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摩卡星冰乐(十七-十八)

十七、

 

一个将将降落的夜晚,雪花的不消融,带着纯属意外不通变故的冷。

似乎是睡在不断更迭的履带上,周复一周地滚动,面背交转不停歇地经过生涩的土地,推平了一畦麦子。他浑身疼痛,好像听见有人喊他起来听听风。

听什么啊,再睡一会。

 

虽然好像真的有风吹过来。呼呼。刹车的尖锐。像到达一处景区游客们从车上下来舒展筋骨。

 

“不行。”叶修把蓝河从被窝里揪起来:“再不起来要迟到了。”

“那就请假……”

“迟到就见不到我了。”

“什么见不到你……”

 

人不是就在面前吗,蓝河顺着叶修的胳膊爬起来,枕在他的肩上:“让我再睡一会……好累哦。”

“哎,我想想啊。”叶修又把他放回床上,自己站起来了,一会拿着一块热毛巾回来,敷在蓝河脸上给他擦擦眼睛:“醒了没?”

“唔……”

 

蓝河使劲睁开眼睛,也只是一条细小的逢。周围的光一束束掠过眼前滑向黑暗,又照在他脸上,瞳孔放大了又缩小,缩小了又放大,半天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周围有人小声问:“他还留在潜意识阶段吗?”

“不知道,车都翻了,以前没这样的手笔。”

“那边怎么交代?”

“黄少天跟那两个工作室的人没死就行,‘校长’会赔偿的。其他的杂鱼无所谓,他们有自己的合同。”

 

蓝河隐约听到了熟悉的名字,努力抬了一下手指想告诉别人自己还活着,但是纹丝不动,他感觉不出温度,感觉不出舒服与否,也感觉不到自己。好像有一部分灵魂还坠在深渊里,像一种蹊跷的鬼压床,像纸镇压着纸。

 

一会有人在旁边重新把一块温热的湿毛巾覆在他脸上,柔和地帮他擦掉脸上的污垢尘土,鼻血汗渍,有人伸出手献殷勤:“队长,让我来吧。”

蓝河转了一下眼珠,终于聚焦在面前的人的脸上,是张很难忘记的英俊面孔。

 

“周……”他嗓子发出一个音节,“泽……”

“他还醒着!”旁边的人听见却如临大敌纷纷退避,皆是响起上膛的声音:“队长快闪开!”

周泽楷没动,他低下头握住蓝河的手:“在。”

 

这一握,把他完全从黑暗中拉了出来,瞬间铺天盖地的疼痛感加载完毕,给刚上线的蓝河挂满了虚弱状态。

“啊呀,呜呜呜……”他想开心地叫又疼得直想哭,终于见到一个认识的人,还是个靠谱的人,蓝河一边爬起来攥住周泽楷的衣服:“楷哥,咳咳咳嗓子好痛,呜呜呜可算见到你们了,咳咳咳头也好痛腿也好痛,呜呜呜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他伏在周泽楷身上难过了一个彻底:“我身上好疼,是不是出车祸了啊,我跟你说我没有医保卡买药都不给我便宜……我气死了啊呜呜呜还好你救了我……”

 

旁边的人面面相觑:“什么鬼!?”

 

周泽楷冷静跟他们伸手:“吗啡。”

 

他们带来的镇痛剂很有效,刚打上不多久蓝河就觉得折磨减弱到最低,他问:“那个,楷哥,我们是在……”

有人走过来压低声音报告:“黄少过来了,看起来有点生气。”

 

黄少天那不止一点生气,简直气到出了水蒸汽:“你们他妈的是不是早料到了这个局面故意坑我们呢?!好话坏话我就都说了赶紧给我一个合理解释,不然今天有一个算一个全记下你们的名字写在我们工作室的本子上,而且!那个OMEGA邪门得很……”

 

黄少天话没说完,一个黑影就扑倒他身上,没命得抱着他:“啊啊啊啊黄少啊啊啊啊啊!黄少啊我好想你好想你啊!!”

 

“啊啊啊啊啊?”黄少天一脸见鬼,这辈子没受到过这种欢迎,哪个不是见了他就跑。他把人从身上扯下来,拨着他凌乱的头发问:“你谁啊?”

然后他看清了蓝河那张脸,马上破口大骂:“你又想阴我是吗小垃圾!要不是你我这个月还能拿个安全标兵全优秀奖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被黑心老板骗得团团转!”

