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ABO】摩卡星冰乐(二)

二、“我知道了。”蓝河盘着腿说,“去情除欲,突破灵界。”

 叶修:“我觉得不行。”

“我觉得OK。”

“真的不行。”



北京。

两室一厅小公寓。

叶修用的是小号,本想低调行事,最后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把新区搞得一片乌烟瘴气,竟也不图什么,连自家的工会都没进,单纯是为了享受游戏的乐趣。

“我觉得你是在享受带给别人灾难的乐趣。”

 

蓝河的脑袋歪在他肩膀上看着他玩,非常影响这位的世界级操作,在细节的处理上无限地下滑。叶修并不想把他支开,就那么随便玩着,给各个工会的会长发去密聊。

“哈哈我当初,就是这么被耍……唉!”蓝河想起当初不住叹气,“后辈也未能幸免呀。”

叶修用下巴轻轻撞了下他脑袋:“不服气吗,委屈你了?”

“哼!”他抱着他胳膊,“亲一下我说不定可以原谅你。”

“河河摔倒了吗?”

他立马趴在键盘上:“倒了!”

“哈哈。”叶修低头亲了他脸一下:“那亲亲。”

 

蓝河也笑起来:“我饿了,要去买汤达人,你吃吗。”

“要个番茄味的。”

“好,罗宋汤那个吧。”蓝河站起来拿上手机,“还要点什么?”

“烟还没抽完,随便看着买点吧。”叶修伸了个懒腰,扭头见着桌角的一叠复印纸,那上面已经积了一层薄灰,自打那天拿回来后他们还没怎么看过。

“啊对了,把这东西扔掉吧,奇奇怪怪的,不想看见。”

“是吗。”蓝河再次翻看着文件里的那些选项,“我真觉得那个修仙的可以呀,《凡人修仙传》看过吗,一路升级写得蛮爽的。”

叶修瞧他:“许博远,你是不是就单纯喜欢开后宫,一个男主后面跟着七八个正妻侍妾青梅竹马小姨子,你直说我能理解。”

“我没有!”蓝河说,“我要是穿越绝对不带一个女的好吧,就认真修仙顽斗三界,得道飞升还能拉你一把。”

“别了,我嫌麻烦,得靠着各样的运气和际遇,记绝招啊,练拳啊,提升跟路人的好感度啊……哎有没有那种一上来就是主席总裁老板玉皇大帝的,再不济煤老板富二代也行,就天天坐着不用动,活都让秘书去干,我还是坐在办公室里打打游戏,嗯,很好,很满意。”

蓝河翻个白眼:“懒得跟你说,我去买吃的。”

 

他拿着两沓复印纸走出房间关上门,借着最后的wifi信号刷新了一下微博,很好,关于直播的那件事的热度已经过去了(参看《费列罗》),无论是骂架还是猜疑的话都很少再在评论和私信里出现,生活回归原始的平静。再走两步,wifi信号自动切转成3G状态,他把屏幕一锁放进口袋。

坐电梯下楼,拐到楼后面直走两栋就是一家Unimart,10点关门,现在去还来得及。

 

他顺手把叶修叫他扔掉的文件扔进了小区里的绿色垃圾桶,“咚”地一声,引得翻找食物的野猫对他叫了一下。

蓝河转头去看猫,身后并没有意料中的小动物,他感到一阵凉风,全身酸痛至极四肢僵硬,转刻间自己躺在冰凉的地上,周围从酷暑到至寒,从黑夜到白天,阵阵浪涛取代了蝉鸣和蛐蛐的磨翅——

他颤抖地喘着气,肺里是冰碴,嗓子再疼也忍不住喊起来:“老叶——老叶快看啊!我、我我来修仙啦!!”

 

他冻得踉踉跄跄跑上车,钥匙还在上面插着,赶紧先发动起来打开暖气吹了会,差不多有半小时才缓过濒死的劲儿来,就开始兴冲冲在车上四处翻找东西:

“秘籍呢,武功秘籍在哪里!仙丹!灵药!我是什么门派!”

