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费列罗(10-11完结)

1、食尸鬼要吃人类的爱心才有生命能量活下去!>w<

2、全文4W2,喜欢短篇相声(?)的小伙伴可以看起了。




十、

 

 

其实不只是周泽楷怕,他们都怕。

叶修初中没念完啊,给蓝河发了个密聊:“满屋就你一个高材生,我们是不是已经预约到了胜利女神?”

蓝河推拒:“我又没读中文专业,词汇量可能还没你丰富呢。”

 

这次除了黄少天继续坚持玩奶妈,其他人都换上了本职,阵营十分豪华,内心十分慌张。

主持人说:“咱们准备好了就开始哈,我说一个词,然后从肖队长轮着来,成语首尾接龙,可以不同字,但要同音,大家都明白规则了吗,我们看直播的小伙伴也可以一起来玩哈。”

肖时钦看着六神无主的周泽楷苦笑着:“我努力我努力。”

 

“好的现在观众朋友们已经开始在排队了,我们随机挑选四名观众入等待席——”

 

叶修下了个好用的浏览器,加载了百度搜索扩展,窗口缩小前置,完美。

王杰希直接把智能输入法的成语选项勾上,写一个字后面跟着一堆词。

黄少天密聊了刚才加他好友的十几个观众:“一会儿记得帮我!!”

肖时钦和蓝河决定依靠自己的实力。

周泽楷想回家。

 

竞技场开战倒计时一到,主持人就给出了第一个词:“第一个,肖队长接好,荣耀不败,败!”

“败?这么不吉利啊……”肖时钦一边想一边让角色扔出小玩意儿探索着周边敌情,“呃,拜……大年?”

“你一上来就跟全国观众拜年?”黄少天着急:“不行啊刀削面你这刀不稳啊!”

刚好黄少天这边的粉丝做出了反应,他直接复制密聊内容发给了同队的肖时钦。

肖时钦:“哦哦,想起来了,败事有余!”

结果队伍里的野人剑客也看到了他的复制内容,开麦在那儿叫:“奶妈骂SEI呢,骂SEI呢,撒玩意儿就成4不足败4有余啊,女孩子咋还这么彪捏,互相尊棕一下可以吗。”

肖时钦爆手速打字解释:“他跟我说的,我们在闹着玩呢。”

可爱奶黄包打字:“人家家从来不骂人的哦。”

野人剑客:“哦,咋地,你俩对象啊?这年头机械4都能早到对象了啊?”

肖时钦:“???我惹谁了。”

 

主持人没听到东北大哥的抗议,继续着游戏:“好的,余,轮到王队长!”

王杰希的角色都停了,在翻词条:“余,喻文州。”

主持人对着镜头笑:“哈哈喻队长你在看节目吗,你被召唤了。”

黄少天笑喷:“喻文州?zhou,周泽楷,是不是啊。”

王杰希引导话题拖延时间战术成功,翻到了他要的词条:“嗯……余音绕梁可以吧。”

主持人:“哎对这个可以,梁,到叶神。”

这个叶修刚好会,答得很快:“梁上君子。”

结果砸到蓝河头上,两眼一抹黑:“子?!”

叶修赶紧帮他翻百度,翻了好几页都没看见能用的:“不能吧,中国是不是没有首字是子的成语啊?子丑寅卯算不算?”

黄少天笑:“哼,这个就是看个人功力的问题了,中文博大精深什么没有啊,你不会就不要找借口了……喂!可爱糯米粢你是上把的那个神枪手吗,跑那么远脱离节奏!”

周泽楷有点一心求死的意思,上去砰砰砰把人打出了血花,不过闪避及时,只让飞过来的熔岩瓶蹭掉了点血皮,没给治疗造成太大压力。

蓝河看到西米露的魔法光效,突然灵感一现:“紫气东来!”

