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费列罗(九)

1、什么,居然扯多了,没来得及完结……!

2、一想到少天的台词都是通过我,就在想其实我才是那个话痨。


九、

 

 

出门靠朋友。

梁易春及时地给蓝河发微信:“看到消息了,你先别声张,我帮你登录蓝桥账号,至少公会这边我管着你放心。”

蓝河对大春这副经验老道的样子感恩连连,不住道谢:“好的辛苦了,回去请你吃大餐。”

梁易春接着就说:“嗯等你回来咱们几个人先好好谈一谈,开诚布公地说一说。毕竟涉及到咱们蓝溪阁了。”

蓝河求救地看了叶修一眼,这说什么,怎么说,说多少,他得找老叶一起掂量掂量。

 

当初他俩立了规矩,不公开不公布不声张顺其自然,两边老人还在颇有微词的阶段呢,受不了任何方面施加的压力。

叶修他爸从去年开始订购电竞周刊,渐渐打开了十年的心结,甚至有些后悔当初说的重话不认他这个儿子什么的。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确实让他们这代人意想不到啊。如同补偿一般,叶爸也不管叶修乐不乐意,每隔一阵就想着法把儿子往体制里塞,上上下下都打了招呼。

今年春节后叶修虚岁三十多了,架不住老人频频问询就坦白了情况,同时蓝河也跟家里说了,他俩各自跟父母热闹了一番又冷战了一段时间,过得十分活泼生动皮开肉绽。

两人的关系不降反升,似又进了热恋期,互相汇报自己这边的家庭伦理大戏进入了哪个白热化阶段,爹妈看他们这副苦中作乐的样子彻底不想管了:干嘛啊,苦口婆心说给你听你当戏看还不带买票的是吗。

蓝河躺在沙发上装死,一副情圣的样子:“还好你只打我,不打别人。”

他妈拿着拖把杆又给了他两下:“就你我还没抽够呢,我打别人家的孩子干什么?”

……好像很有道理。

叶修他爹更可怕,摔了古董瓷器在地上:“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叶修乖乖扫地:“爸您别扎着……您都没我十年了,也许十年后您又能想通呢,我就又是您失而复得的儿子了。”

他爹都学会新名词了:“怎么着,你还想给我打场复活赛啊?”

叶修立马把他弟弟拉过来:“你怎么不能赶紧生个孩子让咱爸妈省点心?”

叶秋刚下班到家,一头雾水:“啊??”

 

他们俩的恋情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今年中旬之后家里稍微平静,动作就放开了一点,不然不至于身边的同事都不清楚苗头。

 

叶修围过来,就着蓝河的手长按屏幕发了条语音:“这位领导,你找个时间找个地方,按你们方便的来,我也跟着去谈谈。”

发过去不到五秒,梁易春马上回复,一点开就是一声大叫:“卧槽!!!!!!”

下一条语音紧跟着来了:“别别别没事了没事了我们自己处理!”

然后:“你们好好玩吧!”

再然后:“蓝桥你的假我再帮你申请多两天吧,去帕劳的飞机票一块报了?”

话里的意思越来越没法听了,蓝河回:“你小点声,生怕一嗓子喊不去福建。”

“那就把福建人都吃了!哎,正经的,我保证不乱说,谁都不知道,已经把你的号开起来了,下个副本……”

导演在门外喊了,蓝河不再听大春这突然的狗腿,干脆地道谢,关机。

 

叶修把口罩递给他,又揉揉他头发:“来吧,再玩一会去吃饭,今天肖老板请客。”

“嗯?我还以为你要把我雪藏呢。”

叶修早就看穿他了:“雪藏一次五十个正字是吧,挺会打算啊。”

“嘿嘿嘿。”

 

客厅里黄少天一直在玩着,吵吵闹闹,他跟周泽楷打赌说自己的牧师不会被任何职业单杀,把乱七八糟的控制技能放在最常用的键位上,号称史上第一杀人奶妈,在地图里横着走:“周泽楷呢,过来过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周泽楷的召唤立刻倒回去两步,往左右旋转视角:“不……”

“我刚买的新的东西,真的,你过来给你看看啊。”

周泽楷绕了个圈,默不作声地绕到黄少天后面去了。

 

叶修恰巧从屋里出来听见,站在他们后面看情势:“你买什么新东西了,脑子吗。”

“切,我打他还用脑子?用我的肌肉记忆都可以啊!”黄少天使着牧师一个蛇形走位,翻转身体朝后面的周泽楷放了个沉默,也不管打没打中,先叫上阵:“什么八大蝴派大星胖大海,全都使出来!”

