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蓝H】缚星之棺(27)【正篇完结】

怎么就520这天的爱心最少,到底爱不爱食尸鬼嘛【大哭


二十七、

 

 

“下面这一段岩浆路有三百公里长。然后出现分岔口,左下是一大片真空区但是有浮石,右下是地球最古老的地下海。穿过之后到达地心堡垒的不同入口。”叶修问大家:“怎么样?”

“我都行。”唐柔什么都不忌,还从包里拿了袋肉松出来补充营养。

旁边人一下炸锅了:“还有肉吗,交出来!”

苏沐橙问:“有人要吃瓜子吗?不带皮儿的。”

这是漫漫硫磺火湖路,他们的路程已经赶到一半,体力耗费巨大,交换零食的顷刻间香味扑鼻,叶修抢了两包麻辣鸭胗塞起来。

方锐满嘴卤蛋做出了选择:“真空区名字听起来似乎跟气功师有点不对付。”

包子咬着豆沙包也觉得海路不错:“我带泳衣了!”

“慢着。”魏琛抓住包子:“真空区的阻力小速度快,你适合走这里。”

“那分组吧。比如罗辑有适合水路的召唤兽,莫凡有水遁加速就走右边……沐橙给你的你就留下嘛。”

莫凡只好接过一袋糖粒瓜子仁放在忍具包里。

“都决定好了没有,小安和一帆一边一个,CD一好就开加速!”

 

囚犯蓝河被行刑队队员拉着走在前面,道路周围由法师精心豢养的野兽爬虫们开始咆哮嘶鸣:两张嘴的变异豺狼,一直在吃自己疯狂生长的脚趾的蜘蛛,伏在岩壁上随时落下扑人的食髓猴,好么,简直是初中生物课附录上的怪兽图鉴。在此起彼伏的嚎叫里,蓝河压低声音对旁边的李轩说:“我还是觉得腿上不该涂番茄酱,馋得那只意大利蜂熊冲我直流口水。”

“它是想吃你,又不是吃番茄酱。”

“它可是意大利来的,有什么西红柿不吃啊。”

 

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他只能配合暗影们演戏,像刚才一副被夺了忠贞晴天霹雳的小青年一样,演这个他可拿手了。

但是在路上蓝河还是埋怨地给了吴羽策一个“你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要歌剧捆绑PLAY”的眼神。

吴羽策给他一个“我需要进入状态不过你是对那个有所期待了吗”的眼神。

蓝河回敬了一个“我有什么期待还有我没见过的H吗”的眼神。

李轩挡在中间不让他们俩眉来眼去。

 

这条凄厉道路的尽头就是高大的孕恶之树形成的烈焰堡垒中心点。蓝河抬头观察,前方厅堂豁然开朗,穹顶极高,应该是举办仪式的地方。墙壁上有密密麻麻十几层楼梯,冒着诡异红光的骷髅兵守住出入口。上空一阵阵火光和冷却炉发出的冰霜气息混合在一起,繁茂的枝桠上停满了大大小小的食腐鸟。

在他正将眼前一切跟背下来的结构地图重合时,有人狠狠推了他一把,蓝河撞在最后的台阶上。他头疼脑胀地抬起脖子来就看见面前摆着一张巨大动物骸骨做成的棺材,透过尖锐细长的肋骨,还显出里面的魔力增幅模块。

这是为我预备的坟墓,他想,我的葬身之地。

 

“我见过叶修,在他小时候。”总祭司缓缓踱步而来,他眼睛睁不开,镶满宝石的帽子又重,看起来颇慈祥:“我带他参观了我们的实验室,还留他学习。他天分高做什么都快,大家都喜欢他。那是一段不错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

 

蓝河当然知道叶修是怎么评价这一切的,觉得你跟我扯这个犊子有意思吗,我还听你风雨心灵路?

“……法师们只是想得到生存的尊重,梦想公平公正的时代,一个新的开元,但是一次次地被恶意压迫让我们不得不奋起反抗。现在,终于是拿起武器捍卫自由的时候了……”

蓝河那个疯狂吐槽啊:你们他妈就没放下过哪怕一天的武器啊,我春节都在为你们的破事加班好不好你坑谁呢。

总祭司说完了他的结束语,抬起法杖敲一下骨棺,合拢的骨头像绽放的花朵一般盛开,地板上的法阵花纹亮了,像迷宫似的连接起众多力量。蓝河扭头看去,厅堂里已经站满了邪灵法师,他们藏在黑袍里的眼睛发出幽灵的蓝光,催化力量释放星门的咒语已在口中念起。

“进来吧孩子。”老人说。

 

 

“水温在快速下降。”方锐在通信板上发出信息:“我们可能已经到了冷却炉的边缘位置。”

从地球起初就存在的古老海洋,构成里盐分含量很低。几人除了维持超高速下潜和化阻力屏障外全靠打字沟通,罗辑用他的算法推出一个结果:“十五秒后到达冰层,我们必须找到冰火结合处!”