主持人:“对!这个好!来字,黄少接。”

直播有十秒延迟,加上小粉丝思考的时间,黄少天的密聊频道暂时安静了一下,他只能胡乱说:“来,来,说什么来什么,来,来不及我要抱着你~~~直到感觉你的皱纹~~~~有了岁月的痕迹~~~喔~~~”

他们都喊起来:“哎别开腔别开腔,直播呢。”

 

黄少天清清嗓子,继续拖时间:“来是吧,来来回回,来来往往,来挡住西米露啊你们,这人又在搞我!来……来势汹汹应该行吧!”

周泽楷眼睛一亮:“凶,多吉少。”

主持人本来打算帮他一把,没想到他居然答得这么顺利:“小周这个可以!”

周泽楷舒了一大口气,终于能玩下去了,连忙用子弹把西米露逼回火线之外,但魔法师一杆扫帚飞得百转千回,还扫到刀削面一下。

这都是什么选手,一轮过去马上发现对方在答题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操作犹豫,纷纷在想怎么利用这个优势,也知道对方肯定都意识到了这点,或许可以反其道来利用。

 

黄少天对周泽楷很不满意:“你该说胸大无脑啊,脑多难接啊!”

肖时钦耐不住了:“黄少,他下个是我,你要坑自己人吗。少,少不知愁。”

王杰希避开射程绕了个圈:“愁眉不展,啊展太难了,换个吧,臭不可闻吧。”

黄少天手忙脚乱地跑来跑去:“刀哥!你先帮我看住椰汁吧,这个战法有点猛啊我说,这操作看起来有点像全国第一战法啊。”

“全国第一?”叶修用椰汁继续打着奶黄包,“闻啊,闻所未闻。”

黄少天说起好话:“能限制住我奶妈的得是全球第一战法吧!你去打打旁边这个野人柔道怎么样,你看他名字叫冰果,夏天冰果配椰汁更适合哦~!”

野人狂剑跟蓝河一边历练去了,两个剑系你来我往,蓝河好歹是大公会高手,打个个把玩家绰绰有余,糯米粢看情势不妙,远远一枪断了酸奶盖读条,蓝河大招没用出来,被狂剑反压。

这边野人牧师跑回来给酸奶盖加血,打了行字:“团长加油!”

 

……坏了。

蓝河太阳穴一下绷紧,盯着这个牧师,这人未必是蓝溪阁的人,可能就是来使诈的。

主持人不明情况,只问他:“下面轮到兰雪了,闻所未闻,请接招!”

蓝河回神:“哦,闻,闻所未闻。”

黄少天:“还是闻所未闻?”

周泽楷快乐地接道:“闻所未闻。”

黄少天:“不行吧!无限循环复读机了咱们。”

主持人笑:“确实不行啊,从兰雪开始重新说一个闻字开头的吧。”

蓝河心里有点乱,深吸了口气:“嗯,就闻鸡起舞吧!”

走了一个椰汁,来了个西米露,奶黄包身上的增益BUFF都让驱散粉给驱没了,奶了半天血条不带长的:“舞就,舞来舞去,手舞足蹈,舞法天女朵蜜。”

王杰希打得他很痛快:“不准唱歌,跳舞也不行。”

黄少天的密聊频道又亮了,他马上答:“哦,舞刀弄枪,很适合你啊楷哥!”

周泽楷如天降横祸,好端端的闻所未闻没了,手下不停,头脑空白。

 

肖时钦一看这样子不行,就给他提示:“就是那个,他们蓝雨,有个账号卡。”

黄少天来精神了:“对对对,第四赛季出道的那个,口头禅亚历山大,想起来了吗。”

主持人也给他更明确的提示:“对,是个弹药专家!”

