上部完)

刚好八万字啦,可以看起来啦。


二十、


时间转回前夜,蓝河刚刚上车。


周泽楷碰到他脸的时候,在那只冻得冰凉的下巴上收获了一手心残存的水,他动作怔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甩掉么,还是用衣服擦一擦?

蓝河不忘弯下嘴角打消他的尴尬:“让你见笑了。”

他在周泽楷的手掌上抓了一把,把落下的水分卷走。配合地把氧气罩戴上,成分完美的气栓里有催眠的药物成分,带给使用者一场无梦的睡眠,也带走了所有的情绪起伏,蛰伏暗中,织成不散的躁郁与追问。


周泽楷依旧开车,黄少天坐在蓝河旁边,看着他歪倒在后座人事不省。

“怪可怜的是不...

【叶蓝ABO】摩卡星冰乐(19)

本来想双连但一章就写了五千五……算了算了。


十九、


北京。


“PA!”


叶修一惊,赶紧护住被打的手臂:“怎么了!”


“怎么了?!你妈都跟我说了,你出去真是学了一身坏毛病!”


他爸还没找到好用的武器,先从桌子上抓了份老干部期刊卷成纸筒,又抽了他胳膊一下:“只敢偷偷告诉你妈,盼你妈能护着你?你妈盼了你十年回家,你怎么回报的?”

叶修从电脑座位上站起来:“没有没有,我妈身体不好,我想先给她打个预防针,这不您去开会了吗,等你回来咱们爷俩再开个...

【叶蓝主】 半熟芝士尼罗鳄(一)

CP没有想好,写得很随意,没有动脑,指甲盖自己自动敲的字。

保护非洲动物,题目已经说明了一切。


1、


十月,巴黎。

SIG世家在卢浮宫的最后答谢秀上,主设计师出现在台上总共不到三秒,就已经创下有史以来的最长出场时间纪录。三百多场秀的时装周吸引了全球数以万计的时尚媒体,这是巴黎最辉煌的一个月,在这最隆重的一场秀上让他们不顾秩序地一边鼓掌一边喊道:“Hi Mr.Ye,This time……”

设计师已经转身走了。

嗨呀,好气。VOGUE的编辑想,他到底听不听得懂英文。

叶先生很爱国,自然是不会去学鬼子话的。


前后准备了将近三个月的SHOW终于结束,设计师一晃没人了,品牌...

【叶蓝】摩卡星冰乐(十七-十八)

十七、


一个将将降落的夜晚,雪花的不消融,带着纯属意外不通变故的冷。

似乎是睡在不断更迭的履带上,周复一周地滚动,面背交转不停歇地经过生涩的土地,推平了一畦麦子。他浑身疼痛,好像听见有人喊他起来听听风。

听什么啊,再睡一会。


虽然好像真的有风吹过来。呼呼。刹车的尖锐。像到达一处景区游客们从车上下来舒展筋骨。


“不行。”叶修把蓝河从被窝里揪起来:“再不起来要迟到了。”

“那就请假……”

“迟到就见不到我了。”

“什么见不到你……”


人不是就在面前吗,蓝河顺着叶修的胳膊爬起来,枕在他的肩上:“让我再睡一会……好累哦。...

【叶蓝ABO】摩卡星冰乐(十五-十六)

本来想三连更直接见网友……

算了,这也算网友。


十五、


云雾风雪缠绕机身,经过几层折射的日光好像是蓝色的,冷空气里的冰晶撞在机身上,发出细密私语。


离到达目的地不到半小时了,漂亮的女空乘在餐盘的糕点上滴了几滴铂金巧克力酱,刚倒上咖啡,飞机就剧烈颠簸起来,失重感明显,如激流中的纸船。

机长通知她:“前方有强对流,抬高高度至一万米。如果茂口方向天气太坏,我们可能延迟到达。”

空乘便双手交握匆匆赶去后机舱报告:

“对不起总统阁下,我们现在遇见了强气流,所以……”


舱内的气流也不稳定,面前几个男人对峙着,她突然...

【叶蓝ABO】摩卡星冰乐(十四)

十四、


周周的墨镜不知哪儿去了,这会儿倚在副驾驶的窗边打盹,小华在后座绞着手指眉头挤紧,大概在想可怕的、足以把自己吓哭的事情,两颊毫无血色。

车里谁都不吭声,黄少天闷了一路早倦了,他从倒车镜里看了一眼。

“喂。”

他冲镜子里的小华扬了扬下巴:“你认识那个人吗,我们去找的那个。”


小华看着他怯生生地点头。


“是什么人啊?了解吗,说说呗,省的一会见到了不好收拾场面尴尬,瞅着又要下雪了咱哥几个好去好回啊。”


小华看了周周一眼,这是常跟在校长先生身边的人,他已经睁开眼睛,没什么要拦话的架势。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