蓝河还红着眼圈:“怎么了啊,我不知道啊。”

黄少天更生气了,掐住他肩膀从后腰包掏出把钉枪来:“我他妈要在你舌头上打上三十针!”

 

‘学校’的武装安保赶紧上前拦住他,把人推搡到一边去:“喂,你到这里可以了,回家吧,我们马上会给你转去剩下的钱,你所有的手下都有的分。”

“我要的是钱?我黄少天缺过钱?我是要你们的说法!”

武装安保答:“我们收到上级命令要暂停搜索一小时,我们只是按命令办事。”

 

蓝河觉得气氛不太对,摸了摸自己疼疼的脑门跟他们劝架:“怎么吵起来了?”他转头看为首的周泽楷:“你们不是朋友吗?”

没等周泽楷表态,又对黄少天说:“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总是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但我想让你知道,我很喜欢你,无论在哪个世界我都会支持你的,如果你的损失太多……嗯,我老……男朋友有钱,让我跟他说说,之后再补偿给你可以吗。”

 

粉丝对偶像说这话本来没问题。

但是听的人不觉得没问题。

问题大了去了。

你们什么关系,你怎么还有老男朋友。

 

“怎么了。”旁边的安保问:“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搞上的,我们才离开一个小时,你们两个发展到哪一步了?”

“哪一步?”黄少天说,“你看着我的脸,我像知道的吗,我是百度啊你输入我就能给你跳出答案。”

他瞅着蓝河,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从他的表情就觉得不对劲,跟刚才判若两人。要么是真的事不关己,要么是真的演技精湛。

“兄弟……”他找着词汇,“您该不会是想装熟拉我下水吧,咱们俩可是清白的你别害我啊,虽然我也是好几年没见过活蹦乱跳的可爱小O,但你这么能折腾的我不敢喜欢啊谁想拿命谈恋爱啊。”

 

“啊,你们误会了。”蓝河面无血色的脸局促起来,“不是啊,我男朋友是叶修啦,嘿嘿。他是总统呢,你们都知道吧?所以一定会偿还给你损失费用的。”

 

我们不知道啊。

 

黄少天皱着眉头:“兄弟,我说真的,装熟救不了你。你刚才弄得那个烂摊子,有几个我看着下半生就得在床上安度晚年了吧。”

蓝河刚想跟他解释,但是他突然看见了两个人,在喊出口的那刻让黄少天完全改观了。

 

蓝河冲黄少天身后惊喜地喊了句:“啊,李远大大宋晓大大!你们也在吗,我也太幸运了吧!”

 

工作室里,只有黄少天用的是真名,其他人对外一直用代号。只有在进入工作室的第一天档案上留下过姓氏。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工作室的人是不可能知道他们真名字的,尤其李远只是个新手,这次是他第二次跟着出来,要不是本名的名字简单,连黄少天也记不住。

这事在逻辑上已经完全不通了。

 

黄少天的表情十分精彩,一边不可置信地扶着额头一边指着蓝河:“啊哈,见鬼了……你是不是还有预言或者听见心里话的超能力?”

他问那些武装安保:“他有吗?他脑子不是跟正常人不太一样吗,沟通心灵什么的也可以吧?”

 

周泽楷从刚才也在疑惑。

自己几乎从不正面跟学生和实验体接触,只呆在外侧警戒区,这次跟其他地域的完全不熟的安保们出来,彼此不过点头之交,就算‘校长’见了称呼一句小周就完,那么压根没照面过的蓝河怎么可能知道他的姓名呢。再者,从刚才开始,他就观察到蓝河看到旁边的小华一点反应都没有,完全无动于衷,似乎这个人质可有可无。

他试探性地把保温杯递给蓝河:“热的。”

蓝河缩着指头接过来:“谢谢周泽楷大大。”

 

连旁边的安保也问:“原来队长叫周泽楷吗?”

 

黄少天混乱:“什么情况,妈耶,什么情况。”

 

蓝河不紧不慢地说:“嘿嘿,我来告诉你们吧。在另一个平行世界,我们都互相认识的呢,关系还不错哦!”

 

“谁跟谁关系好。”黄少天道,“什么另一个世界,天国吗。还有你刚才说叶修是什么你男朋友,那个艾国总统?”

蓝河点头:“嗯是啊,所以我要去找他呀。”

他跑到雇佣兵们的身边:“而我们呢,是在同一个俱乐部工作的同伴了!”