周泽楷恍然大悟,十秒之后:“枪……呃,林弹雨。”

 

大家都为他松了口气。

 

游戏里,叶修当然也看到了那句“团长加油”,他马上密给酸奶盖一句话:

“别在意,好好享受游戏。”

蓝河定下心来。

这可是老叶好不容易送给他的礼物呢!这一天,也许是蓝河这大半年里过得最开心的一天,他觉得今后会不断地回想起来,每一幕都要珍惜地过过滋味,品尝这种激动。蓝河抬头看了一圈盯着屏幕的众人,那些叱咤了多年的电竞职业选手,他们此刻脸上带着一点轻松的笑容,仿佛也在提醒他:别忘了,好好享受,危机总能解决,日子长长久久。

酸奶盖的剑芒不曾停下。

 

游戏在大家彼此玩笑的背景音中很快结束了,频道在线观众人数高得吓人,弹幕八层厚,据说平台服务器差点崩溃。主持人跟观众们讲了一下之后的精彩内容预告,录制暂时告一段落,工作人员全部离开,留给他们休息时间。

周泽楷刚才急得脸都红了,正闭着眼睛站在空调底下吹风,那样子看起来好像站在雅典卫城上吹海风。

 

“那我们出去吃饭?”肖时钦看看手机时间,“叫了车在楼下等着了,兰雪吃得惯北京菜吗。”

蓝河被提名受宠若惊,想往老叶身后躲:“我OK的,没问题,就是让您多了个蹭饭的。”

王杰希体贴地说:“没事,大家一起热闹。”

“是的是的大家都是一起经历过生生死死的队友,我们有患难中的友谊。”黄少天也没想问出个什么来,只是出于性格上的因素试探一下:“嗯,你跟老叶……”

 

叶修直说:“啊,我男朋友。”

 

蓝河捂着心口看他。

叶修:“干嘛?”

蓝河低着头捂住一只眼睛:“没……我快晕过去了。”

 

黄少天吊着一口气把着王杰希的胳膊:“我的妈我也快晕过去了,怎么这么直接,婉转一点行吗。”

王杰希一巴掌把他从身上糊掉:“我不是你的妈妈。”

黄少天去抱肖时钦的胳膊。

“那怎么说,”叶修想想,“我对象?爱人?内子?”

 

蓝河跑过去跟周泽楷一起吹冷气。

 

“不是不是你先别急着给我喂狗粮,等我理顺一下思路,建立一下链接。”黄少天捏着鼻梁,竖着指头点空气,“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他。”

叶修:“啊,你俩在一个地方上班。”

“什么!?”黄少天歪头仰着,作势真的晕过去。

 

王杰希和肖时钦对视一眼:“这个精彩了。”

 

黄少天立即反应过来指着蓝河:“哇这个人!?刚才还狂说自己是新手,十年老油条吧你,就那个操作,就是我们蓝雨一向的风格,我说怎么队长前几天突然提起你来,显然是嗅到了什么不正常的风吹草动啊!”

“什么不正常啊,正常得很,瀚文早认识他。”叶修催他们,“赶快去吃饭,肖老板好不容易请一次客,磨磨蹭蹭的!”

黄少天还在冲击中,一边走一边打量蓝河:“我们蓝雨天团果然魅力不同凡响,牛逼坏了啊,我先叉会儿腰。”

蓝河缩成一团:“没有没有,我不是,我没有,都是机缘巧合撞上的。”

周泽楷跟在他们后面,也变得很羞涩,又很好奇,时不时看蓝河一眼。

 

六个人分了两辆车到餐厅,要了个包间点菜,服务员先上一锅粥,肖时钦亲自给他们盛好:“这个是听王队长说这里最好的粥铺,前天定的位子,我意思是咱们先喝一碗,祝大家都有个好前程。”

叶修点头:“嗯,这地儿确实不错,挺有名。”

蓝河帮着肖时钦盛饭,一人一碗给大家分好,说:“寓意也挺好的,状元嘛。”

黄少天可以接上任何人的话:“是的,尤其像我明年就参加高考了,第一志愿是来北京上清华。”

叶修:“好,给你找个便宜点的学区房。”

王杰希:“给你找个家教。”

黄少天:“哎呀,谢谢叶老师王老师,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应该的。”

肖时钦:“……你们对手戏是张口就来啊。”

周泽楷玩着筷子,很艰难地尝试跟他们聊天:“复旦……”

黄少天连忙阻止:“别别别,别认真楷哥,我说着玩的你别真给我买套房子。”

 

“来,我们吃吧。”肖时钦把碗放在餐桌转盘上象征性地碰了一下,“无论我们以后去哪儿,都祝愿咱们每个人前程似锦。”

 

他们笑着恭祝对方:“前程似锦!”

