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摩卡星冰乐·下(22)

被朋友说不可以停在揪心的地方,所以写一章超级甜的大蛋糕吧。

之后11月真的没空了,就预祝咩咩和 @草莓牛奶 ……十天以后生日快乐行吗……




二十二、初吻




国美,北京四季青店。

 

女服务员给他们展示了一下烤箱的大略功能,合上玻璃盖子做总结推销:“这个是容量偏大的,平时能做个蛋挞呀烤个面包鸡翅呀很方便。不是拿着做生意的话,放在家里比较合适。”

“你那个厨房面积是没问题,”肖时钦转头问王杰希:“我觉得噪音有点闹了,你说呢。”

 

服务员赶紧补充:“反正噪音小的容量和功率也小,有取舍。”

 

“不是,这个噪声特别大,跟除草机在旁边吵吵似的。”王杰希瞧瞧周围,指着一边:“我还是喜欢松下的那个,外型好看,就是贵了点。”

“因为双层蒸烤嘛,省空间。”服务员给他们一份广告单张,“烹饪出来的食物口感也好,您要是喜欢今天就拿的话,它本来送10件套我送您15件套,再给您优惠100块钱。”

肖时钦跟他商量:“就这个吧,看半天了就它跟你装修风格像。”

“就它了?”王杰希挑眉:“那你给我找一件新的吧。”

“成。”服务员应了一声去仓库提货,王杰希里里外外看着样品,还是有点不满意:“做披萨的话做不大呀。”

“能放个薄底七寸的吧,你新家平时也就一个人吃饭,才吃多少呀。”

“说起来,我要是一个人吃饭点外卖不行吗,还给自己找个事儿去做披萨?洗菜切肉收拾完了一个小时,两口吃了,再收拾厨房又是一个小时。”

肖时钦笑他:“王老师,烹饪是种乐趣。”

“那你喜欢给人做饭吗,”王杰希说,“你在北京这几天给我做做饭呗。”

“王老师是这样的吗。”肖时钦听出来了:“您这烤箱是给我买的呀?”

“行不行。”

肖时钦想了想:“嗯,你得给我们队做陪练。”

“练呗,”王杰希无所谓,反正现在假期闲着,“叫着老叶一块,别让他整天瞎玩了。”

“他没时间吧?前几天从别墅走的时候看着像直接度蜜月去了。”

“不会,”王杰希手一挥,“就他们,守着两台电脑在主城度蜜月吧,我问问啊。”

 

他找出手机给叶修拨了电话。

 

 

 

“叶修”接通了来自歌林的视频通话请求,顺便点了录像按钮。

 

王杰希正装未卸,平静地把肖时钦反水的事情大致一讲,跟他道歉:“能力所及,只能做到这里了。”

“已经够多了,若不是您这次的帮助我也不会跟小许见面,承您人情应该好好表达谢意的,却因为我过去跟肖先生的误会把您牵连了……记得你们是关系很铁的高材生师兄弟?”

王杰希不带感情地笑了一下:“可能也不见得多铁吧,不然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当前情势不能管太多儿女情长,我会继续监视他接下来的动向,现在传给你的是一份关于‘学校’罪证的新证据,记得保存好。”

 

“王主席让我先猜一下。”“叶修”用这个称呼的时候,一般是聊到私人话题,他在沙发扶手上支着头,“跟小许有关吗,而且是跟他独特的信息素有关?”

王杰希晃了下肩膀嘲弄道:“你对他的称呼已经这么亲密了。”

“上午我跟‘校长’交流过,因为一上来就跟他提了十分过分的要求,他没办法了才肯告诉我一部分机密。”

“有多过分能把他的年终大奖分享给你?”

