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蓝H】复星之冠(26)

倒数第二话。今晚完结。食尸鬼要爱心!要爱心!要很多爱心!

叶蓝,双鬼,双鬼蓝,李老爷是妻管严。

有错别字儿告儿我~


二十六、

 

 

从吴羽策的描述来看,附身状态的存在时间应该很短。当蓝河举着竹竿看到叶修的那一刻,他几乎爆发了自己所有的反应和速度去寻找这个世界中两人的联系:脖子上挂的工作证,包里的随身物品,口袋里的手机(蓝河:我擦这里居然也有微博和QQ的APP!?)。在他干这些事的时候旁边总有个家伙干扰:“你瞎忙活什么呢蓝河,别玩手机了给你没收!队长们都来了合影合影,拿出相机来!”

蓝河心说还用照相吗,我用油漆把那几晚上的记忆泼了都还带着炼乳和迷香味呢。他抬头一看,发现跟他说话的人居然是梁主任,立马熟络地把手里横幅交给他了:“拿着,我得问明白。”

“啊?你要干嘛?”

 

国家队凯旋,人民群众手举鲜花夹道相迎,叶修怀里好几捧月季快要挡住脸,还要腾出手来签名。蓝河突然生出一股贯穿大气层的火气来,太阳穴砰砰跳:他这到底拿了几块金牌啊,了不起嘛,真要碰见个封建社会的平行世界,他还要不要做个皇帝建个后宫了噜?

 

两人只隔着半米,叶修一举一动蓝河都看得很清楚。这家伙比自己认识的那个更加没精打采,走路黏地说话没气,头发修剪得倒是清爽……但他没向蓝河看过来哪怕一眼。

也许他们压根就不认识吧。

 

蓝河觉得不舒服,他有一肚子的问题却只能夹在吵嚷的人群里一言不发,像只活生生的跳虾包进了虾饺。

“谢谢你们过来。”叶修跟梁易春握手:“喻文州说你们给大家包机了?真是太破费了。去H市是几点的航班啊?”

梁易春大惊失色:“喻队真这么说的??”

“我说什么了?”喻文州突然出现在叶修旁边:“你又假传圣旨。”

“我是领队,我传的一切都是圣旨。”

“好的摄政王,您请继续吧。”喻文州只是不想让自己人吃亏,目的一达到他就闪一边去了。

叶修转头冲后面的队员喊:“你们怎么能让喻文州排到第一个签名,他压慢了整个队伍前进的速度!”

 

蓝河琢磨,这真是老叶。找不出第二个这么损的人来了。

 

紧接着叶修又往前走了一步,轻描淡写地握了下蓝河伸出来的手:“你好。”

蓝河彻底心凉了:“哦,你好。”

 

其实他也有数,如果在这个世界里相熟肯定已经早早地打上招呼。当一切相逢都交在宇宙随机选择的手里,只能坦然地面对这个命题:并不是每个祈祷都能如愿,也不是每一颗火箭都能升空。

 

他有点沮丧地低下头,还不如尽早回到那个妖魔丛生的世界里。

 

一大团各色的月季和康乃馨蹭到了蓝河的脸颊,薰衣草和满天星扎进了头发里。厚重层叠的花瓣之外,已经撤回手的叶修挨近了他:“鼓着腮帮子不开心嘛?”

逗弄的口气让蓝河一下抬起头来,他对这种口气太过了如指掌……面前的老叶望着他,胖点瘦点都不影响变化的那双眼睛,承载了十万个宇宙的情绪,隔了十万个宇宙的距离跟另一个他对视。

蓝河也不知怎么的,就对着这个陌生世界观下完全不了解的人示弱了,他投降,丢盔弃甲,一切的原则和教条都抛到脑后,只想凭借着跨越位面和维度的一肚子委屈跟他说话:“嗯,想你嘛。”

 

他有点想哭。他是真的想老叶了。他被敌人翻来覆去地操弄,险些被骗,自己也豁出性命地奉陪到底,这几天没黑没白地背地图和内部构造,重要的人名和几个危险法术的起手方式,然后在一个灵魂备受煎熬的虚脱时刻之后,他期盼已久的恋人在欢呼声中到来了。

