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ABO】摩卡星冰乐(二十,上部完)

刚好八万字啦,可以看起来啦。


二十、

 

 

 

时间转回前夜,蓝河刚刚上车。

 

周泽楷碰到他脸的时候,在那只冻得冰凉的下巴上收获了一手心残存的水,他动作怔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甩掉么,还是用衣服擦一擦?

蓝河不忘弯下嘴角打消他的尴尬:“让你见笑了。”

他在周泽楷的手掌上抓了一把,把落下的水分卷走。配合地把氧气罩戴上,成分完美的气栓里有催眠的药物成分,带给使用者一场无梦的睡眠,也带走了所有的情绪起伏,蛰伏暗中,织成不散的躁郁与追问。

 

周泽楷依旧开车,黄少天坐在蓝河旁边,看着他歪倒在后座人事不省。

“怪可怜的是不是,我们目睹了一个分手现场的大八卦呀卖给报社能赚不少吧……啊,忘记拍照了,损失了一个亿。对了周周你刚才仔细听这小子在说什么了吗,有另一个世界我们是朋友呢。”他尖锐地笑了一声:“如果真能有个成朋友的地方,得是个什么样的奇怪世界啊,你信吗?”

周泽楷在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没表示什么。

 

“和平世界……我会做什么呢。”黄少天自言自语,“等他醒了问问吧。”

 

车辆驶出茂口服务区向来时的路前进,路上黄少天给‘校长’打了电话报告情况,重申好几次:“人抓住了我拍照给你看了哈,我已经完成任务了你先把尾款打进卡里不然我心里慌慌的呢,后续的后面再说啊。”

‘校长’听起来精神轻松,钱的问题仍旧不松口:“请放心,剩下的款您到了之后我会面付的。”

黄少天挂了电话很不痛快,后悔没叫上伙计一起坐车,同行的人一个睡觉一个哑巴没人陪他说话,之前翻车时造成的肋骨骨折在一个小时后再次疼了起来,他又打了一支镇痛剂,决定先闭目养神,手里还抓着枪柄。 

 

某些路段处于山体迎风处,积雪严重,在汽车的强光照射下雪堆产生了层层叠叠的黑影与反光,不好判断具体的缓急走势。

事故就发生在这一刻:开在最前面的车突然咯噔一颠,车尾灯摇摆,尖锐的地刺路障扎破了它的轮胎,车头一沉车身打滑,周泽楷发现不妙急急踩下刹车,后面的车相继做出反应。在此起彼伏的尖锐刹车声中,一连串子弹密密麻麻从右侧山崖上射击过来,咚咚几枪就把黄少天惊醒,他身体弹起来扑在蓝河身上,气冲冲地咋呼:“我去他妈今天是不眠之夜了吧!”

他冲对讲机里喊:“F组绕到前面继续走吸引火力,去山后!”

车体和玻璃是防弹的,暂时无法穿透,但山上大概有三四个火力口,停着不走早晚会被轰烂。周围有车停下反击,另两辆车依命令全力往前,黄少天看着他们没开出多远,一颗弹头毫无压力地撞上了车门,登时胎飞车散,碰撞出巨大的火光与爆炸声。

“妈耶RPG!周周啊我们有没有什么大家伙啊,开个坦克出来硬碰硬啊!”

 

周泽楷夹着他的M16弓腰打开左侧车门,把蓝河从车里拖出来:“跑。”

 

左侧是坡度较缓的山崖,他们弃车爬下去不是问题,问题是还扛着一个人,氧气栓磕在石头上叮叮当当地响,引出不小的动静,多亏山上打得正酣,没人注意到他们。

黄少天在对讲机里给李远打个招呼:“我觉得丢下朋友跑很不厚道,但越是这种时候越是锻炼队伍的时候呀!”

李远:“你跑了还敢叫锻炼队伍?!知不知道是谁在这个时间守着我们路过?”

“我这种没有背景又清清白白的人怎么会知道!”

