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ABO】摩卡星冰乐(十三)

十三、

 

 

君莫笑成精了!

 

细数下来,蓝河看到君莫笑这张脸的次数比叶修还多。

他曾经长时间点开这个人的信息焦灼地抖脚,想要不要发他信息请求帮助咨询,或者只是平时的联络:用一片真心笼络大神。

鉴于他嘘寒问暖三番五次被呛跑,每次都要做好准备再去说话,他盯着那画面的时间自然而然就久了些,比任何人都更清晰地看着君莫笑一次次用他们斗争留下的战利品更新装备,从平民装起步进化到橙武银武,在办公室里更加生气地抖脚。

 

好消息是从后来的情况看,真心应该是收到了。

 

荣耀作为第一视角的游戏,大概在给装备配属性的时候才会看到自己角色信息,叶修既然敢把君莫笑穿成那个样子从网游里进了职业联赛,就说明他自己压根不在意君莫笑长啥样。直到很后来,官方工作人员来咨询陈果出手办的时候,他才好好研究了一下。

 

“你觉得怎么样。”

陈果问他意见,他又问蓝河,让君莫笑走到蓝桥春雪的跟前跳啊跳,不断切换武器姿态摆出不同的招式动作。

“这张脸如何?”

 

蓝河在电脑面前撇撇嘴:“你自己点的随机生成忘了吗,每次猛不丁出现在我旁边都吓一跳。”

叶修来回瞅瞅:“也没有那么可怕吧!”

“就是脸跟声音不搭啦,你看我捏的这张脸,帅不帅?”

“帅,但这个世界上长得普通的人是大多数吧,长得不好看就不能得第一名了吗,我是在为普通人发声啊。”

“马云需要你发声吗,你根本就是建号的时候压根没考虑到这回事吧。”

叶修还是承认了:“因为我很帅,本人帅就不需在游戏角色方面太上心。”

蓝河一拍键盘:“你是说我丑吗!”

“太丑了,丑得受不了,还好隔着屏幕!”

 

蓝河翻个白眼,懒得呛回去。他看看自己桌子上站着一排等身比例的手办和Q版黏土,跟他提议:“用你自己的脸不好吗?也可以吧,其他职业选手不都是这样吗。”

“所以想咨询下你的意见,男朋友的脸放在小人身上随便谁都可以买去,还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动作玩弄于股掌之上……”

“等一下!”蓝河在耳机里叫起来,“你说什么?”

“我说了什么?谁都可以做些奇怪的事?”

“前面那句!”

“咨询下你的意见?”

“不是!”蓝桥春雪围着君莫笑转来转去,剑士在不安地跺脚,披风打旋儿,盔甲发出慌忙的碰撞声:“就是那个词……”

 

那个词如铁水滚烫有力,烫到了耳膜。他刚才还说自己长得丑呢,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是安的什么心?蓝河好像是块丰硕的藕,被一双手从泥里拔起。

 

“啊,是‘男朋友’吗?”

叶修笑起来,从那张僵硬的角色口中传出悦耳的声音:“怎么了,你都跟我哭了,我也答应了,我不是你的男朋友吗?那我是谁啊?”

 

蓝河听了面红耳赤,扶着耳机歪倒在桌子上。

“是的……你……”

他埋头在臂弯里,右腿压住左脚踝,护住即将要升空起飞的身体,就像吃了仙丹一跳跳去月球上,小声地向他请求:

“可不可以……再说一次……”

 

 

“说什么呢?”叶秋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哥的表情:“账号卡?”

“就是电子游戏,我玩的角色跟他长得很像——太像了,你们这里有游戏吗。”

叶秋有点怀念地说:“我们在战前的娱乐项目种类很丰富的,什么都有,现在是什么都没有。”

 

叶修抱起胳膊看着‘校长’的照片,分析道:“当时我选的游戏脸是数据库里的随机脸型,可能是系统抓取了一些真实人物的五官结合起来的。如果有人长得像也能理解,不算难看的大众脸嘛,总有一部分相似之处,只不过放到现在再看,太凑巧了。”

 

叶修拔了手旁花瓶里的一支红火炬和一支红芙蓉放在面前:“你刚才也说,平行世界之间也许有一些映射关系。但这个人在我的世界只是个虚拟角色,或者讲,我只认识他的虚拟形象。这又有什么映射关系呢?他们只是同样外表而已,他们是完全不同的。”

 

叶秋想了一下,拿起芙蓉:“你跟这个虚拟形象是什么关系?”

“操作者和被控角色?”

“换种说法呢。”

“创造者和被造物,可以说没有我就没有他吧。”

“啊。”叶秋拳头砸了下手心,“有了,是父子关系,‘校长’是你儿子。”

 

“我哪儿来这么大年纪的大胖小子!”

 

叶修差点喷了,忍不住让他看清楚现实:“我现在就给这家伙打个电话,‘喂你好,我是你爸爸’看他是什么反应。我上次知道父子一起抢同个人的还是叫杨玉环呢,咱们要把人逼成天行者李瑁吗?”