 

“怎么还真红眼圈了?都想成这样了?”叶修笑了,他拿指头沾沾蓝河眼睫毛上的雾气:“哭吧,我拿花挡着记者和镜头呢。”

 

手机忘在办公室可以没看到,人还在火山口赶路可以再等等,但他总能以另外的,近乎超自然奇迹的方式告诉蓝河让他安心:“我也想你。一会见。”

 

叶修继续向前跟其他人打招呼去了,而蓝河不知道什么时候怀里被塞了一大把最红艳的月季。

梁易春瞪着他:“来,解释一下。”

蓝河朝他笑笑:“呵呵。”

他双眼一黑离开附身状态,开始穿梭回虚坐标区。他知道自己留在那里一部分,也留给那个自己一个难题。


 

火山口外,最后一名疯战士和他的双头犬被击毙,方锐从尸体旁站起来扭了下脖子:“这连热身运动都不算!”

魏琛指指上方高耸的活火山口:“上那儿热去,那儿热。”

方锐才不受激将法:“不去,恐高。”

“队长呢?”罗辑四处张望,身上的隔热装有一点重,他行动起来受到不少限制。

乔一帆手搭凉棚指了指天:“在那儿!”

 

一双巨大的龙翼在黑烟中来回穿梭,红色的火焰防御周身缭绕。

 

“发现空隙,准备下行。”叶修在无线电里报告:“在空隙尽头我放置第一个传送点,主力跟上。恐高的那个要不要留在地面。”

方锐大叫:“我来了我来了!”

 

 

蓝河头晕目眩地向后一仰,幸亏李轩托住才没摔倒。灵魂分割,他换回自己的身体后才知道有多脱力和虚弱。

“你确定把星门留下了?”吴羽策翻了下他眼皮,充血很严重。

蓝河躺坐在沙发上动都不想动:“有个验证有没有成功的方法……”

“什么?”

“谁能亲我一下。”


李轩和吴羽策互相看了一眼。

吴羽策后退了一步,抱着胳膊看李轩。

李轩半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

吴羽策不表态,李轩开始搓手。

蓝河仰在沙发靠背上看他俩觉得尴尬:“没事,应该成功了。”

李轩咳嗽一声,左膝跪在沙发上,扭过蓝河的脸来快速地亲了一下:“好了吗?”

蓝河眨眨不舒服的眼睛问:“你是小学生吗。”

吴羽策难得地笑了。

李轩更紧张了:“那怎么……”

 

只能是蓝河主动,他含住了李轩的嘴巴,舌头碾过唇缝往里钻,扫到一排闭合整齐的牙齿。李轩用一副贞洁的烈士眼神看着他的副队长,吴羽策没再吊胃口,他跟李轩互相对视着走近,趴在蓝河身后舔了舔他的耳朵。

蓝河当时就想我是你俩的情趣用品吗。

他急忙松开李轩,为要把放在腰上的手掰掉:“亲,亲一下就好了。”

吴羽策反而抓紧了:“你不是不要小学生的方式吗。”

“我也没说要用肮脏大人的方式吧!……你!”

蓝河吃痛,肩上被狠咬一口,是那种驻守空山的饥饿猎豹很久都没有吃到活人的啃咬方式,穿过皮肉印在骨头上,每一下都有掠食者的威严。蓝河仰着脖子松开了李轩,想把身后的人推撞开。

李轩反应更快,他捉住了那两只没多少力气的胳膊把人拉近自己,重新吻上刚才蜻蜓点水沾濡过的双唇,两舌交缠,啧啧切切,无论如何翻转探索都未有一处斑驳星点。

“可以了……嗯。”蓝河发声:“这样就够了。”

李轩用鼻子蹭了他一下:“我存疑。”

“附上。”吴羽策在身后轻柔诱导,他像邀舞一样抬起李轩的手放在蓝河胯下:“我听说到这一步才可以,李队长你觉得呢。”