他责怪地瞪了周泽楷一眼,后者正背着蓝河往下爬,丝毫没领会到话中的深意。山下面是另外一条乡间公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旁边只有些农民种的防风林速成林能勉强掩盖身形。他一边给学校发出救援信息和坐标,一边趁着夜色跑路,雪还在下着,已经添了些硫磺的味道。

“好特么不对劲。”黄少天叽叽咕咕,“这地方阴森森的。”

他拿着AKM冲着林子扫射一通,木屑弹跳飞舞,马上被周泽楷按住:“会被看到火光。”

 

两人压低身子进了树林深处,黄少天机警地观察四周,突然伏地蹲下:“有人!”

风吹着枯干的树叶飒飒而响,山上的射击声清脆回响,他们凝神静候了一会,一道黑影从三十米外掠过,黄少天跟着几枪打过去,动静又没了。

 

“靠,中套了。”黄少天刮了一下鼻子:“他们故意把我们从路上逼下来的,怎么说?”

周泽楷把蓝河放下来,拿起M16瞄准一处,躲在树后死死盯着,那双眼睛不再是无害又温和的了,黄少天也顺着往那边看,什么都没瞧见。

 

“嗖”地一声,他这边开了一枪,紧接着对面一声痛呼,突然有人点亮了四下灯火喊声齐出,周泽楷抓起蓝河的腰扭头就跑,但更多的灯亮了,辉煌地照着他们。黄少天四处一打量,好么,他们从一开始就被包围了。

 

黄少天立即举起了手大喊:“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要什么给什么要十块给一百要一百给一千,我钱包里还有张银座的金卡和30元手机充值卡全都拿去不要跟我客气!”

 

“银座又不是全球连锁,给我也没有用吧。”从灯火耀眼处走过来一个人,先到了受伤的同伴跟前察看伤情:那人已经被M16打断了一条腿,接都接不上了。

“给他截肢吧。”边境土匪头目风度翩翩地安排着,“现在就带他去。”

 

如果蓝河醒着,他可能还会扑到他的身上大哭老乡,如果“蓝河”还醒着,他就会发现早在星巴克的门口,就见到过这个人。

 

紧接着土匪头目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走过来笑吟吟地说道:“黄少也在啊,好久不见你了,忙得全球跑呀。”

 

黄少天一看是他,立即把手垂下来,哀声喊:“不是吧肖老板,你我无怨无仇何必在这荒郊野岭结下梁子,大家井水不犯河水都要吃饭的呀!”

 

肖时钦摸着下巴:“嗯,看来我得到的情报还不错,大老远就听说你这儿有难得一争的东西,特意过来看看呢。没想到还有蓝雨工作室参与,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吧?分我一半如何?”

 

“最值钱的东西就是我的金卡了!”黄少天叫道,他看了一眼被半拖在地的蓝河,不知道肖时钦对货物的信息了解到什么程度,若是已经知晓这人不一般的商业价值,恐怕此夜是凶多吉少。之前黄少天在服务区附近一直提防着这位游击战的专家,没想到还是着了道。

“这位兄弟没见过呢。”肖时钦看着周泽楷,马上发现了他外套上的标志,“啊,原来如此。”

他客气地笑了笑:“这样的身手留在那种地方真是可惜了。至于这位小兄弟嘛……”

他拧过来蓝河的脸:“这是怎么了?”

 

“这个这个就是,他有哮喘病。”黄少天急中生智,连说带比划:“我这个弟弟啊可怜得很,带他出去兜兜风结果哮喘发作了知道吗,难受的呀喘不过气来还好带着氧气瓶,不然两眼一翻两脚一蹬就过去了呀,好好的人说不在就不在了!”

肖时钦好奇地说:“那怎么还遮住眼睛呢?”

黄少天眨眨眼:“这样睡的好呀,放心的睡眠,半夜醒了还能再睡一会,他刚失恋,失眠好多天了只能这样睡。”

 

一个梳着辫子的女孩在后面用枪托给了黄少天一锤:“对我们队长尊重点,把人当傻子看嘛!”

