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ABO】摩卡星冰乐(十一)

十一、

 

 

 

蓝河被信件告知最好别在村里行走,他深一脚浅一脚地顺着玉米地的田垄边趟过去,有玩雪的小孩追着他问:“没见过你,你是谁?你从哪里来?”

“我是唐僧呀。”他跟小男孩作揖,“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请问小施主咱们村的卫生所怎么走?”

“在西北边,我领你去。你是和尚吗,你吃肉吗,你去卫生所干嘛?”

“我病了呀,要去买药。”

“唐僧怎么会生病呢?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如果唐僧生病了那没人会吃他的肉了,他的肉是有毒的。”小孩的脑子转得倒是挺快,“我是最后一个被生下来的孩子,你知道吗,村里再也没有小朋友了。”

“是吗,那你很不容易呢。”

蓝河以为是谁家的小儿子,便摸了摸他的针织帽做鼓励,小孩低着头,手套上捧着一个雪球:“都没人陪我玩,你陪我玩吗。”

“嗯……可是叔叔得先去看病。”

“是能好的病,还是好不了的那种病?”

蓝河搂了他一下:“当然能好啦,怎么,你的家里……”

小孩指着一条小道说:“你从这里过去更快,我得回去了,家里有事呢。希望你的病早点好起来!”

没等蓝河反应过来,他就跑了,对着远方抛出手里的雪球,高高扬起,落进了在太阳底下冰晶闪耀的融雪中。

 

蓝河揉揉冻僵的鼻子继续走,迈出两步,又从袖子里掏出那封信来。

信纸被风吹得直抖,他努力展平了去看——

 

【……我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一个人格给另一个人格写信,一定吓坏了你。

 

我现在也觉得荒唐,但是情况危急,无法就此猜测论证太多,我也不知在你的记忆中有没有后来发生的这些事情,更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进行人格互换,必要起见,在这里简单提一下。

1、身体状况:

身体已从BETA被完全修改为OMEGA。还未遇到自发发情期,但催情剂会起作用。

体能较弱,不要做剧烈活动,躲藏为主,切记避开高温热源。

腺体在移植中产生了异化,信息素有毒,会造成他人呼吸器官咯血,在村里时万分小心,发情时务必避开人群。

2、危机状况:

‘学校’在追捕我们,那是这个世界上最恶心的地方,被抓到以后就完了。他们已在电视台公布了我们的信息,出门尽量不要与人过多交流,不要轻易相信人。

刘队长去帮我们询问出境情况,耐心等待去艾国,也要提防他和这个村子的人。

3、需要准备的事:

保持随时远程出行的必需品的充足,食物,水,衣服,药物。

你也可以记录下身边发生的事情,跟我做信息交流。

去卫生所购买催情剂,O型较为稀少,B型用的强力剂也可以。如果你不幸被学校抓到,必要时可以吸入……

这太可怕了,我希望你的手上没有鲜血,这件事请留给我来做。】

 

 

蓝河呼出一口白气,他看得晕头转向腹诽连连,完全超出了语文理解范围。只弄明白一件事:自己是个在逃亡路上的弱鸡,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还需要用玉石俱焚的方法抵抗敌人。

 

很唏嘘了呀,很难受了呀。

 

这个BETA和OMEGA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是从测试版变成正式版了吗,上市了吗,开放下载了吗。而且自己也并不是他的另一个人格……怎么回信呢?你好,我其实是穿越来的您的代练,不好意思顶了下号做个日常。


????


很难受了呀!可能会把号主坑死呀!可能号主生气再把他顶下线呀!

蓝河在空荡荡的玉米地里哀叫了一声。

 

还好号主也要去叶修在的国家,目的地一样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蓝河都想好怎么见老叶了,等他偷渡成功也别打12345了,直接跑北极宫门口举个牌子抗/议:你再不出来我就把千机伞拆解了拿回我的吊坠一拍两散吧。

 

邢村卫生所里常年只有一个大夫,看人也看牲口,蓝河到的时候他刚给一只狗接生完,屋里的味道太奇怪了,蓝河不知道是不是该先闪开让狗主人一家欢庆新生命比较好。

大夫洗着手问蓝河:“你们一家的?”

“呃不是,我来买药的。”

“哪里不好?”

蓝河其实对催情剂这三个字有点说不出口,他不懂功效,看字面意义就觉得很羞耻,感觉自己像歌房里找酒保买粉儿磕的,但为了保命又不得不硬着头皮问:“那个,就是那个,那个,你们有没有。”

大夫看他:“哪个啊?”

“催,催……”

大夫:“催吐药?”

“不是……”

他发现旁边的一家人已经开始注意他了,狗都躺在地上观望,蓝河悄声改了个字:“就,催化剂,给人用的。”

“催化剂,高锰酸钾坐浴啊,你治痔疮?”