 

“疯了,疯了疯了疯了。”黄少天把蓝河推给周泽楷,把他俩的手搭在一起:“我呢,就算是完璧归赵把你们的任务完成了,看好你们的病号不要让他再跑出来吓唬我了我见多识广也经不住这种吓知道吗,记得打钱给我。溜了溜了。”

 

蓝河拉住他外套:“黄少啊你不要丢下我啊,我真的好怕啊!据说有人要抓我,吓得我一路跑啊跑!”

 

黄少天叹口气,他说:“你看着我。”

蓝河定睛看着他。

黄少天大声地:“看清楚了吗!就是我要抓你的!”

蓝河不肯松手:“我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能不能给我时间让我解释清楚……”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在他们的争执中,云层之上传来一阵越来越大的压迫力,阴沉的云中有红蓝色的灯光亮起来,以不同的闪烁频率下降着,带着震耳欲聋的轰鸣,飞机外型隐隐可见。

 

“我日。”旁边的武装安保看了一眼望远镜,低低骂了起来:“奥德修斯一号。”

 

‘学校’的人慌了,这个OMEGA说的是真的?他们在跟艾国的总统抢人?

 

“那怎么办?”

“还记得六年前都而儿被艾国打成什么样了吗。要不是《和平公约》,三个月后都而儿就会宣布战败。”

“不对。”另一个人说,“这里是都国境内,他不敢来硬的。不然《和平公约》就是放屁了,他连这小子的人都见不到。”

 

他们把蓝河拽到一边,上满子弹,有人去找狙击位了。

 

周泽楷站着没动,他看着飞机突然说了一句:“茂源大桥,王车易位法则。”

周围人俱是一愣。

 

他们身处的茂源大桥,是都而儿的茂口服务区和艾国源乐镇的接壤桥梁,过了桥就是另一个国家。但战时从国际象棋中引用了一条直到现在都没被废除的规定:“王车易位”。是紧急时期的领/导人特权,用来申请避难、追捕要犯或者其他目,允许短暂火力越线。

 

飞机越来越低,奥德修斯特别的机翼外观特征明显,在风雪中向地面俯冲而来,带起周围更多的气场流动。

 

蓝河眯着眼睛,想起刚才的梦,有人喊他起来听风。

 

“不止一架,还有两架在两翼。”李远说,“是护卫机。那么中间确定是总统本人没跑了。”

 

“烦人精。”黄少天笑嘻嘻地看着蓝河,一副对刚才‘学校’耍弄自己的幸灾乐祸样子:“你老男朋友来接你了,飞黄腾达的时候别忘了我啊。”

 

“他不能走。”武装安保强硬地说,“他必须回‘学校’,我可不觉得随口一说认识什么人就能一走了之,黄少,你也必须保护他回到学校才算完成合同,条款写的是‘安全交付我方’,我们没接到人就不算。”

“我交给你了啊!”黄少天叫起来,演示了一遍刚才的动作,“我刚才,拿起他的手来,还拿起了他的手来,看,这样,很容易明白吧已经交给你们了,接下来出了差错是你们自己的问题啊!”

那人问:“您觉得‘校长’听到这个解释会给您尾款和奖励金吗。”

黄少天朝天翻了个白眼:“这年头赚钱比吃屎还难也是很操蛋的事了。”

 

飞机落地了,先是两架小的,落在后面,还没停稳就从上面迅速下来两排士兵,然后是才是奥德修斯一号。机长的心眼很坏,故意冲着那些不顺眼的异国小喽罗滑行过去,在离着黄少天他们大概100米的地方才停住。

 

众人紧张地等待着。

 

“我……”

蓝河摸摸冻僵嘴唇发声:“虽然我不太明白具体的,但看出来我走了会让你们为难,那我只过去跟他说说话好不好?不然,不清不楚地打起来,对谁都不好,还会引发更严重的问题吧?你们的身份都很敏感不是吗?”