黄少天捂着脑袋恶狠狠瞪着她:“死丫头,以后别让我逮到。”

那女孩不在意地哼了下。

 

“上面的战斗看起来也差不多了吧。”肖时钦望着山崖,那里的枪声凋零,很快就安静下来,他笑意不改地问:“黄少不老实交出东西来就难办了,天气这么冷,我们食物和水带得也不多,耗下去是面临着生存的考验呢。”

 

这种时候一点都不能指望周泽楷,他现在就是棵树。黄少天简直想一头撞他身上撞死,还得努力为自己的后续金硬撑:“有什么值钱的呀有钱我还半夜起来开车吗,我就是个代驾呀,您看看我我这浑身上下破衣烂衫,尽情搜身好吧。你们不是把上面那些人都制服了吗,搜车也行,我说真的什么见面分一半啊您放心我有的全给您,咱俩关系那么好……”

肖时钦把手放在他肩膀上:“黄少,你现在可能累了,说话词不达意,就先休息一晚吧。”

他把蓝河的面罩与氧气栓拔掉,吩咐旁边的人:“把他们关在一起。”

 

黄少天的心都凉了。

这队边境土匪的个人作战能力并不强,就是会下套,平时吃掉的尽是他们这种护送队大肥肉。他跟着自家老板的时候曾有缘碰到对方一起坐过飞机,听他们讨论过团队的作案手法,转眼就被人家的作案手法给整懵了。

 

不应该呀,黄少天,冲动了呀。

他们一人头上套着个黑袋子,兜兜转转被扔进一间四下漏风的民居里,搜走了所有武器。墙都是用木板和泥巴糊起来的,没有一点热气。黄少天有伤在身,不一会就感觉自己肋侧生疼脑门发烫,他周围看了看,不情愿地挪到周泽楷旁边去挨着,懒得再跟他计较之前的得失,咳嗽一声说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哥们我可能会死在这儿。你们的OMEGA我也尽力保护了,接下来就不是我能帮的了。”

哪知周泽楷一把抓住他,坚定地摇摇头:“不,必须要把他送回去。不然……”

“不然什么呀。”他眯着眼睛强打精神:“你差不多就得了,‘学校’的活又不是铁饭碗在别的地方名声也不好,老费那个力做什么呢,赶紧离职跳槽迎接新生活吧。”

 

周泽楷犹豫着要不要说出实情,他和同伴们的计划可以让他豁出性命不计成本地去完成,但说到底黄少天是外国人,他也许完全不能体会到自己战斗的意义,还会尽情嘲笑。

 

过了会儿心里的交战,周泽楷看着横在他们面前的蓝河,捻了捻手指:“还有个办法……”

“说呗。”

“他的信息素有毒,可以把人引过来……”

黄少天一下睁大眼睛:“这个OMEGA的信息素有毒?所以把外面的人引进来把他们都毒死?你还是先说说有多毒吧,不会先把我们自己毒死吧,或者把人毒个一半疯狂呕吐……我靠那得多臭的味道,不……最重要的是,怎么让他发出那么重的信息素?”

 

周泽楷无言地看着他,黄少天无言地跟他对视,俩人互相干瞪了一会,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干嘛呀,你倒是说呀,我特么可是个发烧的病人,可怜可怜我的几把行不这个东西不会在天寒地冻的时候说硬就硬起来的,它是个火热的正经的几把,虽然一心向上但毕竟没见过多少大场面的。”

周泽楷把衣领一立遮住脸缩到一边:“我也不去。”

“你这小处男!”

 

黄少天自己闷着想了一会前因后果,慢慢地觉得不对劲,回过味来的时候脑子气得更晕了:“卧槽,我们当初把这个OMEGA抓住,你们却没赶过来,是不是就防着他用信息素杀人呢??”

他用后手肘捅了周泽楷一下,声音都嘶哑了:“是不是!?就你他妈害我!”