“不用。”叶修回复:“找到中心,我们直接跟着冷却炉的入口虹吸进去。”

安文逸:“传送点建在那里会不会有点冒险?”

他安慰道:“我们不就是冒险家嘛。”

“……不是一个意思吧!”

 

 

蓝河拖拖踏踏地躺进了他的棺材,光着的脚一碰上模块,那种像抽鞭子一样的感觉窜遍全身,他跌跌撞撞地倒下来,看见骨骼合拢把他压在窒息的箱底。火与冰的光纹像两条龙在上空沸腾……不不不不,46亿年的火和46亿年的水不该包裹着阴谋,不该保护着杀戮,不该让任何私欲的种子萌发,地心的灼热是为要纪念自太阳系爆炸那刻起惊心动魄的创造和它生命的诞生,纪念偶然,纪念另一个世界与命运共存的自己。庞大的星辰和瑰丽的星云都可以忘记,只有这一颗啊,有生命的只有这一颗……

蓝河灵魂分裂的伤口被咒语刺激地发炎,来自星门对宇宙之实的伤感怀念和病理的钝痛在无限咏唱中加大,他感到自己的生命像蒸汽一样透过骨棺的缝隙升腾出去,目光变得僵直,手发抖,又不再发抖。头发上的色素完全褪去,变得纯白。

总祭司以为他回到了星球症的状态,满意地闭上眼睛,抬起法杖要与孕恶之树沟通。

 

 

“发生什么了?!”驻守在冷却炉的怒焰堡垒士兵听到了不寻常的动静,入水口的铁板被掀开,两根管道“刺刺”地向外喷着水流了满地,冲跑了一半的设备,那场面简直要拿着游泳圈做水上乐园。

士兵慌忙中就要拍下门口的全体警报,但只是一转过身的功夫,从天花板上落下一个轻飘飘的身体,把他的脖子干脆地拗断了。

莫凡抹了把脸上的水一言不发地扔了尸体,拿出定时炸弹装在墙壁上,然后激活通信:

“E区,设置完成。”

叶修回复:“哎呀不好意思,你怎么在E区啊,快到B区来,你楼下也要炸了。”

莫凡咬了咬牙,几个隐身冲刺跑了。

 

 

蓝河就是被这声爆炸唤回神智。

地面震动,咒语停止,庞大的孕恶之树扭动躯干发出了高频音的尖叫,因为冷却炉的部分爆炸导致由冰层阻隔的岩浆直接灌溉到树根,它燃烧了。甩掉了树冠上的食腐鸟,枝条脱落砸伤不少法师,引起一片骚动;改造兽受惊,它们撞断了铁链和主人的肩头爬到高处;骷髅兵从百米高的楼梯上跌落,有密集的炮火探出枪头远远地扫射厅堂。

总祭司冷静地观察着周遭的混乱,决定先把蓝河从匣子里拖出来,结果头顶一截断木正好横着砸到了棺材上面,扬起一阵尘埃。

旁边的大祭司劝他:“您先走!去恢复冷却,我来想办法!”

被压在里面的蓝河,看见留下的那个就是曾经装成叶修的家伙。

他手指头还没灵活呢,心里的小算盘就活了: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了。

 

 

“你就选这种地方?”韩文清跟叶修发脾气,“敌人老巢的正中心?!”

“哪里不好了,”叶修说这话的时候又开了第二个大型量子传送阵,“我就相中这个地方,视野开阔,热闹亮堂!”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扬起拳头来使了个大招,猛虎奔腾咆哮,撕裂了叶修背后的敌人。张佳乐扔了好几个手雷才有机会跟他呛话:“你是不是就喜欢这么张扬地闪亮登场!”

“我看你也很喜欢啊。”

“啊,好突然。”刚迈出传送圈的喻文州也吓了一跳:“没有缓冲区啊。”

“西北角沐沐开的那个有。”叶修问他:“要不您再回去?”

“不用了,就这吧。”喻文州笑了笑:“我去会会他们的老大,蓝雨二分队跟上我。”

“那你们先忙。”叶修说:“我去会会我老婆。”

 

 

一个移动物体的法术施加在了横木上,法师一抖杖子,除去了棺材上的锁扣。

“又见面了。”

那人推开骸骨棺盖,法袍在激烈的冷暖对流下飞扬,站在蓝河上方睥睨着:“有人来救你了,不过那又如何呢,这里是你的坟茔,你的棺木……你那是什么眼神?!”