“赞成,排查意外需要彻底。”

 

蓝河开始纳闷另外一件事,他俩平时的H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怎么有吴羽策这么攻的受。

 

李轩伸进白色囚袍的内里,漏指手套在大腿处越摸越深,唇舌熟练地调情吸引,衣服上的轻铠扎压着蓝河皮肤。蓝河本来身体状况就不好,这会呼吸更加频繁短促,冷汗逐渐生成,他开始发抖。

吴羽策把吻落在刚才留下的牙印上,将蓝河手腕的脉搏震动处放在耳侧,听了一会便低声絮语:

“‘我在静寂的冥府中听见活人的呼吸,我要把他锁在我所有死去的花朵上。’”

 

蓝河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他的两手突然在背后拷牢了,漆黑冰凉的枷严密地扣紧。

吴羽策又掐住了蓝河的脖子把他向后拖了一下:

“‘再给他戴上项链美饰,拴在我威严皇座下的台阶旁。’”

 

一道铁圈卡在颈项,链条跟手铐相连,金属磕打碰撞叮铃作响。

“等等,你们这是……”

吴羽策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许他出声,蓝河只得慌张地用脚蹬了一下,他的双腿被李轩撑开了,看到对方一副失去理智的眼神,用掌心从自己的脚腕一直抚到大腿根,搓染起一片粉色的热度,最后解开了腰带。蓝河觉得一定要把李队长在‘最想跟他做朋友’的名单上划掉了,有革命友谊也不行,会做熔岩鱼汤也不行。不过话说回来他已经划掉好几个人了。

 

吴羽策还在用温柔冷酷的语言施加刑罚:

“‘他要脚上沉重,心里忧伤。他恨我,所以我更爱他虚伪的赞美。’”

 

李轩向他压过来,重得要命,山川分开江流,蓝河在自己绷紧高翘的右脚腕上看到拴上了铁球。随后在另一种肉体分裂的痛楚里,听见吴羽策念了最后一句:

“‘但我要再给他一把剑,用来向我复仇。’”

 

屋里的红灯亮了,类似火警的声音重复响起。李轩马上伏在蓝河身上接听通讯,一个声音快速地说:“情况不对,总祭司带着人过来了。”

“知道,让他们进来吧。”

蓝河想说你倒是先从我这里出去。

可是他们的姿势并没有变,变的只是周围环境。虚坐标开始向恒坐标发生位移,沙发的痕迹消失,饭桌,壁柜,变成了恒坐标上的刑具,铁牢,刺鞭。

蓝河一瞬间知道了吴羽策是在做什么。

 

 

总祭司年龄三百多,他见证了自己种族的兴起和发展。五年前的‘连环咒诅’只是小试牛刀,‘灾变’也是他一手制造。但蓝河被虏实行脑探测,他看到了这小孩记忆里最关注的对象居然是叶修时还琢磨了好一会:“社会面貌变化很大嘛。”

然后指指他的一个大祭司学生:“就你吧,做叶修的样子,看他会说什么。”

 

但是最近总祭司的占卜情况都不好,这让他心神不宁,在各地掀起的嗜血行动也无法平复惴惴不安的预感。几小时前堡垒三大通道之一的火山口站台失联,他得到孕恶之树的启示,匆匆赶到看押星门的戒律司来。

他走在最前面,推门时先听到一段求饶的破碎呻吟。中央的刑具台上,蓝河夹在两个行刑人中间哭泣,身上鲜血淋漓。

 

“别玩了,”衰老的总祭司也没有责备,仿佛一切都已经预料到:“你们带他去神树那里。”

蓝河被揪着头发粗鲁地套上衣服,在几只手强拉硬拽下踉跄行走。

“真可怜。”总祭司毫无怜悯地评价,又跟自己的学生说:“你只能等几天再要他了。”

李轩嘀咕:“我早看出他心怀不轨。”


蓝河想是不是要把两位暗影从‘最想跟他做朋友’的名单上挽救回来。


2014-05-20all蓝蓝河
评论-19 热度-269

评论(19)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