 

秘籍是一本地图,看半天没看懂是在哪个省;仙丹是一包糖粒瓜子,没过期的;灵药是半瓶绿茶,没弄懂主人是谁之前他坚持不喝;至于门派,他找到一本驾驶证,打开第一页看到照片——蓝河骂了句脏字,赶紧扭过后视镜来看——还好,没毁容,看年龄也不像老叶。这证明车也不是他俩的。

怎么办!

蓝河陷入两难:A,新手村在考验我是不是个好人,老实地等着车主人回来奖励给我金币;B,可能这就是系统发给我的任务道具,不然哪个粗心大意的会把车钥匙不拔走?

他扯开瓜子仁干嚼,呛了几下,等了十分钟后又饿又渴,又累又乏,觉得这偏僻地方不会再来人了,又担心自己的红蓝条见底被路上小怪戳死,想着不如出去走一走找找任务做,顺便看看老叶人在哪儿。

 

“这一步走对了没有,”蓝河忧心忡忡自言自语,一脚踩下油门打转方向盘,“呃,话说这地方有没有世界喇叭呀……”

 

他离开了危机重重的师丹码头,刚好把走近他车辆的两个人甩在身后。

 

 

“怎么回事?”

左等右等不见动静,从“学校”的船上下来两个人查看,明明刚才只有十几米的距离就能接触到车辆,对方却突然加速开走。

其中一个十分不解:“不是他们?为什么把运载设备扔在这里?”

“可能跑单了。”其中一个拧紧眉头,“妈的,赶紧给校长打电话,把密封箱照片发给他,不然受罚的是我们。”

“这是惹了什么东西……”那人扭头便走,喋喋不休,“我今天早上就觉得不对劲,各种事情都不顺,唉这个人很重要你知道吗,超级重要……据说是配给校长自己的,啊啊烦死了!”

“喂。”同伴叫住他,“你看地上。”

 

海边水汽很重,附着在青白石板上一层细腻的水膜,平整,光洁,任何脚印走过去可能不出一会儿就被覆盖,痕迹重新归零,但却会长时间保持一种东西的状态。

血液。

没有干涸。

 

他们两个背上的毛都竖了起来。

“快,快打电话……可能是撕票。”

“这年头到底谁会杀一个OMEGA?”

 

 

 

夜色在逐渐加深。

蓝河看见第一个休息区的时候打算去买点衣服穿,油剩得不多了,晚上一直开着暖气睡觉也容易出事。他在置物箱里翻到一个钱包,里面还有不少,最大的货币上印着一位美丽少女的侧像,蓝河很欣慰,对着这一千块钱唠唠叨叨:“我一定努力成就仙尊之身,进阶羽化去拜见您……领着我老公一起去拜见您,他对这方面有点不太感冒,望您宙月气量多多海涵……”

为了修仙,措辞风格都变了。

 

休息区里几乎没人,不说汽油价格,连摆着的饭菜也贵得离谱,看得蓝河觉得这世界的货币体系都快崩了,钱包里的钱可能不够他挥霍一周的。

绕了一圈,走到卖烟的地方才算见到一个人,蓝河按照新手教程跟人家NPC套热乎:“很高兴见到你!”

卖东西的面无表情:“那你可能高兴得有点早。”

蓝河:“……”

 

他笑不出来了,尴尬问道:“那个,有泡面吗?”他对这个口味很残念,“我想吃番茄味的泡面。”

卖东西的说:“那你就可劲儿想想吧。”

蓝河:“……”

 

他急了:“不是,我就要吃的啊,什么都行。我很饥饿,你看不出来我很饥饿吗?我的饥饿都摆在脸上了啊。”

卖东西的说:“看见了,你脸上都快摆不开了。”

蓝河:“……”

 

他真的要动怒了,没见过这么挤兑人的服务员。在开口的一刹那,他恍然想到这可能是修仙世界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对方必须要激怒自己,如果自己死活不生气,可能就会得到对方的好感获得升仙美食。

 

不生气!人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回头想想又何必!