 

 

十一、

 

 

蓝河之后一天半没再跟他们一起玩,他自己去圆明园里逛了会儿,太热了,索性去了网吧享受空调冷气。一眼望去不少人都在看老叶的直播,弹幕问着:那个银发小哥哥呢?

 

在饭桌上蓝河就推辞:“都快上热搜头条了,不能再去了。”

叶修:“嗯,一回家,你妈的锤头等着你。”

蓝河:“那你爸呢。”

叶修:“我爸憎恨假公知,不玩微博。”

蓝河翻了个白眼。

 

黄少天听着他们可能有点受折腾,就跟蓝河说:“我把我地址给你,关键时刻你可以来避难。”

“不用不用,挨顿打就没事了,逃了反而更麻烦。”

王杰希:“看起来过得有点难啊。”

“难也不难。”蓝河咬着筷子,“要是奔着一路走下去的心思,就觉得没什么啊,这才到哪儿呢。”

叶修:“好了这个不提了,好像咱们是来炫耀的一样。”

“不行我还是想知道怎么开始的。”黄少天非常执着,“我现在心理建设已经准备好了所以不怕吃狗粮,你就告诉我是怎么回事让我心里有个底。我们队长你是知道的,他现在已经得知‘很久很久以前’了,正在头脑中续写一个三季童话镇,你还不如直接告诉他小红帽和大灰狼在一起了,他也不用那么辛苦做编剧。”

蓝河饭都快吃不下去了,一个劲儿戳着米粒:“没什么啊,很平常啊。”

“这段我说吧。”叶修放下筷子,“这人在十区,给我发了十八个邀请加我好友,自从加了我好友后就每天恋爱三问,吃了吗,睡了吗,你在做什么呢。你们说我心里怎么想,这位朋友几个意思?”

大家笑起来,蓝河捏着拳头:“我那是想看你升级到哪儿了……!”

王杰希回忆起来一些片段:“哦,这个我知道,那时候你逼疯了好几个吧,我们那边的会长也因为你捣乱叫过我。”

肖时钦:“原来是这样,这段往事挺有名的呢,十区风云录,官网论坛置顶帖之一。”

“这人好像个畜生啊。”黄少天拍了下桌子,“把好端端的人逼出精神病,然后在病人中间游刃有余大杀四方,算什么英雄好汉啊,兰雪你就喜欢这样的?”

“慢着,怎么还挑拨起来了。”

 

周泽楷开心地听他们聊天,他从来不知道恋爱还可以这么开始。那自己的恋爱又会以什么情形开始呢?以什么样子出现呢?从来没考虑过这些问题的他,也有点期待了。

 

肖时钦说:“其实我特别想知道王老师要找什么样的人,条件得多高。”

王杰希给他碗里夹菜:“别操心我了,你想好了吗。份子钱给多少合适啊。”

黄少天倒吸气:“我人缘这么好,是不是收到婚礼邀请函是最多的给的钱也是最多的?说不定还要帮你们串场司仪?”

“司仪?你想太多了吧,新人还想12点开饭吗。”

黄少天又说:“其实我觉得单身也挺好的,你们不觉得吗,很自在啊。为什么一定要跟别人在一起呢?”

“你这就是少不知愁。”王杰希说,“你现在在蓝雨是集体生活,等到你一个人碰到难处的时候,就需要人一起来承担。”

“有什么摆不平的事?”

叶修抽着烟,看着乖乖吃饭的蓝河,想道:“不是摆不摆得平,而是这些难处能让你不知不觉,潜移默化地影响自己的性格,变得比之前强硬了,或者消极了,敏感了,有弱点了,到那个时候,谁来帮你守着你原来的一面呢。”

黄少天若有所思,他问默不作声的周泽楷:“你怎么看?”

