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ABO】摩卡星冰乐(一)

第0章点我


一、叶修说:“绝对不能发展成ALL蓝,知道吗。”

蓝河:“光我知道有用吗?”


 

他很慌张,面对来自‘学校’的责问汗流满面,不停擦拭额头,阮博士也在一边问他:“你把我的成果弄哪儿去了?!你这个晕菜头哇!”

校长在视频里表情冷酷:“我们没接到人,请您核实一下情况。”

他腹背受敌,两边解释:“他们去了呀!到地方后还给我通了电话!”

“那真是怪事,我们等到天黑,你的人一直不接电话。”校长说,“我可以把那天进港的通行证给你看,上面有到港时间和离港时间。”

阮博士看着他,两眼怒火,几乎要掐住他的脖子:“还不快点找去!”

 

管事慌忙离开,他得亲自去码头看看。

 

出事前,他明明已经很小心地叮嘱这些干活的:“转移的时候小心点,稳一点,这小子的精神有点问题。”

李老大眉头一皱:“有问题?有问题要加钱啊。”

有些话当然是不能对他们说的,管事笑起来:“加钱?你让个OMEGA给伤到我还是趁早拉黑你了吧。”

李老大就不再言语,吸了口烟,敲敲白色密封箱的拉门听动静,问他:“不会被憋死吧,我先看看是死是活吧,你赖上我怎么说。”

“你这是操的哪门子心,我们博士团队好几年研究出来的,有呼吸机营养机伺候着,管那么多哦,你就说到码头用不用三个小时?”

“不用,我们走桥下,俩钟头。”他到处弹烟灰。

“医院禁烟啊!”管事捏着鼻子,“桥下是交火区,你们怎么过?”

“所以这活还是我们来干哇,让学校的人在港口等着吧。”那人把烟头扔在地上,踩两脚,朝窗外候着的人喊:“喂!过来装货了!”

 

灰色厢型车从安全区的西郊研究所重地一直纵贯溪江市开到了师丹码头,海上猎猎寒风,把从暖气车里下来的四个人吹得四肢刺痛,耳朵跟手指通红。

其中一个人跟老大要了根烟点上,缩着膀子:“怎么弄,学校来船了没。”

“编号渔87XXX。”另一个扫视着岸边,指了指,“那边,有条红色的,看见了吗,是不是那个?”

抽烟的吸着鼻子,迫不及待要回去:“那把车开过去。”

“有护栏怎么开嘛,动动脑子哇。”

“那直接把货卸下来吧。”

他们把后车门打开,放下陡梯,将两米宽高的封闭箱推下来,上面贴了一溜可怖的生物污染标签和英文说明。

老大指挥着:“稳一点,稳一点,里面是个人啊。”

扶着的人问他:“金贵的OMEGA?”

老大:“是金贵的财神爷,知道伐。”

“送到学校是干嘛去?”

“哎呀,OMEGA管制学校,还能是去学文化知识吗?”

他们听见就哈哈笑起来。

 

溪江的交火区较为安全,只是开车搬运送东西而已,一人能得五百块,这在兵荒马乱的时候算极轻省的差事。结果把箱子推到护栏那儿还是过不去,铁是焊死的,移动不了。

“妈的什么时候弄的这个,上次来还没有,怎么说?”

老大寻思一下:“哎呀,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嘛,把这个OMEGA抱过去算了。”


他完全忘记管事的叮嘱,想他们四个人还能让一个O给跑了?便擅自跟下手撬开了保护箱,门锁“啪”一声弹开,从门缝里飘出不少白色雾气,估计有恒温装置,遇到外面冷气凝结。


李老大猛地一拉铁门,极重的雾气散去,他们看见箱子里坐着一个青年,穿着单薄的白衣白裤,两手交叉绑在胸前,面上覆着遮住眼睛的氧气罩,后面还堆着些看不懂用途的瓶瓶罐罐。


几个人犯了愁:“这怎么弄哇,器械全给他抬下去?”

“大健康的小伙子,拔了氧气管就不能活了吗。”

“要是有肺炎呢?”

老大拍了他帽子一掌:“有肺炎的OMEGA搬到学校里去?把所有人都传染成病号?你这脑子……快拆了,赶紧抬下来!”

他们七手八脚地把这人身上的管子拔下来,跟营养剂分离,面罩拆了……那被束缚的青年的容颜像夜里的昙花一般现了出来,双眸微闭,不清楚是在睡觉还是昏迷。

 

“实验室”和“学校”的财产是万万不能碰的,他们还指望着干这行糊口。于是天寒地冻,干活要紧,各人都当没看见,脱下自己的外套来给他披上,互相推搡着下车。只是没解开试验品腿上的绑带,把人扛起来走路。

于是有人先迈过护栏,有人扛着人,有人走在旁边扶着,有人跟在最后。

 

他睁开了眼睛。

 

事情发展地极快,跟在最后的人看见他醒了,瞧了一瞧,一对上眼就被立刻控制了精神,掏出平时削苹果的小刀子扎在前面的人腰里,那人痛得喊了声,步子一滑把实验品摔给了旁边的人,就跟后面的人扭打起来。旁边的人想看人摔坏没有,再次跟他对上眼,于是也晃了两下爬起来,跟最前面的李老大打在一起。

 

“蓝河”冷冷地看着,扯着不知是谁的外套瑟瑟发抖,五分钟后,他慢慢爬过去,从别人的脖子里拔出沾满鲜血的小刀,割开腿上的绑带,扔了,然后挪动着冷得不行的四肢把他们的尸体一个个推下海,虽然用尽力气,但重物落海的声音是如此悦耳。

他看了看四周往回走,经过白色密封箱时,忍不住踹了一脚门,发出一记重响。

 

现在他终于自由了,冬海猖獗,温度残酷,他嗅得是满口的清醒与激动,目不能视口不能说的日子结束了,他内中充满想要报复的狂热冲动。这个扭曲的国体,腐败的政体,各地独裁横行霸道,世界已经疯了,他不介意做个更疯的人。

 

可是太冷了,他不该多日来选择绝食,曾经参军时的好底子被折磨没了。离开恒温室后身上一丝热气也无,迈不开步子,突然右膝盖关节咯吱一响,他猛地跪在地上……海岸线倾斜倒下。

“海边,应该有海鸥的……”


他在昏迷前想,如果能在死前见到一次飞鸟多好,只是凝望着那羽翼的拍扇,擦过天空的残影,就能寻求到遥远的安慰。

 

 

十分钟后。

蓝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眨了眨,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浑身冻僵,大叫一声:“哇!冻死老子了!”

他喘着气坐起来,看看旁边的海,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股子的问题全弹了出来:“哇我,我穿越了,我没在文件上打勾啊这是淘宝发货后10天自动打钱吗……!说起来我怎么在海边散步……我是个浪漫主义诗人吗?我衣服呢我被抢劫了吗?我……也没有手机,我……啊!我是谁!!老叶————”

 

他惊恐地跑起来寻找避寒处,不远处,有一辆灰色的箱型车。


——————

这是个代练顶号升级的故事。

评论-35 热度-647

评论(35)

热度(647)