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魏】 豌豆豌豆1-3

童话里写到过两颗豌豆,一颗长成了融天大树,载着男孩见到了巨人;另一颗藏在二十层鸭绒之下,仍旧硌得人彻夜难眠。

 

一、

 

神一般的少年,自然神气非凡。

罚站在办公室门口还被个子高挑的女生搭讪:“魏琛,期中汇演,要不要帮我伴奏?”

魏琛对着张茹不耐烦地吸口凉气:“没那闲工夫。”

天寒地冻,他站了一下午脚都僵了,来回踩地。

张茹一甩头发去找别人了。

 

“进教室来呗,”化学老师推他一下,“别杵着了。”

魏琛看他一眼:“不进,听不懂,还不如冻着呢。”

“不让你听得懂,你考几分我还不知道吗,一个题目字都认不全。进来趴会吧别冻着。”

他摇头:“不能趴,对你不尊重。”

“切!”老师懒得跟他瞎客气,也走了。

 

一下课他又冲进网吧,这回轮到老板不给他面子:“省省吧,你班主任带着教导处主任刚骂了我一顿黑心商人,你可别来了,我还想安生做生意咧!”

魏琛点了根烟祛寒,递给老板一支:“啥,你把网吧都开到学校后门来了,还想安生做生意?我没看出来啊。”

网吧玻璃门漏气,风顺着缝儿往里钻,老板点上火,缩着膀子看魏琛:才一个初中生就生得高大结实,是唯独用他们这一方水土才养得起来的本地人的体格。

老板:“那咋地,我就不赚你的钱了你还能干啥,赶紧走吧,回家去。”

魏琛犟着眉头:“你甭操心这那的,管你该管的,反正我学也上不起了。”

“打工去?”

“啊。”他把手塞进羽绒服里,“开春去个暖和地方。”

“没满十八啊,谁要你。”

“伪造身份证会不会啊!”他又一想,四下打量打量:“要不我在你这地方先干着?”

老板嗤笑:“不敢收不敢收。”

 

义务教育比较头疼,老师总会找到他,也许等他们烦了就好了。

高原的冬风使第四季更加寒冷,每逢这时出门上下学就超级不爽。他成绩没什么好指望的,也不能靠这东西赚钱,以后打算子承父业干点买卖。

魏琛去找了另一间网吧干活,跟人说18岁,他骨骼已经成型,老板虽然不太信也将就着用人,工资低廉,好在管吃管住,他迅速跟社会人士打成了一片,彼此称兄道弟,学了不少道上规矩。

 

也不是非走这样的路不可,他之前在校音乐社玩过一阵吉他,开始是跟风,后来真的喜欢起民谣来。魏琛帮着饭店做了两天外卖赚了一百五,买了把初学者用的木吉他。指法很快学会了,和弦,旋律,节奏,开始自己写点不知所谓的词,哼唱,像模像样,有一点早熟的魅力和少年不知愁的轻浮。

再后来,邻居要生孩子,孕妇神经衰弱怕吵嫌乱,只要他一碰琴就过来冲他家拍门,这条明星之路只能因为顾及邻里和睦仓促结束、不了了之。可手指的习惯很难变更,好在他有大把稚嫩的时间做出改变,不多久后就迷上了电子游戏,旷起课来十天半个月,同学老师都忘了有这号人存在,开家长会对名单的时候才想起来。

 

他去了网吧工作后,班主任往家里打了一次电话,说同学们毕业了,明天上午要来照个合影吗。他爹接了,想了想说:“等魏琛下班了我问问吧。”

魏琛一个夜班连着第二天白天,作为网管比来上机的人玩得还专业,毕业照的时间就过去了,他对学校的记忆便如此无疾而终。

 

二、

 

网吧里的时间令人恍惚,一干就是三年,弄得他一直以来作息混乱面色青郁,身高居然没有再长多少,倒是不用再使假身份证了。

 

天气有回暖的征兆,风速依旧不减,扒着人领口往里灌。魏琛忽然想他不能这样继续在家乡呆下去,他有点想象不到自己三十岁、四十岁还在网吧里的样子,毕竟男儿志在四方,应该出去闯闯。

 

他爹问他:“你决定去G市了?”