“不是!”蓝河脸红,拿出去超市买套的决心来:“就催情剂。有吗。”

“哦。”大夫也没什么特别反应:“身份证或者医保卡拿给我。”

蓝河想钱包里的证也不是他的,不敢给他看:“我用现金买就行。”

“图啥呢,有卡买国家报全款,你自己买倾家荡产。”

蓝河目瞪口呆,心想这么必要的信息为什么号主不给他写在信里:“价格两极分化这么严重吗,我不麻烦国家统筹基金还不行吗,我是个能自给自足的成年人了,我有选择自己支付方式的自由吧。”

大夫绕口令一般:“该麻烦的时候就麻烦麻烦就不麻烦。”

蓝河抓耳挠腮:“我自己买得多少钱啊。”

大夫拿着一小管跟试用香水似的小瓶给他看价格:“一滴一万八,一瓶十万。”

 

你妈呀。

千里迢迢,蓝河想回广州去跟理发店的打一架。

 

他正这边不知如何是好,旁边照顾出生小狗的大姐过来帮他说话了:“让娃用我的医保号吧。行不,大夫,别让娃为难了。”

“我记得你这个月还没领吧。”

“领不领的也就这样了……”大姐望着蓝河:“小伙子比我身体好,用得到。”

大夫看他一眼:“你说你多走运,要B型的还是要O型的?”

蓝河第一反应以为他说的是血型:“我是AB呀,没有AB给我个O吧。”

大夫晕了:“你到底什么,变性人啊你。”

蓝河超委屈:“怎么了嘛,我就是AB型的啊。”

旁边的大姐都笑了:“不是问你血型,你是BETA吧。”

蓝河才醒悟自己是测试版玩家:“哦对对对,是的。”

他立马得到了一瓶催情剂。

“十万啊。”蓝河小心地把玻璃管放内衣口袋里,想着:“听起来都是欲火焚身的感觉,那种躲不过的猛烈激情……用了要是不硬上一个礼拜我就315投诉假药了。”

他跟大姐千谢万谢地告别,走向来时的玉米地。

 

雪融化的声音十分好听。

那是晴天的大雨,顺着瓦房流淌,每一滴都映出一个饱满的太阳,水火交加,万光迸发,汇进根里,带着地球的重力撞在瓦器上叮叮当当,他步子轻松,在乡村蓝调中前进,看见一个人远远冲他喊:“过来!”

 

他四周看了看,说话的对象只能是自己,便一路小跑过去。

“护照办不了。”刘队长上来就把最难的事跟他说了,“不仅办不了,所有入口全部关闭,货车停运,没检查完谁都不能上路。”

蓝河愣一下,明白这就是信上提过的人,马上问道:“是因为我还是?”

“估计就是找你。”

刘队长跟他继续往回走:“但我打听到一个地方,你回边境公路再往东到茂口服务区,那里是个比较大的中转站,旁边有家咖啡馆,它的地下是一条直通艾国的隧道,是以前蛇头们挖出来送人的。”

蓝河停下脚步,问起:“那蛇头会让我通过吗……”

刘队长:“咱们这些当兵的现在虽然没钱没权,就是人多,你一会跟着村里送菜的货车一起去。到了那里要杯半糖无奶咖啡,自然会有人来接应你。”

蓝河点点头:“谢谢您,那我现在就启程。”

刘队长从怀里掏出一把枪来,样子有点怪,他枪口倒转塞进蓝河手里:“塑料的,安检没问题,里面是麻醉弹。送你了。”

然后他们彼此目光复杂地看着。

 

打断他们的一阵吹奏声,伴着一些哭喊,蓝河看见路上走来一支发丧的白衣队伍,刚才路上遇见的男孩抱着一张照片走在最前面,他低头迈着不大的步子,没落泪,旁边一个成年男人扶着他的肩膀,却是已经双眼通红。

伴着吹拉弹唱的是永远的落水声,冰雪被阳光晒得没了形状,涣散着成为溪流成为河道,滴答滴答,哭泣,滴答滴答,唢呐,滴答滴答。


“不要让这种事发生了。”刘队长在旁边出声,他跟蓝河说:“如果你真的有计划的话,就去干吧。不要退缩。”

 

蓝河捏着枪托,那一刻他有预感,他所做的一切会跟这个陌生的世界产生巨大的联系,他会遇见很多事,会遇见相似而不同的人,他会跟老叶重新站在一起互相搀扶。

 

刘队长伸出拳头:“祝你成功。”

蓝河也握成拳头顶了一下。

 现在只能相信,也唯有相信了。他必须得走下去。

 

 

 

歌林,翡翠海,每周例行的秘密晨会正在进行。

 

秘书在第三次神色有难地望向主席时,主席停止了发言。

“高秘书,有什么事。”

“啊,”秘书慌慌张张地站起来汇报,“刚才叶总统给您的信箱发了一封语音信息,因为看起来真的很急的样子,而且最近又涉及到那件事,所以……”

“好的,没事,给我吧。”

主席平静地接过他的平板电脑点开了邮箱,里面的未读邮件确实是通过跟叶修总统约定好的加密转码频道送过来的信件。

因为显示语音只有五秒,主席懒得找耳机,直接点开听了,瞬间在音响孔里就传出一声开心的大叫:

 

“王杰希,终于让我找到你了!我现在需要你魔法力量的加持啊!!”



——————

叶总统,我们主席不要面子的吗。

评论-28 热度-184

评论(28)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