 

这是最关键的。他们不过是大小势力相接拼凑之下的棋子,虽说‘校长’肯为他们牺牲掉雇佣兵,但说不定碰到了叶修,也会随意把他们作为不值一提的五元小礼品牺牲掉。武装安保跟雇佣兵们对视,已经有些动摇。

 

奥德修斯一号的悬梯落下来了。

 

蓝河向周泽楷央求着:“我会回来的,我保证。”

 

“要是回不来呢?”旁边的人看周泽楷容易心软,马上用枪口提醒了蓝河:“回不来就给小华举行葬礼怎么样。”

 

在旁边一直没出声的小华,在暗处仇恨地看着蓝河。

 

蓝河被这双眼睛吓了一跳:“啊,跟他没有关系,不要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啊。”

 

“十分钟。”周泽楷说,“你有十分钟。”

 

蓝河已经喜出望外:“好啊!”

 

“不然的话,”另外的人补充,“我们会开火,不知会打中谁,这个结局你不太喜欢,我也不太喜欢。”

 

蓝河歪头看去,桥口已经让总统阁下的护卫兵站满了,从奥德修斯号上下来几个人,引着他的心像雪飘舞。

他迫切地跟他保证:“我绝对不会失信于黄少的!”

黄少天后退:“干嘛?好像我跟你是一伙的一样?”

 

“哈哈。”他一秒钟都不肯浪费,向叶修的方向跑起来。

 

 

习惯了空中的摇晃,落地后还是有些虚浮。“叶修”喝了一口咖啡问叶秋:“是说这里吗?”

“对,是绝对准确的情报。”

“那我下去了,将军跟我一起吧。叶秋留在机上,看王主席还有什么消息。”

“好。”

 

“叶修”对着镜子整理一下仪容下了飞机,一落地,护卫长就过来告诉他:“有人过来了,看样子是那位嫌疑人。”

他从容地走上前,越过护卫站在离边境线半米的地方,果真看见有人跑过来。

 

在明亮的路灯下,那个青年一直笑着跑来,笑着停下步子喘气,笑着望着他。

“你怎么了呀这么严肃,”他说,“啊,谁先笑谁就输了吗。”

他“嘿嘿嘿”地笑出了声音:“我输了,终于见到你了,忍不住嘛!”

 

“叶修”昂起下巴,嘴唇浮现了一丝笑意:“我也,终于见到你了。”

 

 

 

十八、

 

前方跑来一个青年。

“叶修”望着他,对方非常瘦,风雪要把他卷走。似乎有一点跛,脚上不敢用力。可能是在追逐的过程中受伤了,王杰希的眼线刚才报告说他的汽车被撞翻,也可能是那个时候伤到的。

他仍是兴高采烈地跑来。

不知怎么的,“叶修”心里很难过。

 

雪还在下着,在路灯下像舞台梦幻的效果,蓝河张着嘴一边满口吃进了冬天一边喊道:“老叶!啊啊啊!”

 

从“叶修”的两侧站着两队持枪的护卫一路看着蓝河跑过来,在靠近十米的时候突然齐齐举起枪,不仅对着蓝河,也对着后面的雇佣兵和‘学校’的武装安保。

顿时黄少天掏出枪来,紧跟着周围有无数红外线落在对面的护卫队身上。

 

鲁将军喊话:“不要靠近!”

 

蓝河的跑速慢下来,但仍然往前走了两步,不太明白状况。

 

“叶修”抬起右手,吩咐道:“没必要,撤了。”

 

枪口落下了。

 

蓝河停下脚步,在离他三米远的地方,端详着周围的军兵:“怎么啦。”

 

“叶修”看着他,这就是他?

让那个自己大费周折念念不忘的人吗,要说长相,确实可爱,让人忍不住想去亲近的类型,放在私下里是会考虑一下的对象。

可惜现在只是个犯罪嫌疑人,嫌疑人倒也不要紧,但是是‘校长’点名要的人。这还不是下手的最好时候,他在万事上已经处处克制,不能在时间点临近的时候掉了链子。

 

“老叶……”蓝河跑得有点气喘,刘海吹起来露出漂亮的全脸,眼神委屈地看着他:“终于见到你了,我都要急死了。”

“叶修”昂起下巴看他:“啊,我也终于见到你了。”

 

“嘿嘿。”蓝河刚往前蹭了蹭,身后的枪口又紧张地抬起来,黑压压地迫近着,蓝河吓了一跳,动都不敢动。

“叶修”再次用手势压下去:“让他过来。”

鲁将军在背后提醒着:“他身上有危险化学雾剂。”

 

雾剂?是说自己买的催情剂吗?蓝河马上反驳:“我才不会伤害他!”