周泽楷露出周泽楷式微笑:“……都好啊。”

 

他们谈了很多跟游戏不挨边的事情,普普通通地打趣着,不轻不重地叫骂上一两句,也有认真的人生话题。他们即将退下所有队长副队长的职务,离开赛场,甚至离开圈子,他们将要开启第二个新的人生。只能祝愿,唯有祝愿。

 

网上对蓝河身份挖掘的事情在24小时内疯狂发酵,有人把他的信息完全拆穿,一点毛病也没有。分析帝们说他跟转会没什么关系,是上电视蹭脸熟的,想红,技术却连冷板凳都够不着,直播里只敢打野人。还要拼命抱叶修大神的大腿上位,吃相难看至极。

“挤破头都连职业选手的QQ群也进不去吧?”有评论这么说。

蓝河很好笑,一方面他觉得如果要蹭脸熟就不会浪费一千八还戴着口罩,一方面在比赛里打谁是要听从安排的,另一方面,他进不了群但是可以私聊啊,跟某位先生的通话记录可是已经超过包月一百多分钟了!

如果这些话只是在山崖网闹一闹也就好了,偏偏不少人根据十区风云录引申出了什么内容,跑去蓝雨官方微博和论坛询问,说为什么蓝雨要在这么重要的节目里捧一个公会团长,如果不是官方的授意,那这个个人行为怎么解读,我们蓝雨的在职员工为什么跟兴欣的人一起从机场出来?是在十区公会成立之时就已被策反了吗。

车前子说:“我知道!我亲身说法谈一谈当年这两个人狼狈为奸的千波湖事件!”

于是他的微博第一次被重量级人物光顾,王不留行留言:“X。”

车前子立删微博。

 

这八卦本来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蓝溪阁不发声,蓝雨也没有表示。车前子事件一出大家的脑洞立马开到印度尼西亚,连非游戏粉都惊动了:蓝河是谁,不是抱大腿上位而是天生景甜?

还有跑到周泽楷底下哭的:“老公,你没有像叶神一样被潜规则吧!”

不嫌事大的男粉调侃:“人家这长相也没有很让楷皇吃亏吧。”

女粉炸毛:“十八线小明星也敢上龙床!他配得上谁!”

 

吓死周泽楷了,那么一个温和无害的人,一有风吹草动就被推到风头浪尖。他把手机像手雷一样扔给黄少天,黄少天接过来替他把几千条评论都看完了。

于是夜雨声烦当即在微博上传一张他们六个人中午吃饭的照片,没有把人拍全,意有所指又不完全说破:“别人天生一对好得不得了,有些人看不下去急的哦,这么急是因为没人看上你吗,游戏玩得不行,也没有过顺心如意的感情吧。”

 

天生一对?!

留言里疯了,猜什么的都有。叶修偏偏一点动静都没,特别不急。

 

 

蓝河在叶修下午活动结束的时候去别墅接他,帮他收拾行李,顺便跟其他几位选手告别,他没来由的一点伤感,跟每个人都握手送上祝福。

“一帆风顺哦!”

“你也是!”

 

镜头还在对着他们拍,摄影师在镜头后面追问叶修:“大神接下来跟朋友去哪儿玩?”

他问蓝河:“你要去哪儿?”

“我上午去了圆明园,才逛了一半。”

“然后呢。”

“在黄花阵里迷路了,让一个小学生领出来的。”

“出息,我再陪你去一次一雪前耻吧。”

 

他们商量好行程,拖着行李离开,冲镜头最后点点头:“拜拜!”

 

 

 

 

 

是有这种可能,他会在生活的莫名冲击和不如意中变得过于强硬而敏感,那谁来守护他的本初与柔和呢。

 

就有那么个人说:我来吧!

 

 

 

费列罗丶完。


评论(63)

热度(566)

©京东食尸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