“不,有可能当场就翻脸了吧,爆发国际丑闻。”

 

叶秋把木芙蓉插回去,把整瓶的插花都抱过来放在叶修面前:“哥你刚才的假设不对,我们再做个比方。这些花,都是跟你相关的人,你就是这个花瓶……没有恶意。本来你所在的世界里五颜六色的花都有。但我的世界不行,这个世界里的规则是只有红色的花,也只接受红色的花。所以……”他拖动瓶子,从叶修的面前拉到自己面前,“不是红色的花会怎么样?他们真的消失了吗?不,他们在这里都变成红色的,以其他的姿态出现,导致你一时间没有找到他们。”

 

叶修渐渐反应过来,续上结论:“但他们还是跟我有联系的。”

 

“没错。而且,你的游戏角色初始就是成年人形象吧,没有因为‘是你儿子’这个特性就要从婴儿慢慢长起,这一点很关键哦。”

 

“我只是玩个游戏而已啊,为什么要跟异世界的大BOSS认亲呢……”

 

叶修再次看向‘校长’的照片,更难受了:“我该用慈父的眼光看他吗。可他现在正把我小男朋友逼上绝路呢。”

“你儿子十恶不赦了。”叶秋一片片地揪掉木芙蓉的花瓣:“我哥……我亲哥,准备明年夏天亲手把他薅秃。”

 

“不,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叶修离开座位走了一圈,总统规格的房间相当宽敞,符合一切大人物的做派,穹顶浮着天使的讴歌,地上是竞相开放的百合,廊间的白玉雕起扬蹄的战马。

 

这是他的屋子吗?是他的位置吗?

 

叶修推开窗户,躁闷的热气一下走散了,外面正有轻盈小雪纷纷落在院中冬树上,玫瑰依旧挺托。

 

“推理的方向错了,不是这样的。不该把目光放在他身上。”

 

因为共用一个身体,险些掉进混乱的织网中去,他现在要跳出来俯瞰复杂的人物关系,纠正前进的方向。不用管这些千丝万缕多年揉搓成的纷扰,他的线头本来是如此明晰。

 

叶秋歪头:“那怎么说?”

 

“我是外来者。我不是‘叶总统’,我只是个普通的男人。”

叶修看着满世界自然摇曳的白色,飘飘舞着,好像看见在杭州的湖上,断桥残雪边。

他突然受到启发。

 

“跟‘校长’的关系是你哥哥面对的问题,他已做好万全准备全力一击,我的到来是有别的原因。”

“我终于知道了。刚才说的不对,我不是跟小许来修仙的,我们是来成全这个平行世界的映射法则的。”

 

“在这个世界,‘许博远’跟‘叶修’相隔万里,毫无关系,没有推动的话根本不会见面。”

 

许博远风闻过叶修的名字,但与他形同陌路,叶修会从几则报道上见到许博远的画像,但细节无从知晓。他们互不过问,没有波澜,读完对方的伤心故事也不觉得有什么关联,是沙漠起始时的一块石头,跟沙漠尽头里的一株沙棘。

 

“我和蓝河来到这儿,是让他们相遇的。”

 

“把一切推到正轨,像是一种修正路线与纠错,就是我的任务。”

 

 

“可是……”

叶秋还有疑问:“你不可能见到他呀,他现在是逃亡的国际嫌疑犯,艾国的总统没有理由跟他会面安排调查,就算你们互相知晓了对方,天下这么大又怎么去找?”

 

叶修看着雪花,等了一会。

渐渐,一阵急促的脚步破坏了屋内安静的气氛,捧着电话的管家匆匆跑来报告:“总统阁下,公安部和外交部来电请您答复,都而儿单方面封锁入境口,他们说有位重要的缉拿人物正欲从A省边境潜入我国,都而儿和学校想请求您的配合……”

 

叶秋惊讶地看着他哥:“这,这真是……”

 

叶修笑了,马上接过电话来:“可以啊,我同意配合他们把人抓住,记得不要伤害嫌疑人,把他打伤的话会被砍头哦。对了,我应该有自己的专属飞机吧?”

他后面那句冲管家问。

“有的,”管家说完,又补充一句:“要给您安排护卫队吗。”

“可以,走吧弟弟,收拾一下咱们亲自去配合配合。”

 

 

不是说过了吗,爱是最好的养料,这种具有强烈活性反复再生的物质可适性极高地活跃在最严酷险峻的地方,填充着宇宙的碎裂缝隙。

所有伤心的宏观巨星与无疆黑域,可以用爱来修复,所有缺失的回忆和孤独的英雄,都能用爱来挽救,有修补的方法这个世界才可以运转得长长久久啊。

不然火焰为什么燃烧呢,汲取着雷电的云团,莫不相识的粒子,就连烫眼的星,也一定是有什么力量不断加给它足够多的氦聚变,才能持续一百亿年的生热反应——爱会作用在整个秩序里,日月星辰的出现都有了回应,回应着所有忐忑不安的喃喃自语。

 

蓝河还在后车厢里嘀咕:“我为什么又碰到君莫笑了,我这是来新区开荒了?”


————

下章会见到网友吗

评论(29)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