 

蓝河作为一个顾客努力恢复了营业性的笑容,跟卖东西的说:“您好,我是一个饥肠辘辘的旅客,想买一点果腹的东西吃,吃完就走绝不纠缠,还给您洗干净盘子擦了桌子再走。”

他好脾气地站在那儿,套着件不合身的羽绒外套,像等待谁来表扬似的。

 

卖东西的终于咧了下嘴,说了句“真有意思”,便弯腰把一碗已经煮好的泡面端给他,也不知是早预备好了还是碰巧赶上煮好,面是豚骨味儿的,里面加了两根香肠和一袋熟面筋。

“哇!谢谢!”蓝河宝贝似的拿过来,也不多问,暗道这个世界的法则还真是有门路可循,只要严格按照修炼法则,他一定能把账号玩成上仙帝修。

蓝河吃饭也不老实,满脑子路数,生怕遗漏了什么重要线索。倒是卖东西的居然主动过来扔给蓝河一把钥匙:

“晚上在这儿睡吧。房间在楼上,有人帮你付了房租。不过……”他看着停车场,“车不能要了,我帮你开走。”

“唔?”蓝河满嘴面条冲他眨眨眼睛,不明所以。对方是个四十来岁的大叔,看起来是养过孩子的那种,话语里有种亲和力。

他问:“您方便说下是谁帮我付的房租吗?”

卖东西的马上恢复了冷漠,瞪他一眼:“我不方便。”

“哦!好的!”蓝河快活地答应了任务,什么也不担忧。

肯定是因为主线剧情还没到,所以不能说吧,这种修仙初期可不能乱讲话的!


 


而在另外一边,叶修的日子并不好过……

 

他坐在梦寐以求的宫殿里,地上铺着柔软的羊毛编织地毯,天花板上画着歌功颂德的彩绘,还有他梦寐已久的尊贵身份——大臣和将军们环绕他的宝座站着,目光崇烈,毕恭毕敬。

只有他坐着,面前是U形的金桌台,镶嵌着蓝绿色的珐琅,摆着刚摘下的新鲜花朵。

 

叶修对这场面的第一反应就是:“呃……大家,都好啊…?”

回答他的是整齐的回应:“总统好!”

 

叶修一愣,完全没听明白这帮孙子在吼什么,生生把那句“吃了吗”给咽了回去。其他人却继续看着他,没有命令谁都不敢坐下,哪怕移动一分一毫。

 

叶修内心翻江倒海:妈个蛋怎么回事啊,我电脑呢,我男朋友呢,我要握着鼠标点个竞技场冷静一下啊!再说穿越过来的这人怎么没有演讲稿的呀,怎么不准备PPT呀,让我编都编不出来啊!

 

什么都没有,他客观知道自己穿越了,好像还是在个什么狗屁会议上,别人在等待他发言,或者是授权,或者是训话和动员……不知道是什么,完全不知道,没有任何前倾提要,就嘎嘣一下穿越了。根本不是“某天他在床上醒来旁边有个侍女过来跟他说您终于醒啦!他假借头疼跟她攀谈起来……”

都不是!在主观心理上根本不能接受这种发展!

 

他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不知道蓝河的去向,还要管这些人的早会……可能是晚会,可能是特急会,招待会,夜总会……随便了。

 

半晌后,叶修的心跳逐渐平稳下来,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回荡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

 

“咳,那个,我秘书,现在人在哪儿呢?”


 

 ————————


秘书要是不来,老叶都下不来台了啊!

追杀和宫斗,哪个更难一点?


评论-43 热度-605

评论(43)

热度(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