蓝河毫不畏惧地跟他对视,他的倔强和正义感,他的痛苦和‘他妈的你居然敢装老叶’都促使他勉强站起,促使他想起吴羽策在耳边念的冥府之诗第三节的最后一句:

 

【但我要再给他一把剑,用来向我复仇。】

 

蓝河捏一捏手掌,剑客的血脉运转起来,那宛如死掉的身体又浑浑噩噩地拼凑起继续战斗的能量。

法师嘲笑他:“你连刚入伍的新兵力量也不如,还想学别人爆发做为传奇吗!”

“那就给我吧,复仇之剑。”

周围早已陷入一片混战火海,他这句话淹没在叫喊声里没一个人听见。只有当那耀眼的光芒突现乍起,直刺敌人胸膛的那一刻,周围的所有人都被他吸引了注意。

叶修在一只夜妖的头上抽回刺刀,看见只在几十米远的蓝河站在幼龙遗骸上,手里还握着光芒大盛的剑刃,敌人扬起的手垂下了。那把剑便如白矮星渐渐熄灭,跟随被刺之人的身体一起腐朽,再次飘回冥府。

 

蓝河力气用尽又摔进回棺材里,他费劲地喘气,觉得刚才有一瞬间看到老叶。

是错觉吗,是不是错觉啊。是不是老叶啊。

 

老叶的脑袋从骨头中间冒出来:“躺着呢?”

蓝河歪头看他,他也没想到第一句话要说些什么,叶修就跟他在家时候的一样:“你再躺一会还是起来?”

蓝河想想说:“我起来,打大BOSS去。”

叶修说没你的戏,你队长打着呢,那场面跟抢怪一样。他摸摸自己的衣服口袋,拿出两包鸭胗来:“你吃吗。”

蓝河看着他,没劲儿伸手,叶修就拆了包装喂他吃:“时间不允许,本来还想用冷却炉给你做个冰棍的。”

蓝河要被鸭胗辣死了,一骨碌翻起来:“这肉唐门腌来杀人的吧!”

叶修捏捏他发红的鼻子说:“我好想你。”

蓝河说:“嗯,我知道,你说过了。”

“我说过了?我什么时候说的?”

蓝河笑了:“你在别的地方跟我说的。”

 

黄少天帮他俩干掉了一只音速飞蝠,不满地嚷嚷:“说够了没有啊有完没完啊干嘛来了,以为这是哪儿呢!”

 

哪儿啊,这是地心。世界上最让人汗流浃背的地方,战争还没完毕,BOSS还没刷掉,消灭全部的据点至少要三年。一笔笔的糊涂账都还没算清,蓝河想想就头疼。但他现在被叶修背着离开了为他打造的束缚之棺,他趴在这个人的身上,重新感觉自己成为了大活人。在一切争乱,殒命,横飞利箭和致命法术里前进,他带着哭腔喊:“老叶!”

“干嘛!”

“我饿了!我要吃好的!”

“行,咱找个地方一边吃一边看狮子王!”

 

这句话被路过的张新杰听见了,他镜片一闪:“你们俩敢。”

 

——

唉,人家说说玩嘛,张副队。

 

 

尾声、

 

蓝河抱着一大丛月季找到了预先订好的饭店,叶修已经脱下国家队队服换上自己的衣服,靠在窗户边百无聊赖地看风景。 

“怎么来的这么晚啊。”他说:“B市烤鸭,我问王杰希了,这家正宗。快吃吧。”

蓝河看着叶修有点发呆。

“你怎么了?”

蓝河:“我……刚吃了……”

“你在哪儿吃的?不是从机场直接过来了?”

蓝河把花放下,两手像上课一样的交叠:“我都不知该从哪儿说……你信穿越吗?”

叶修拿着筷子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是想说什么。

“哎哟,得了。”蓝河痛苦地说:“反正你也不信,就当我说笑话吧。我刚才在飞机场的时候,有一会给穿越了。来到古代,咱俩坐在一张四方木头桌上吃饭。你说这是你们烤鸭楼的秘制烤鸭,非要让我尝尝。”

“然后呢?你就吃了?”

“我想问是怎么回事啊!”蓝河叫起来:“但是你不让我说话!还一个劲儿塞给我鸭腿!”

“这可不得了,都说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敌人,”叶修赶紧包了一个鸭肉,放上黄瓜小葱抹上酱汁塞他嘴里:“快吃快吃,我可不能输给另外的我!”

 

 

<缚星之棺·完>

 

 

---

1、擦,我这个结尾是不是写的太脱马了。别说出来啊!不要八我马!

2、留的内容比较多,主要是想到有些番外要写,你看这个ALL蓝吧,不是说日就能日的,得讲究前因后果科学依据,所以番外只能一点点补上。有的大概就要作为本子福利了。

3、我醒了再想想……太晚了脑子有点糊涂。

评论-61 热度-429

评论(61)

热度(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