“就是问他把人送来做老婆啊。”

王杰希:“可以的,您也是土匪吧,跟肖时钦组队如何。”

 

“重点是,他跟我讲小许的信息素虽然有毒,但是通过腺液接种能让一个ALPHA单体免疫,在感染中屹立不倒,想想那个血流成河的场景吧,一场人造的罗曼蒂克爱情故事。后来又提起明年送我OMEGA的事,连我喜欢什么味道都一一询问,这意味着,他已经在准备大规模进行人造OMEGA了。”

王杰希想起刚才那通让他难受不已的电话,感性说道:“本来我们凭缘分和奇遇从万千味道中识别自己的恋人,现在却像选一瓶香水,瓶身上写满描述,完全没有突然撞见心仪之人的美感。”

“叶修”有点后悔:“我应该难为他一下的。就该说喜欢前香葱味,中香芝麻味,尾香耗油味,因为本来美色就应该是秀色可餐,足以让他闷头忙活几个月。”

 

“你是要他做一团烧饼,OMEGA一发情你饿了?真弄出来摆你面前你是要还是不要?”王杰希摆正神色想了一会:“如果接种能免疫,在医学上来说不止一个ALPHA可以用同类疫苗,你想,哪怕是基因武器这种针对性极强的生物污染,也是针对群体而非个人的。那家伙应该做了其他的手段达到这种效果,要么根本就是在夸大其词。”

 

“叶修”点点头,不断摆弄着手机,漫不经心地问着对面:“还有件事,王主席,你跟另外一个我交流了什么东西能让你守口如瓶?我真是想象不出来啊。”

王杰希看他是已经知晓了前因后果,瞬间变了一种十分无奈的样子:“我说,现在的麻烦事够多了,你至少对自己的身体上上心吧,弄清楚为什么会出现其他人格了吗。”

 

“他让你在茂源帮他找人?”

 

“没错。我是学天体物理出身,跟量子物理隔行隔山。多元宇宙是一个包含无限变量的庞大集合,时间体系和空间体系各自生效。比如时间流逝差造成两个世界历史的不同,身份的不同,空间地域的不同。打个比方,你和他就像两个跨维度的实数集,其中有映射函数f(x)的关系,假定他能附身到你身上就是解开了这个复杂函数……”

 

“叶修”眼见王杰希越说越有兴趣,赶紧打断:“那个,我还有事,先挂电话了啊。”

 

“啧,我的意思是这是完全可能的情况,所以相信了他的说法,也把他的话当作‘艾国总统’的请求来看待了。”王杰希用探求的眼神问,“你现在喊那个嫌疑人‘小许’,是不是受了另外一个f(x)’的蛊惑呢?‘校长’没有用新产品说服你,你却被从来没有交流过的自己说服了,那是一个于你而言的陌生人……”

 

不是的,那个叶修叫许博远一声‘蓝河’,根本不是他现在这个半生不熟的称谓。

 

“叶修”的头突然疼起来,纠结着:“我不是被另一个自己说服了,我是被……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他的原因么,好面子的总统大人觉得说起来还是很丢脸的。

 

王杰希在这种时刻当然要乘胜追击:“我不懂没关系,我需要确认你的意思——你会提前行动吗,为了这位许先生?”

“说不定。”“叶修”扬起脸,恢复了果决:“倒不全因为小许,而是情势恶化需要提前行动,我们必须根据‘学校’的发展速度来变更自己的日志。放心吧王主席,在打倒‘学校’和分/裂都国之前,我们都在一条船上。我做什么都会事先通知您的。”

“望阁下言出必行。”

 

房间因为视频的关闭而暗下来,“叶修”把存储好的通话录像转移到桌面文件夹,跟刚才整理好的几十个文件放在一起,想了想,把新文件重命名为:冬季暖气催缴通知。

 

……嗯,应该会看到的吧,平民会对这种信息感兴趣的吧?

 

“叶修”把屏幕设置成常亮模式,终于躺到了床上。

 

 

 

地铁停靠站离约定的著名胡同还有一段距离,北京堵车堵到四肢僵硬眼神涣散,景点人又多,叶修看了眼手机,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蓝河该等急了,说不定以为自己昨天晚上答应了他交往今天又突然反悔,正在对着墙壁哭泣。

天气不热,但是好久没运动的后果就是稍微跑一段路就腰酸背痛,他来到路标下,看见蓝河被中外游客挤蹭着,咬着饮料里的吸管左顾右盼。

 