鲁将军不置可否。

 

他终于靠近了叶修,踩在边境线的另一侧,似是贪图他颜色一般观看。

 

但叶修神情凛然,有着站在身边也拒人千里的气息,让蓝河不知说什么好,周围的架势拔剑弩张。蓝河想起他的身份,顿时发觉可能他跟这边的国家有巨大矛盾,也许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在十分为难的处境里。

他只好压低声音偷偷问:“你能接我回家吗。”

 

这是什么话?回家?接去哪里?

啊,他们有一个家。

他跟那个自己,有一个家了。

 

“叶修”沉着地回他:“不行,你属于其他国家,如果再往前走就属于非法入境。护卫队可以不射击你,但边防部队会。”

蓝河担忧地看着他后面的军人,皱眉说:“是不是我现在找你,会有很严重的事情发生?对你特别不利呢?”

“叶修”想了下,也只能这么回:“是的。”

 

是啊。总统不是常会受到议会的弹劾吗,说不定老叶就在这些旋涡里呢!自己来找他也许会落下一些把柄,这个行为太冒失了。

 

蓝河有点难过,觉得自己的冲动冲破大脑,也难过不能跟他一起离开。

他捏着手指,对“叶修”笑了下:“好嘛,不要求你带我走,那你亲我一下吧。”

因为……

 

 

【河河摔倒了吗?】

【摔倒啦!】

【那亲亲。】

 

 

“叶修”看了看不远处的‘学校’的武装,又看了看蓝河。

果断拒绝了他:“不行。”

 

蓝河心中一梗,又不好当着这么多人说清楚自己这些天的经历,把抱怨都咽下去。他转了转身体,看远处有人正把枪顶在小华的头上。又舍不得难得见老叶一次,不然这十分钟还有什么意义呢?

他求老叶说:“那你抱我一下总可以吧?”

 

 

【你只要抱着我,我遇见什么都不害怕了。】

【我一直抱着你。】

 

 

“叶修”观察着蓝河祈求的眼睛,这是双被爱着长大,又一直爱着人才有的眼睛。他不仅不会杀人,他连伤害人都办不到吧。

他恍然明白为什么另外一个自己会爱他。

 

“叶修”叹气:“对不起,不行。”

 

蓝河转而求其次,伸手要去抓住叶修:“那我们握个手算啦,外国友人也要友好一下嘛!”

你也说过的,

 

【我答应你,以后都不躲着你。】

 

 

“叶修”把手向上一抬,蓝河扑了个空,他说:“不可以。”

“我不能碰你,你受到特殊保护,任何人都不能碰你。”

 

蓝河讪讪放下手,脸上挂不住地发烫。

 

干嘛呀,不是让旁边的人看笑话吗,不是让身后的人嘲笑我吗,他千里而来是为了什么,十分钟公式化的招呼?还是说,老叶真的境况危机到连碰都不能碰了呢,早知道就不要选那么奇怪的职业了,你看看,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连一起逃走都办不到,还要受到监视和威胁。

蓝河在风雪里轻轻打颤,心如刀割,又问:“那,你的手机号呢。”

 

“叶修”真的心软了。

这不是什么ALHPA天生对OMEGA的保护欲,强者对弱者的怜惜,亦或是王者对平民的体恤。

只是心软了,他不能放着他空等到复仇的日子。

 

他给蓝河报了一串数字。

 

可蓝河根本没有手机,只是多个理由磨蹭一会跟他说话,心却像碎了一般。

这是谁呢,是他的老叶吗,老叶不会这样的,他只会说:你可要好好备注我的名字啊。

 

蓝河捂住自己冻疼的耳垂:“我记不住,你多说两遍好吗,如果我找到电话就打给你……你不忙的时候……再接,忙完了再接就好。”

 

“叶修”心里不知什么滋味,这场面不是他所经历的任何情景,他坐飞机到这里来是受到这双眼睛的煎熬吗,他在拒绝谁呢。

他在这份注视下,再也不是那个呼风唤雨高高在上的强势人物,他只是个普通男人,顽梗不化地拒绝了一次次的爱慕。

他是狐狸,踩踏了别人的玫瑰园。

“叶修”内心中住着的另一个灵魂早就越过边境线抱紧了对面的青年,他却按捺不动,用强硬的自制力把那双臂膀收回。

 

面前的人身衫破旧,仿佛一路越过千山万水不是为逃亡,只是为见他,他的眼睛从梦里就在抖着,溢出泪水来。

风太大了,“叶修”挪了下步子帮蓝河挡住风。

他又说了一遍电话号码。

 