“啊,我好好打工,给你寄钱。”他不咸不淡地回,琢磨该带什么衣服走,那里的冬天,应该会像这里的夏天吧。

“钱不钱的,大城市不比这里,你要学会吃苦啊。”

“哎,知道了,啰嗦。反正我吃不了亏。”

他爹不知该说什么,好像说什么都会让儿子觉得烦,又问:“啥时候走啊?我给你买车票去。”

“不用。这几年攒了点钱能吃饭,我把吉他卖了买了车票。”

 

他爹叹口气,邻居的孩子会跑了,自己的孩子却放弃了很多东西。当初也没想着能让儿子弹出个什么名堂,不上街打架比什么都强。直到有天他听见魏琛唱了一首他那个年代里的歌,恍然出神。

“西边的太阳,就快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

 

X市这种千百年文化古都里储藏了一些令人始终难以忘却的浪漫情结,注入进深层基因里,纵使八尺大汉也有钟情的几首歌。

他把战歌唱的不是那么激动的调子了,可能是对谱子还不熟练弹不快,也可能故意学着后摇的技法,缓慢而抒情。

做父亲的突然觉得自己儿子有副好嗓子,最好是别抽那么多烟。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哼了很久这调子。

 

荒山环绕这座腹地之城,一定见识了很多跃跃欲试的梦想。

 

 

魏琛离开X市的那天一堆朋友来送,几个人对着抽了三包烟。烟气被刮得留不住青色,好在他们还在青春年代里,只有一点各奔东西的惆怅,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憧憬。

“该检票了,还二十分钟。”他朋友说,“到地方了给我打个电话。”

“再陪我坐会儿。”魏琛一套黑衣黑裤,身上已经染上些许痞气:“等烟抽完了的,慌什么。”

“那你家里电话给我一个,你爸妈有事儿我帮你跑着。”

魏琛深深看他一眼,伸出手去拍他肩膀:“够兄弟。”

 

人走出去,青春期的叛逆耍给谁看呢,只能靠江湖道义了。

 

不到十八的魏琛在写着移动卡50元新号的火车站书报亭里拿起一本《爱摇》,刚拆开就被老大爷喝斥:“你不买就别开封!”

魏琛竖了个中指。

 

他在这个城市听到的最后一个消息是,张茹考上音乐特长生了,提前批次录取。

 

青春应该毫无顾忌地行走在路上的对吧,应该不去管那些被抛弃的答案的价值。

男子汉就别吃回头草对吧,别看星星,梦想不在那么远的地方,自己的生活也不像流星容易坠落。

 

魏琛到了G市,他将在这里第一次近距离触摸到理想。而过不多久,烈日炎炎,他会头一回体会到中暑的灾难。

 

 

三、

 

 

元宵节,兴欣搞了个晚会。

“谢谢唐柔为大家带来动听的曲子,”陈果特别开心,就是有点遗憾:“咱这里条件不好没有钢琴,只能拿个电子琴跟你凑合了。”

苏沐橙搂着唐柔说:“但是也很好听呀,你教教我吧。”

“好啊,沐沐那么聪明肯定一学就会了。”

 

反而是叶修抓着新买的手机不放,好像在等什么回复,死活不上台表演。看着比钢琴少了几组键位的键盘说:“我施展不开,我的才能得在更大的舞台上表现。”

方锐挤兑他:“那你可以躺在地上表演一下死亡呀。”

“我现在就能让你在竞技房里表演无数死亡。”

 

“排到我了吗!”刚从厕所出来的包子跑过来,撸着袖子跃跃欲试,“我最喜欢这个环节了,我也给大家表演一个,老少爷们儿们听我一句!”

他跳起来摆了几个把式,马步一扎推出几掌,向大家抱拳:“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用微信红包!”

 

魏琛坐在下面喊:“好包子,快唱个射手座!”

看包子抓了话筒上台,叶修拿胳膊肘捅了捅老魏:“别光喊别人上啊,你也出个节目,弹琴还是跳舞啊?”

“哪能为老不尊!”老魏躲开他的手,“这都是留给年轻人的舞台,人老了折腾不起。不如我一会给你们来一段吃葡萄不吐皮怎么样?”

“哎哟,还装呢。那回我去蓝雨,”叶修说着,习惯性地看了一眼手机,见没有回复继续说,“喻文州说过你会弹吉他啊?”

“他放屁!”魏琛拧着眉头,这人虽然胡子有好好地刮掉,下巴上也发青,衬得表情更是不悦。

“他懂个毛,连吉他都不认识吧。就他那样的,去KTV认识个铃鼓不错了……你上蓝雨干嘛去了?”

叶修终于收到了短信,忙着回复,也不理他。

“你他妈……”


包子一曲唱完,大家起哄着猛烈鼓掌,然后魏琛站起来对兴欣一队人说:“今天我也给大家带来个节目,叫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啊,垃圾话的始祖登台表演。”方锐痛苦地用两个澄黄黄的大金橙捂上了耳朵,开始报幕:“下个节目,请大家都来欣赏一下地道的X市顺口溜……”


魏琛坐在台上开始吃一串无籽的美国提子,揪下一个来填嘴里一个,一边吃一边心里骂,你大爷的喻文州,不是说好保密的吗。

 

这个节目太令人震惊它的下限了,最终以众人一拥而上哄抢不用吐皮的葡萄为结束。




————————————————————————

这几天先写点别的调剂一下。短篇。

有种惆怅感催着我,不得不写下来。

————————————————————————


评论-18 热度-57

评论(1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