肖时钦没见过这操作:“什么套路,打精灵身上了。”

周泽楷的魔界之花已经铺出来,骚扰着穿着超短裙的牧师少女。

黄少天玩得很放飞,一句顶一万句:“我这套路没谁了,学名呢叫无招胜有招,俗称就是装作很会的样子夏季八打,是我们中央电竞戏剧学院的固定考试科目,不知阁下有何赐教。”

蓝河看得津津有味兴趣盎然,叶修完全不懂这种个人盲目打CALL的理由,看到他白发被口罩勒得翘起一撮,便把口罩一侧从耳朵上松开,抚平了头发再戴好。捏了他下巴来回端详,故意不让他去看那边的比赛。

直到其中一个工作人员犹豫着说:“呃,大神,已经开始拍了,您落座吧。”

……这不闹呢吗。

 

他们谁都没再去看弹幕,也没去理帖子,按照接下来节目的要求访谈、做游戏、抽奖问答,蓝河坐在一边认真地听。一到互动环节要登录账号,黄少天首当其冲就开始央求直播间的三千万观众朋友:“又到这个环节了小伙伴们,你们能不能,就是,先玩这个游戏一年再来抢这个空位呢。你们让我见到喻队长的时候,不要那么张不开这个口好吧。”

“对对对,”主持人也帮着他们说话,“有一定基础比较好是吧。”

“是,这样也比较有乐趣。”肖时钦补充,“荣耀团队战的乐趣就是根据指挥互相配合,这些职业至少看过一遍,知道彼此职业的特点,打起来才有相互呼应。”

主持人:“而且依照我们节目的进程表来看,这也是最后一次能跟我们几位顶尖选手在游戏里共同组队游戏了,尽量把这么难得的机会给更多的老玩家。”

黄少天抢过话去:“我后天就飞G市了朋友们,喻队长见了我问,少天啊,玩得好吗,我说好好好。喻队长又问,少天啊,为蓝雨争光了吗。我怎么回答呢,我都为国争光了却在京津冀遭遇滑铁卢,你们能不能来点大手子带带我这个老龄选手,我把冠军奖金分你一半好吗。”

“不至于啊少天……”

“冷静点冷静点。”

 

王杰希看着弹幕不知在想什么,沉着脸一言不发。观众几乎一直在吵,偏离主题。他看了眼对面被黄少天连珠炮逗笑的蓝河,把弹幕坚决地关掉了。

肖时钦发现他表情不对劲:“怎么了?”

王杰希摇摇头:“空调一直吹着我,头疼。”

“那咱俩换换位置。”肖时钦,“你来中间坐。”

 

叶修提醒黄少天:“不对啊,刚才那把你们不是赢了。”

“那把还算吗!那把就是菜鸡互啄,比谁更菜啊。”

黄少天马上改名上阵:“我们这次叫——”

王杰希截断他:“你嗓子都喊哑了,消停一会吧。”

叶修说:“必须改名啊,少天的治疗又混不下去了。”

黄少天叹口气:“什么叫混不下去,我这是要带你们建立一个崭新的精神面貌,所以我要改名叫——可爱奶黄包!”

周泽楷楞了,他僵了一会,觉得这个风格无从下手。

黄少天热心地帮他出主意:“你可以叫皮蛋瘦肉粥呀!”

周泽楷听了也不敲字,卡了半天才小声说:“……不喜欢吃。”

“那你喜欢吃啥?”

周泽楷又想了半天:“糯米粢。”

“好好好就可爱糯米粢行不行。”

周泽楷点点头。

 

王杰希:“我什么啊,西红柿?”

肖时钦:“你可以叫西米露。”

王杰希都很不可思议:“你还懂这些?”

肖时钦笑:“我吃过的嘛。我才难,我是啥。”

王杰希:“你简单,你是刀削面。”

 

叶修跟蓝河想得都快,一个叫椰汁,一个叫气泡蓝柑。

叶修密聊他:“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跟蓝雨有关系啊。”

蓝河赶紧退了角色改过来名字:“蒂兰圣雪。”

再登录。

叶修挑刺:“这是个品牌啊,不是吃的。”

蓝河又赶紧退了改:“小春卷儿。”

再登录。

叶修:“真好,你ID完形填空就剩下一个字没让人知道了。”

蓝河气坏了,随手改了个“酸奶盖”不动了。

 

“好的我们的六位选手都确定好了名字。这样一来,完全可以按照主食队跟饮料队分开啊,抽签都省了。”主持人对镜头说着,又转向了选手们,“虽然不是最后一天活动,但却是我们最后一场比赛,我们来点有难度的挑战好不好?”

他们这群荣耀玩出精来的人,用“难住我算我输”的样子配合地点点头。

主持人收到鼓舞一般,大声宣布:“好的!我们现在这场除了跟玩家一起体验竞技外,还有必须在这个过程中完成一项挑战——成!语!接!龙!”

 

话音刚落,顿时吓得周泽楷摇摇欲坠。


评论(28)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