蓝河强忍着心情对他咧咧嘴,哦了声,不肯走。看着叶修笔挺的制服和从没见过的气质,傻笑着说:“你可真帅呀,比我好看多啦。”

“叶修”点头。

过了一会说:“谢谢。”

 

“叶修”望着蓝河身后蠢蠢欲动的雇佣兵,劝他:“你快回去把,这种情况对大家都不好。”

 

小华是谁,蓝河不知道,跟他没有感情,黄少天虽然不是原来世界的黄少,让他为难倒是挺不好意思,周泽楷看起来是日记本上叮嘱绝对不能去的‘学校’的一员,但已经跟他说好了也不会反悔。但是。

但是,如果是老叶要带他走,他二话不说就可以走,什么也不顾。他是超级自私的。他自私恶毒的一面正要显露出来,

 

可是老叶赶他。

 

这下没什么能逗留的理由了。

 

十分钟无论是到还是不到,都没有理由留下来了。

 

蓝河应了声,低落地看着脚尖,又再去看他的脸,直等到他催促的目光更浓了些,才努力笑着说:“那我走啦。”

他退了两步,强调一遍:“我可真的走啦。”

 

 

“叶修”微微开口:“嗯,走吧。”

 

蓝河问:“你会来接我吗?我在这里……很不好。”

 

“叶修”这次只是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

 

 

那些蓄意的,漾满心头的泪,可能又要憋不住了。

 

 

【你都跟我哭了,我也答应了,我不是你的男朋友吗?那我是谁啊?】

 

 

 

“我不想让你难做,但是,你是谁呢。”蓝河越发觉得自己的笑容撑不到回去了,他笑着掉下泪来,一边还想着,他刚才夸下海口说有男朋友给黄少天缴损失费,这下怎么办,他没得台阶下啦,完了完了。

 

对方没有回应。

蓝河补完自己的话:“不管你是谁,你只要叫叶修我就等你啊,会等你的,别让我等太久。”

 

他终于恋恋不舍地转头了,雪侵湿了衣衫,全身冰冷。他走得很慢,想老叶也许会改变主意叫住自己,他一直等着,等待是痛苦的,他痛苦的路程走了一半,叶修也没叫住他。

 

求你了,请呼唤我的名字。

 

他孤零零地走完这短短的几十米,心里难过了五百次,剩下的几十米不知用什么走过去的。是腿吗,腿麻木了,好像不是自己的。他似乎是一颗心摸爬滚打着到了终点,到了黄少天旁边,再也不想看老叶一眼了。

 

 

蓝河虽然猜到叶修这么做有千万种难处和解释,也忍不住下狠心:我再也不管你了,我一个人成仙就好啦!

 

他被一万种不甘心和希望拉扯着,终究选择转过身去,叶修甚至已经走了,根本没有看着他离开的样子。

“喂————”

蓝河冲前方喊道,前方是通往回忆的桥,他大喊:“我有可能会记恨你一辈子哦!”

 

“叶修”步子稍微一顿,继续走了。

 

 

 

黄少天给蓝河打开汽车的后门,摆了个请的姿势。

 

他上车的最后一秒,还是看了老叶一眼。

远远的,他走上旋梯,根本看不清。

 

是这世界让他们变远了,不在同一个国家,不是同一级阶层,遥遥望见的时候,身形也完全没有熟悉感。稍微走远一点,他就辨认不出了。

他冒险而来,所有想要的东西都没有得到。

有什么不能给他说的呢。他这些日子也受到了不少担惊受怕的事呀,如果就这样亲他一下,他就觉得都不算什么了。

如果能抱一会。用他的爱裹紧自己。

如果能在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的时候,他会答应自己……

这些苦算什么呢,一笔勾销,再不计较。

 

蓝河会用第一次见他的眼神见他,用最爱他的那天的温度来爱他。

 

可老叶就是不碰他,连手也不行,那只干燥温和的手,为自己弹起钢琴的手,夜里散步时牵起的手,今天都没有碰到。

 

雪越下越大,蓝河喘不过气,车里的暖气让他身体回温,他却觉得自己不会再暖和起来了。

眼泪流到下唇也是冰凉。

 

周泽楷过来要给蓝河戴上麻醉剂面罩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沉沉睡过去了。

 

 

这次谁也没有再醒过来。


评论-55 热度-226

评论(55)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