 

周泽楷团成一个球任他打,怎么都不吭声。

 

“哥们我赚钱容易吗,风里来雨里去随叫随到贴心服务,结果就没个好人盼我活着!”

 

他太气了,两天里又被坑又受气,把一个反派角色演绎地如同一个受气包。

 

“我他妈受够了,这就给肖时钦投诚,回家好好享受阳光海岸。”他晃晃悠悠站起来就往门边走,周泽楷赶紧去拦他。雇佣兵的身体素质在病中大打折扣,两人没有章法地踢踢打打,谁的一拳锤在了旁边蓝河的身上,他沉睡中的眼皮一动。

 

夜中,昙花盛开了。

 

 

周泽楷终于钳制住黄少天,架住他两手掰到背后压在地上,想找个什么东西把他捆起来,回头就见“蓝河”醒了,他们极短地对视了一眼,那OMEGA精准地捕捉到了他外套上的‘学校’标志。

他的表情顿时就充满了仇恨,抓着胸口从地上缓慢地爬了起来。

 

他没办法在三天内连续使用那种超能力,但他本身就是一件武器。

 

周泽楷打算把黄少天绑住就跟“蓝河”解释一下情况,但对方已在内衣口袋里摸索到了什么东西,只有一小瓶,小拇指粗细,周泽楷觉得有点不妙,他想出声阻拦。

 

“蓝河”掰开了小瓶子的玻璃嘴,插在鼻腔里一仰头深深地吸了进去。

 

“不!!!”

周泽楷爆发一声前所未有的大叫,想去拦住已经来不及了。“蓝河”绵软地跌落,颈后的罂粟慢慢散发出死亡的美味。周泽楷扔下黄少天就去捏住“蓝河”的脖子,不想让腺体的味道扩散得太快,这是不可能的……分子从手指缝里大量飘逸出来,他闻到那种清冽的香味,混着海风跟栀子树,几乎能引起幻觉地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光芒,他屛住呼吸别过头去。

不是ALHPA闻到OMEGA信息素就会发情的,就算发情也会保持一定神志,这种味道却不一样。周泽楷觉得后脑勺上被开了个洞,有人伸进指头来搅弄他的脑浆。

过了半分钟,他憋不住喘了第一口气,顺着这一口空气,魔鬼的手抓住了他的大脑。周泽楷把蓝河往地上一推,扯了他的领子往两边撕扯,扣子崩断,低头狠狠吻上他的嘴,满口吞咬唇舌……也太甜了,这就是属于另一性的味道啊,他贪婪地含住“蓝河”的喉结———

一只手掌有力地敲在周泽楷的后脑上,他头一歪摔去一边。

 

黄少天用袖子捂住鼻子,看着他们俩,好像没闻见什么奇怪味道,是因为发烧鼻塞了吗。

 

“蓝河”在地上不断发抖,如同中电,在周围ALPHA的气味刺激下也没有表现出来狗屁的臣服天性,没有任何交配欲/望下该有的前兆——他只是在哭。

“我不知道。”

 

“蓝河”说,他流着泪:“我曾经想放手一搏去复仇,后来想还是保护好他。等结束这一切就让他来取代我,忘记仇恨,无知无觉地再活一次。可我现在心里好痛,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发出微小破碎的哽咽,从怀里乱掏出小本子,努力翻着那一页页的空白,想从上面找到曾经发生的事情,他问黄少天:“我明明没有心了,为什么还会痛呢,他也不告诉我他遇见了什么,为什么会伤心,是谁让他这么伤心?”

 

是心被掏走了所以很痛呢,还是重新要从那里生长出来什么,所以才痛呢。

 他没经历过,他不知道。

 

黄少天站在那儿,他眼前昏花听不懂蓝河在说什么,努力用哑掉的嗓子挤出了几个音:“你去见了……”

 

他说出那个名字。

 

 

 

 

摩卡星冰乐上部丶完。


评论(29)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