左顾右盼了三十分钟,甚至更长时间。

一定要赔礼道歉的,还要给他信心。

 

他俩在人群中目光短接,蓝河的眼尾先一步翘了起来,遥遥对他发笑,眼神里比之前多了一些东西,或者说,那种情绪从包装缠紧的状态打开了,登时伸出触须隔空抓住了叶修。

 

唉,真是受不了,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叶修摸了下脑门上不存在的汗,跟他承认错误:“不好意思迟到了,地铁上的人把我挤过了站……咳,有我的水吗。”

“呃。”蓝河摇着自己的摩卡星冰乐,“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没敢买,再去给你买一杯别的吧。”

叶修看着胡同里人来人往皱了下眉头,实在不想再挤进去了:“不用,就这个吧。”

 

人行道边,胡同的阴面背对人群,左有墙壁右有电线杆,叶修俯身,就着蓝河咬过的绿色吸管含住,吸了他杯里大半半儿冰沙下去,甜奶油混着略发苦的咖啡,圆小的颗粒混着冰水,没想到这种只有热量和色素的垃圾食品还不错,嗯,东西还是吃别人的好吃。

 

蓝河才是真出汗了,他战战兢兢举着透明塑料杯慢慢升高,不让对方趴得太厉害,所以就看见叶修的头顶在眼前抬升滑过,他的碎发与额头,挺直的鼻梁,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本来探看地面,这时眼皮突然弹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蓝河。

又是这样,跟昨晚在会馆后门一样。蓝河才刚刚告白,自然承接不住这样暗恋对象的逼近,心里呜里哇啦地吵闹,无数空投炮弹轰炸着他,又好像在电疗晕晕晃晃,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膝盖软了半寸再次选择退缩,眼珠投到叶修的下巴那里,在下巴之上,是叶修的嘴唇,在下巴之下,叶修的喉结在移动,一口,两口,三口……蓝河也渴了,生吞了一口往来不绝的风。

 

不好总是做个担惊受怕的粉丝!恐惧什么,被搞得心神不宁像什么样子!

蓝河捋了下耳边的头发清清嗓子,装作镇定:“嗯,这样,我们就算是间接接吻了吗。”

 

谢谢你啊,吸管。

 

叶修笑起来,还以为他是发现了什么,于是放开他的星冰乐:“你要是想的话,直接接吻也可以啊。”

 

恰逢不远处的钟楼敲响起,古老的回音穿梭在古老之城,声波如涨满的潮水冲上岸角,吸引着游客抬头追寻声源的方向,扬起手机……

 

叶修拿过半透明的塑料杯子,挡在有人过往的一面,只有印在上面的美人鱼LOGO堪堪遮挡住秘密——他侧头凑过去吻了蓝河的嘴唇,冰凉的甜咖啡沾湿了两个人的初吻,像在亲冰摩卡本身,尝不出人类的滋味与温度,甚至双唇冰冻地感觉不出柔软与否。

 

蓝河等了一下才开始心跳。

跳得有理有据,过程科学,有合理的反应时间和自然表现,从慢到快从轻到重,震得脑仁也跳,像被铜锤敲中的钟,喉头也跳,全身散了。灵魂从头盖骨冲出去在胡同里横冲直撞,魂不附身。

他不敢呼吸,生怕惊扰了这个吻,瞪大眼睛看见叶修在他面前,不是别人,是他——蓝河如一只坐井观天的青蛙,瞥见他眼前的这一寸,只瞥见这一寸的皮肤,却全懵了。

 

这吻其实很短,叶修离开,把杯子贴在蓝河的脸上笑话他:“你都脸红了,哎呀,丢人。”

 

蓝河好像网速不好卡住了,走也走不动,他先是怔楞,后是佯怒,打了叶修胳膊一下:“在街上呢——!!”

 

叶修的耳朵尖其实也紧张地红了,但这是赔礼,所以——

 

“你看,没人注意到嘛。”叶修隔着蓝河的外套袖子抓住他手腕,“走,带去你逛逛北京名吃。”

 

 

 

周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他们一路拥挤着,开始了第一次约会。



评论-25 热度-192

评论(25)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